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了六天終於放假,不過這一個放假的日子並不普通。早在一個月前就被弟弟給約了,他經過了三年多的歲月終於踏入成功的寬道。睽違的目標,在「負眾望」與「不負眾望」間沖天了一束光芒。這一天,是他站上講台接受表揚的日子。
  
  前一天晚睡──與我的新櫃子改變了房間的形狀。但今天早上仍七點就自動起床,身體對於規律還是有他一貫的堅持。
  小說仍在閱讀階段,我沒法全靜下心,這感覺好像幾天沒好好打篇文章而有類似毒癮的感覺──一種焦躁。算是寫文中毒麼?想想過去老師要我寫一篇心得報告想擠出個百來字都是問題。其他的假日日常照舊。早餐時間順便看了MLB的季後賽,正巧讓我看到比賽最關鍵的時刻:費城人隊的哈勒戴被全壘打加上連續安打丟了三分,合計起來的四分正好是終場贏得一分差的關鍵──巨人的林瑟康也被狙擊了三分(以上我懶得照原英文打上去)。我挺喜歡美國職棒大聯盟的比賽,威力與比賽張力十足!不過我話雖這樣說,我看最多的還是比賽結果……哈哈。或許我喜歡的是棒球數據呈現出來的成就吧。
  桌上的那株小仙人掌愈來愈頹了……看樣子來時不多。仙人掌能被我照料成這樣……這也實在是……但我真的不是很懂該怎麼照顧。澆水、曬太陽……等等應該都有照知識所說的呀?還是說我沒特別去買培養的材料才導致如此呢?在我打這篇文章的時候,它的身上出現了幾處褐色的枯跡,看起來我沒辦法了……
  好!早上的一切是有些緩慢,直到媽媽吼人說要出門了。弟弟的表揚會於下午兩點開始,全家人在媽媽急匆匆的趕鴨子下早了一大段時間出門,這在後來證明是對的,因為在半路老爸才發現他忘了把他的眼鏡帶出來,原本充裕過頭的時間被這意外裁修地準確了些,雖然還有45分鐘的誤差。
  小說我帶著。說起來我看到人群不會有特別開懷的感覺,當然招呼與打招呼我會相當友善地回應,只是「人氣」形成的領域總覺得稜角居多,這是我心裡的一些毛病吧!我弟從事直銷的行業,因此公司的活動前自然是人與脈的交流時刻,這樣的時刻我自困在一旁,手捧著小說。在感覺上的不自在其實相當淡,只是單純的目光與聲音不知所措。我把人聲當成了牆,偶爾回應驀來的回音。總會有隔牆有耳的時候。
  場景直接進入會場。永久公司(我弟從事的直銷公司名稱)的慶生表揚會我不是第一次參加,在我弟當上助理主管(公司的位階)時就參加過一回,不過這一次的意義是格外重大。
  直銷這名詞在台灣毀譽參半,或者說在媒體的「大力」加持下貶是多過於褒。這種靠人脈與業務能力的工作在國外似乎推行的還不錯,只是一到台灣馬上就被「善加利用」,這使得一些優良的直銷公司遭到錯誤的打擊。在台灣這地方曝光與媒體成了關鍵,耳熟能詳的直銷商不出電視所說的那幾家或者是在大賣場明晃晃擺在那兒的店家,所以我弟的公司:美商永久蘆薈的知名度就弱了不少。這間公司有意思的地方除了制度面比其它直銷公司來得友善(也就是不會有強迫性規定)外,就是完全靠「人」來打天下(我的意思是市場開拓的方法,主要的重點當然是產品),永久不花大把金子在廣告與傳媒上(當然海報文宣會有啦),其宣傳的方法純粹就是靠著「分享」的方式來擴大人脈關係。這裡的分享並不是一些台灣搞出來的老鼠會的拉人賺傭金模式,而是以產品導入,加不加入是個人自由,不過當然是加入對直銷商比較有好處,但能成為消費者就已經算是成功的分享了。以上這部分是我自己的認知,同時也是這份認知讓我不會去阻止我弟的熱情,其實就算阻止,你想把一顆恆星用桶水澆息是不可能的。
  你看我把他公司說得還不錯,那我怎不做?
  這是我個人問題,我不喜歡這樣的工作性質,叫我試試看機乎可以說是浪費時間,我不如多打些文章或者出些想法來得好。強迫或半強迫地硬嚐試通常反效果居多。我當然知道人生要多方面嘗試,老生常談的東西少說點吧!
  表揚會開始。一連串的節目就從影片與頒獎引頭,在直銷的世界中充滿著希望的語言,這是很有魔力與力量的,如果真的決定要做,那可千萬別忘了那些成功者的熱情,當然,前提得要在正經的直銷商,否則在老鼠窩裡遲早會坐困愁城。
  與會的許多下線直銷商幾乎都是我弟的人脈,這可真不得了。之前聽說他租了一輛遊覽車載著幾十來個學弟妹到公司聽課!這讓我看見他豐派的安排,真是相當不簡單,這是成功的暗示,也造就了今日的局面。
  希望與期許交互在那講台上演出;夢想與目標錯落在每一張面容上。影片與音樂象徵著怎樣的造化?這全看人!我只知道在座的那一人他終於突破僵局,將他的堅持化成酒塞子封了以前說話太涼的嘴們,這讓他們只能在肚內釀著懊悔與抱歉。干邑讓我弟在三年內陳香而出,而同時讓那些酸苦的汁液封入一張張狹小的酒瓶之中;風涼話者也釀了酒,且會釀很「久」。
  重頭戲上演了,我看著弟弟藏不住的激動顫抖在嘴唇上,其實就我第一眼的感覺還會覺得他會不會興奮到中風。力量從那兩片顫唇轟然而出,記憶中那一個說話帶著膽怯的弟弟消失了,讓我赫然驚覺在台上的是一個中氣十足的男人!不簡單,真是不簡單!隨著字句喧騰,我好像目睹一場神奇寶貝的進化一般。在他上場之前播放他種種的照片,可知道那些回憶經過重疊、負荷,壓凝而出的如同石油般的能量。這是我弟弟!一個羽化而出的象徵性人物以非象徵的手法詮釋在我眼前!我在回憶與現實之間激盪,感動是溫泉──我被弟弟的威力給開鑿而出。
  感性與激動激盪著空氣中的每一個分子,尤其是我們這家人的心中。聽著過去的酸楚與逼迫,直到現今成功的轉折出現。我們不語,我們因為聽著台上的自信而不語,但在心中我很確實地感受到血脈的湧動,我這回不是在無力與感傷中盈眶。是熱淚,它們轉在我的視線周圍,我盡力用理性將它們扣下,算是種虛妄的堅強吧,但我就是不想哭泣。我自小就期望著自己與弟弟踏出一片天地,而今天我看見他來到山岳的日出之處,我看見他成功的開始,與此同時也知道,我不能僅僅扮作月亮。
  三年。這段時間我常能聽到許多對我弟不信任的言語,對於我弟的目標我自己也沒幫上什麼忙。想著些許冷言冷語,其中有幾份在家裡出現些許問題時我曾說出過,但並沒有亂了他的堅持。他是前進者的最好榜樣!
  弟弟,你今天終於把醞釀許久的香檳給開了,真的非常了不起!我相信你還能創造出更加光輝的世界。你在開始成功的道路上,而我還在窄巷裡窺探著天藍,我們都會持續前進,彼此見證注定繽紛的人生!
  你是最棒的!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