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在我的深度精神層面可能挺迫不及待今天的到來,因為凌晨時正夢中,突然腦袋不知道哪個系統出問題,我想八成是認為時間到了(睡得比昨天長),他馬上二話不說把那莫名其妙的冥府大團圓的怪夢切掉,接著我竟然幽幽地聽見我老爸喊我起床的聲音!他這聲音的擔憂威力驚人,不需要大聲就能啃食我的意志,當下我真以為我睡過頭了!
  平常睡覺起來清醒也沒這麼快。怪夢一了結,所有神經好像馬上就位,第一件事我先抓了鬧鐘,這時我竟然沒發現我要按鬧鐘燈才看得到數字(天色還暗),八點二十?我當場嚇一跳,原來開玩笑……靠!遲到了!慘了!鬧鐘怎沒叫啊?這是怎麼回事?
  情急間我拔門而出,來到起床第一站的廁所,腦中開始構思怎樣跟課長交待……然後我從廁所的小窗望出去才發現:台灣的八點二十天色有這麼暗麼?
  仍乖乖地把尿給撒完,我回到房間總算確認了光譜的亮度,根本還沒天亮啊!
  再抓鬧鐘來看……四點二十……我到底是怎麼看的看成八點二十?而且為什麼我腦袋會播放「老爸起床的憂鬱呼喊」?啊啊──看來我依然處於神經緊繃的狀態,我老年後的精神要多注意了。
  
  工作前聽朋友的簡介來說是挺容易的,所以是「簡介」……當然,公司的制度跟福利是還不錯,且以我這種零經驗的也沒得去要求什麼薪水。
  我工作的場所是一間工廠,位於兩棟打通的家庭式工業用住宅(大概是這麼說吧),因此第一天去跟我想像中的大小有點落差。可見我想像力有多豐富。
  我打定主意要盡力去學我該會的,不過第一天想說應該會先帶我認識環境、人員……但課長只跟我稍微說了點薪水跟制度上的東西,接著馬上就上工。這或許是工廠的常態吧?但對我這人生地不熟的新人來說,膽怯的感覺不免湧上,是幸好我朋友還在,至少前兩天會有人陪我說個話(兩天後他當兵)。
  在前兩天……還真的只有課長跟我朋友算是有說個話……工廠裡的人幾乎都不打招呼,這點讓我感到冷漠。連走過去的目視點頭都沒有,尤其年紀與我最近的兩前輩更有點視而不見的感覺,讓人頗灰心。要他們打招呼或說話也行,就是自己去打、去說,那當然你會說我應該主動前去關心,但……連目光移也不移一下,我是新生,但他們好像全當我是「自然存在」的人一樣。或許跟我不大會開口招呼也有些關係吧?但若有看到我都會點頭示意,且我看他們彼此之間也是如此,人的情感流通相當凝固。
  少了人的交流,職場的感覺像是死水,這是我工作一個月後主要的感覺。我明白朋友說: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不會有人來挑東挑西……這是好,但卻連工作中的短暫片刻也很難搭上話,甚至聽他們說話也都沒有,這實在難不悶壓!整天話最多的就是Kiss Radio。
  那工作上對於問題的回應呢?
  也差不多……大概剛好所有人都不大會表達吧,問個問題通常回應都很冷淡,連問中午有沒有訂便當都好像機器人一樣地點頭或搖頭,完全不會有多餘的表情。好,那可能是因為男生的關係……但……工廠裡的會計小姐跟物料小姐兩人也不遑多讓,不是沒有表情就是好像臭掉的蛋一樣。
  只有副課長與一兩名資深的員工偶爾會來關切一下,那短暫的對話感覺相當開心。
  對於工作所做的,本來以為從基礎開始我應該都能勝任,但慢慢摸索後會感覺這地方不太能讓自己有歸屬感,心裡思考著原先預定的方向,這裡只是暫棲之所。呼啊!當然這或許是短時間還未能全然適應所致,總之,日子會繼續過,我工作上當然會努力做好;另一方面還是會準備我所設定的方向,持續前進吧!人生。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