目前分類:吊掛在經歷之椏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活了三十一年,我終於飛出台灣旅行了!

這次行程前往山東,本來打算的是東北的哈爾濱,但連假之外的周末遲遲組不出團(第一次出去是跟團),最後決定報了端午連假的山東五日遊,行程落點於煙台、青島、招遠、棲霞以及蓬萊。

這次前往中國也是我人生中首度搭乘飛機,即使空運出問題的機率相較其他是更低很多,但講真的心中難免有點驚驚,航空公司也都蠻體貼這類心境,機上都有輕鬆愉快的宣導短片跟深呼吸教學參考,但第一次起飛的心理還是有點不踏實,有種毛毛的漂浮感。

桃園機場也是我第一次踏入,早了集合時間到的我們在人群雜沓中亂晃,這是個相當大的地方。辦好出境手續後前往候機室更是冗長,走道上還有加速行進的平行電梯,如果趕時間真的就要拿出賽跑的水準了。

這次搭的飛機不是大客機,一條走道兩邊各六個位子,差不多入座後同行的團員開始互相交換位子。我沒坐靠窗,準備起飛前輕微忐忑,隨著暼視的機窗景物流動,飛機走迷宮般地左彎右拐,接著就是通知起飛的廣播。轟轟聲起,有種屁股被捧起來的感覺切進已墨的晚空中,腦袋基本上就是不要去想有的沒的就好……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風和日麗。

這樣的天氣加上老媽跟妹妹同時休假,只要等她們起床八成就是到某處出遊。地點可能幾天前就決定好,但時間……

早餐午餐算是同時解決,離開擁擠的水仙宮市場我們朝著目的地出發。最初的地點是橋頭糖廠,中途我妹還一度說要去之前社區旅遊去過的佛光山,最後則是在老媽強調要去那邊就一早去比較有得玩的理由下不改目標。

移動的車子裡有不為所動的我,窗景如何不如書中的如何。我的沉默在手機呼喚後才被點醒,這是我最近的特性。

在車上我多少有點鬱悶,因為我覺得這會是我練習開車的好機會,況且老媽才剛經歷過甲狀腺的手術,結果……算了,我也沒辦法。愈來愈不喜歡隨著車出門。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紛飛的思緒有時會糾結的不知所以,解結人如我也會陷入簡單的思量問題。太多「沒什麼大不了」,但好歹那心情得消耗一些熱量。
  
  周六午後,爛溺完幾首歌,我當鏈球般地甩上我包包上了我媽的車後座──外婆的電話預謀般地剪短我預定要搭上的那班車的時間。
  這個時間是許多人的「通常」,所以蝸牛殼狀的車站圓環前還真的行如蝸。
  一下車就陷入動作片主角的特效之中。距離發車時間還有三分鐘,我在自動購票機前飛快地投幣、按鈕,票一出來用嘴銜著(雙手還有放錢包、拿包包的動作),箭步往剪票口去。停在這大站的南下區間車正以規律的速度吐著乘客,吞食的部分也將近尾聲。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期待已久的日子,我踏著輕快的步伐搭上送我前往嘉義的列車。約定的時間是10點半,除了要見台灣推理砥柱級的作家林斯諺外,還能見到僅在台北一面之緣的吳佩環──她是個可愛的女孩,雖然老是跟我搶著留言。
  10點左右我就來到了車站,不遠於台南的嘉義還用不上風塵僕僕的字眼。我在月台上回憶上十年前的第一次,沒想到再度來此地有這樣距離的隔年。
  警務室的值班人打了個哈欠,我也順著一份慵懶的心情在出口處交出我的車票。
  約定的地方是嘉義車站前站的出入口處,我以陌生的視線點點沾著北於台南處的這城市,直到目光的落點在一個頗眼熟的女孩身上。
  她的個子修長,穿著件黑色的問號外套,牛仔褲的線條下是我曾在台北見過的紫色洞洞鞋;手裡勾著黑色的提包,肩上兩條金帶著賴著,穩重配色的背包。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新年快樂!
  
  鍋盤狼藉還留了些湯底,我們一桌四人吃撐到午夜一點半,這之前還笑著高雄義大的人潮會不會重演過去的車輛便秘秀。原本還計畫的打麻將就直接取消了。有利明天一早還要上班咧!真是辛苦他了。而老闆中的老闆的邱老闆──放心,一但老闆上身,他不用蠻牛都精神奕奕。威辰跟我就準備睡到明天翻掉,呵呵呵……
  ……
  好吧,跨年煙火秀還不錯啦──打完前一段才發現漏這個就知道我看那些虛晃之火有啥感想了。要燦爛就把我像江戶川亂步<帕諾拉馬島綺譚>的那老兄一樣綁著火藥就往天空噴去來個大爆發,讓我四散在無緣的大地吧~喵!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新年快樂!
  以數字為分界,讓我們回到六小時前吧。
  
  結束令人心情愉快的通話,我完全不後悔晚了一小時出發。高雄是我這回沒做多少掙扎就決定前往的目標,跨年嘛,雖然都不知道在跨尛?但聲稱「自己跨」的我其實過去都跟老弟及一些朋友聚聚餐,這回呢是跟朋友準備「火鍋跨」;這火鍋還不是普通火鍋,如果是出去吃的那就太遜了,所以就是自己煮啊!而且還素的!可能是我第一次自己搞出火鍋+素食的呢!
  出發換衣褲的工作都省了,我直接穿著睡褲就往高雄進發。前往火車站的路上完全表現出我老媽的固定判斷模式,所以就塞著塞到火車站去;路上塞之外,火車內也塞,老天,人潮完全是強迫灌腸似的擠進車廂。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往後的旅行都會覺得少了某些人事物麼?
  
  這次的旅行是十二月又一個意外,我可沒想過會這樣跟著國中到現在的麻吉參加他公司的員工旅遊,是拜他剛進公司一個月尚人生不熟之賜,也是由於原本預定的朋友不克參加之賜。我呢也不知道是哪個翁得利,就這樣「幫忙」去旅行了。
  旅行用幫忙的,這輩子沒聽過這種要求……
  欲拒還迎之下(演哪齣?),我背著包在口罩差點被風吹跑而一點也不罩的情況下被朋友的後座一路載到旅遊的入口。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陽光還來不及,那路上的白色影子就迅游在黑河中;或許太急,當他吸吐著空氣中濕潤的水珠時,台南高鐵的保全人員才剛打開欲醒還睡的大門。時間是五點五十分,旅途的氣息仍埋伏在黎明前的淺夢之中。
  對映母親好奇地東張西望,他垂首思量著指針上最快的那一格,直到除了重複播放的無趣廣告之外出現了早安的閃爍。旅客讀著數字被下咒似地朝同一個地方排列,他則捏著沾滿預言文字的紙直到即將到數的時刻。
  手扶梯是往上爬噬的海嘯,鼓動著旅客遠行的自我催眠。他在最後檢查了所有掩護,幸好褲頭甭扣還能用皮帶勒著,否則過窄的壓迫更是讓這趟將行的旅程難以抒懷。
  相互揮手可以看見中間那期待、感覺與離別,他回首兩次,腳步愈來愈篤實。
  歲月離上一次的抵達像是場玩笑,他暖著吸入的冷空氣在吐出時想著:這回是要出發。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工廠悶啊悶啊悶的,總算沒那麼悶些──新來了個同事。
  說新,他也一起工作了一個月之久,只是說話與熟悉是最近的狀況──呃,對,同樣也真的是有「狀況」。
  最早見他來時我還以為是哪間加工公司派來支援的人手,因為課長就像當初帶我進去時一樣二話不說就位工作,什麼介紹都免了,一直過幾天後我要磨制零件時才被課長拉去說他「已經請了一個新的負責了」。這位新同事看起來還真不「新」啊。
  工作除了有疑問或突發狀況外(比方說沒鎖好的零件從銑床上噴飛出去)大概不會有什麼交談,但在這新同事來了之後他與課長的對談是愈來愈熱烈,最初還引發了其他人的關注──老是不全照課長意思工作,用自己的方法結果卻不少瑕疵。這使我對他「專業」的外表有了新的認識,真是辛苦他也辛苦課長了。
  表面處理這種比較粗的工作在他手上,所以磨小零件的任務還是回到我身上,兩者的位置都在角落,因此我也有更多與他接觸的機會。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我等於是支付了我的全勤獎金以及一天的工資跟著家人出發前往嘉義,這句話說起來好像我很勉強,不過其實有一天假放多少有些樂……錢就……看開點吧,哈哈。
  這回的出遊決定得挺突然,不過是難得的全家一起出門的機會──我那個事業小成的弟弟總算有時間了;應該說是他的提議才得以去成行。
  為何要去這「聖福宮」呢?這跟算命與改運有些關係,我弟說他之前被改了之後馬上幾周後就上了經理,他還點出了幾個例子是讓我爸媽蠢蠢欲動,而我倒是有我自己的看法,不過那「師父」在當時確實有指出我弟的問題,應該不是神棍之輩──他也不收錢,全看心意。
  
  聽完林志炫的歌後就出發了,他可是台灣歌唱界宛如神位之人啊!我的高音如果是直升機,那他鐵定是太空梭。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Oct 17 Sun 2010 21:50
  • 三年

  累了六天終於放假,不過這一個放假的日子並不普通。早在一個月前就被弟弟給約了,他經過了三年多的歲月終於踏入成功的寬道。睽違的目標,在「負眾望」與「不負眾望」間沖天了一束光芒。這一天,是他站上講台接受表揚的日子。
  
  前一天晚睡──與我的新櫃子改變了房間的形狀。但今天早上仍七點就自動起床,身體對於規律還是有他一貫的堅持。
  小說仍在閱讀階段,我沒法全靜下心,這感覺好像幾天沒好好打篇文章而有類似毒癮的感覺──一種焦躁。算是寫文中毒麼?想想過去老師要我寫一篇心得報告想擠出個百來字都是問題。其他的假日日常照舊。早餐時間順便看了MLB的季後賽,正巧讓我看到比賽最關鍵的時刻:費城人隊的哈勒戴被全壘打加上連續安打丟了三分,合計起來的四分正好是終場贏得一分差的關鍵──巨人的林瑟康也被狙擊了三分(以上我懶得照原英文打上去)。我挺喜歡美國職棒大聯盟的比賽,威力與比賽張力十足!不過我話雖這樣說,我看最多的還是比賽結果……哈哈。或許我喜歡的是棒球數據呈現出來的成就吧。
  桌上的那株小仙人掌愈來愈頹了……看樣子來時不多。仙人掌能被我照料成這樣……這也實在是……但我真的不是很懂該怎麼照顧。澆水、曬太陽……等等應該都有照知識所說的呀?還是說我沒特別去買培養的材料才導致如此呢?在我打這篇文章的時候,它的身上出現了幾處褐色的枯跡,看起來我沒辦法了……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想在我的深度精神層面可能挺迫不及待今天的到來,因為凌晨時正夢中,突然腦袋不知道哪個系統出問題,我想八成是認為時間到了(睡得比昨天長),他馬上二話不說把那莫名其妙的冥府大團圓的怪夢切掉,接著我竟然幽幽地聽見我老爸喊我起床的聲音!他這聲音的擔憂威力驚人,不需要大聲就能啃食我的意志,當下我真以為我睡過頭了!
  平常睡覺起來清醒也沒這麼快。怪夢一了結,所有神經好像馬上就位,第一件事我先抓了鬧鐘,這時我竟然沒發現我要按鬧鐘燈才看得到數字(天色還暗),八點二十?我當場嚇一跳,原來開玩笑……靠!遲到了!慘了!鬧鐘怎沒叫啊?這是怎麼回事?
  情急間我拔門而出,來到起床第一站的廁所,腦中開始構思怎樣跟課長交待……然後我從廁所的小窗望出去才發現:台灣的八點二十天色有這麼暗麼?
  仍乖乖地把尿給撒完,我回到房間總算確認了光譜的亮度,根本還沒天亮啊!
  再抓鬧鐘來看……四點二十……我到底是怎麼看的看成八點二十?而且為什麼我腦袋會播放「老爸起床的憂鬱呼喊」?啊啊──看來我依然處於神經緊繃的狀態,我老年後的精神要多注意了。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逼近今日的昨天午夜之前,我約近十一點才睡,想來真的是太累了,我很難得很快就睡著,會這麼說當然有個令我苦笑的原因。
  睡著睡著,夢也不知道做了沒,突然在闐黑中聽到鈴聲!我當下完全以為是鬧鐘響了、上班的星期六到了!不疑有他的我隨手就往鬧中的頭上摸去,但按了半天就是不聽鬧音止息,還以為是鬧鐘壞了。等到回歸寧靜,我掐了鬧鐘到眼前……咦?別說星期六,連十二點都還沒過咧,我竟然才睡一小時左右?但我卻有著早上醒來的精神感覺,這更是難得的怪事一樁。
  聲音的元兇很明顯,就是我那理當那時間不會有人播來的手機,天啊!我兩個鈴聲都分不清了!看了來電,是一個之前我在MSN上留言的朋友,真是夠了,他目前可是職業軍人呢,休假的生活難道就要一別規律麼?且接近十二點打電話……雖然我不能用我的標準來衡量,但我認為除非要事或者我的習性是夜貓,否則這麼晚的時間播電話相當不經腦袋。他的冒失個性依然不變啊,今天我也沒回他電話──錢還是省著吧!
  
  現在的工作採取該月奇數周才放兩天,因此本周六就沒放假了。說起來多少有點悶啦,雖然在辛勞與適應兩端的拉扯下覺得還行,但我嘴裡正好有個大破洞,痛到體力易耗,許多力氣都提不太上來。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呼……」這句看來比較符合現在下班之後的我,真的是會累的!
  在工廠上班半個月多,可以說切實地體會到台灣一、二十年前經濟起飛的生活,當然我現在的辛苦可能還不夠比,不過光是這樣的工作衝擊不難想像現代的年輕人沒法好好地把苦吃下去,即使加班之類的完全不強求了。
  從小地方做起,說起來確實完成每一件任務還不困難,反倒是工廠裡「隨人做自己的」感覺稍差了些,唉……等朋友當完兵要近一年,得快快調整才是。
  這兩天的工作進階了些,課長大概想讓我大略體會過每一個部份的環節。我來到隔壁參與組裝,那最基本的工作就是把氣壓的零件給栓上螺絲。老天,小小那幾來顆螺絲變成我到現在做的最粗重的工作!
  年輕的前輩漢草可比我好太多了,他一直強調:「要鎖緊、鎖緊!鎖緊!」雖然在前一天加班有個資深員工說有些部分要知道原理再看要怎樣鎖,不是所有的螺絲都要拼了命去給它鎖到地獄的最底層去,但……教我並吩咐我的還是那年輕的大哥。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缺錢卻相當悠哉的日子過太多以及多愁善感的特質,這讓我在接觸到──真的感覺到──工作的領域時有些透不過氣。
  大學學的、職訓的、特考的、專長的……等等都不是我的工作內容,也就是我進入了一個新的領域。
  在觀念與想法也在體力上……挺辛苦的。
  想起之前沒工作時總說著什麼都能做,然而確實在真正做了之後體會到難以言喻的辛勞……當然,這是因為我一開始就選擇加班來增加我的經驗以追上前輩所致。回想第一天的昨天及連續加班的感覺好一些的第二天,好像我已經在這行很久一樣。是啊……我感受到時間的拉長,相對於之前在家看書度日的日子,像是彈力十足的口香糖。
  這個從未想過的世界,這一段時間我得多加努力及適應!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等了老半天,我終於殺了它……
  酪梨。
  
  他們三顆出現的時間大概是上星期某天,誰送來的……我也不知道,大概是隔壁鄰居吧,總之……這一直以來讓我始終感到陌生的詭異水果竟然就這樣出現在我家廚房的桌子上……那一刻,百感交集。
  我拿起其中一顆,左看看、右瞧瞧,活像隻猴子。聞了聞……有輕微的味道。三顆都是鮮綠色,我當時納悶的眼光彷彿像x光一樣地要透視出裡面到底長什麼樣。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不知道等等該不該寫下溶在夜裡的這一段路?我剛剛在騎車的過程中如此想著。
  
  今晚接受了老弟特別的邀請,我與其他兩位朋友跟著他的社團同學們去唱歌。免費,當然我欣然而去。
  出門時那尿布般的雲溢了下來,不得已,只好批了雨衣上路,我乖乖的老車「大白」在這路上變了個怪引擎聲──有點像咳嗽,我想。
  其實這段路的雨挺有味道,可惜車水馬龍地散了滿地安寧。下雨讓車騎上的我心有些惶惶,大白咳著隨著我扭著龍頭,路上蜿蜒,車與車之間的道路寫滿了近夜的城市路。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熬熬熬……熬了大半日子,媳婦並沒有熬成婆,反而重新變成媳婦了!
  收筆之際,我已然明白這將是下一場考試的開始……
  
  好一段時間沒有搭電車了。正逢周末與考試時節,人潮多得讓我感到沮喪,手裡捧著的不是準備要考試的參考書,而是我原本為了避免回程無聊而帶去的「恐怖的人狼城」,腳下則開始等待應該非站不可的「移動性」一個小時。如果特考考小說人名,我鐵定一百分。
  區間車像被分割成一節節的香腸,人塞了進去同時罩上面無表情,唯有眼睛如狩,不過很可惜的沒有位子,畢竟這起點雖然夠大,但大多數人的終點應該是在更南部的地方。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經過半年無工作的日子,時間是愈來愈無趣。在這段期間我嘗試著讓生活多一點趣味,也希望在往後回想起的時候能有那麼一點的充實,但,就如我生命中還無法修改的劣根性來推測,沒錯,失去實質目標的我跟一塊廢肉差不多。

那段短暫的工作時光結束後,能記錄我生命腳印的就是我眼前的這部電腦,最早我是打算寫寫故事,也就是之前在替代役以及在市政府約僱人員時所撰的一些驚悚小說。遺憾,就如同我以往的作品,每當我驀然回首時就會發現其中嚴重的不足,而這次,我發現我腦中對於故事的架構以及邏輯性猶如在夏天用冰柱搭造起來的遮陽台──不值一哂(晒)。

於是創作的動力被溶解的冰水延滯,諷刺的是它這時牢固的結成了冰。我曾反向的想著,這會不會是反向的「如履薄冰」?但無力的是,這一塊就像電視廣告出現的那四個字「堅若磐石」。

驚悚的陰風已經連風鈴都帶動不起。

電腦的作用失去了一個重要的依託,那我還剩下甚麼?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