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等於是支付了我的全勤獎金以及一天的工資跟著家人出發前往嘉義,這句話說起來好像我很勉強,不過其實有一天假放多少有些樂……錢就……看開點吧,哈哈。
  這回的出遊決定得挺突然,不過是難得的全家一起出門的機會──我那個事業小成的弟弟總算有時間了;應該說是他的提議才得以去成行。
  為何要去這「聖福宮」呢?這跟算命與改運有些關係,我弟說他之前被改了之後馬上幾周後就上了經理,他還點出了幾個例子是讓我爸媽蠢蠢欲動,而我倒是有我自己的看法,不過那「師父」在當時確實有指出我弟的問題,應該不是神棍之輩──他也不收錢,全看心意。
  
  聽完林志炫的歌後就出發了,他可是台灣歌唱界宛如神位之人啊!我的高音如果是直升機,那他鐵定是太空梭。
  家裡的車子難得擠滿。首先去解決中餐──麥當勞。在不怎餓的情況下就點了最近電視上廣告很多的田園雙層牛肉堡,這就是我為什麼特別寫這段的原因。打開漢堡盒一看,果然,疊起來的形狀完全沒電視上的整齊,這應該司空見慣,那味道呢?喔!不是說麥當勞其他的漢堡不好吃,而是這個田園雙層牛肉堡還真是讓我嘴鼻一新啊!蔬菜的清爽大大突顯出漢堡肉的滋味,加上起司片調和,還真的就如廣告說的:加在一起就好啦!真的好吃喔!沒吃過的可以去嚐試一下。
  
  上了高速公路往北,景色從灰泥漸轉綠草,在鄉村的清朗的迎接下來到了聖福宮。
  在聽說之前我還想說是一間很大的華麗廟宇,結果映入眼簾的只是一間小廟,旁邊還貼著住家,應該是一起的,因為以此間為圓心出去幾百公尺內沒幾棟房子。這樣子的廟居然聲明遠播頗讓我意外,而仰望天花板也確實能看見眾多信徒合力薰成的黑。
  師父下午三點才開始看,主要應該是收驚,因為號碼紙上說的是收驚號碼,我看我拿到的是四十一號,這會兒來不是固定假日,或許前幾個就是我,不過還是得等上一個小時。廟裡的牆上釘有許多活動節慶的照片,看來還真的是相當旺盛呢!幾張滿身鮮血的乩童照片讓我噘了噘唇,倒不是反對還是如何,只是對於信仰變成這類自殘的舉動感受到人類的矛盾。
  等待的時間除了書陪我之外,廟的外圍還有好多隻狗哩!據說都是師父養的流浪狗,都很乖……呃……就算說牠們很世故也行,哈哈。
  有隻叫做胖妞,胖嘛……應該是胖,但妞?怪哉,看起來應該是公的,我妹檢查一下還說:「牠又沒奶頭。」但還是叫牠胖妞才會理你。胖妞是隻愛被摸的狗,毛色黑白間雜有些長,兩隻眼睛靈動地看著你,看著你幹嘛?看你會不會伸手摸牠……是的,牠喜歡被摸,你摸牠牠就乖乖地躺到地上,從兩腳朝天到四腳朝天……然後就睡著……哈哈,怪可愛的,所有的狗兒就牠跟人最親,另外一隻看起來是名種被棄養的狗只有在食物味道出現時才會一狗當先衝來。
  在另一邊有兩隻褐色的臘腸,一公一母,看起來好像是夫妻,因為我就看那隻公的在舔母狗的嘴,這算接吻麼?還是舔中餐的殘渣……後面這猜想有點噁心,不過牠倆還真像處來已久的夫婦哩。廟的門有個特色是因為這兩隻臘腸所導致的:一般的廟門都有門檻,尤其中間是給神走的所以不能穿越。但有門檻就有高度,有高度就是一種樂趣,於是狗兒們無聊就會開始玩跨欄遊戲,那要跨哪?當然是中間最寬的那個;第一隻跑,後面通通跟著跑,一般身材的狗當然沒問題,輕鬆跨越,但……輪到臘腸的時候……牠也猛力一跳!結果腿太短,起跳點比較低,變成整隻狗就真的是臘腸那樣地掛在門檻上。據說由於發生太多次,廟主就把門檻都給撤了,以免那兩隻臘腸又掛在上面下不得。
  終於等到三點,師父上班啦!本想說前幾個就到我,哪知道他第一個喊的號碼是三十二!近十號的差距,在這一般日子的下午且又是在這廣袤的鄉村間的小廟,算是馳名的證據了。這幾號的差距說來不多但等來就長,大部分都是帶小朋友去收驚的,我沒看細節,不過就是久,這讓我那段時間深入了不少東野圭吾的小說世界之中。
  總算輪到我們家了,我妹頭號,一上去就看師父嘴裡碎碎念著經文還咒文的一手握紅色棍一手紅布罩著一杯米,邊念邊搖動米,米發出的沙沙聲游移在我妹的身周。他反覆動作幾次,接著緩緩道出我妹的狀況……
  好一個全語中的!
  他把我妹的個性特色通通給說了出來,並且指出她的腸胃有些毛病,另外說她存不了錢,再來就是要溫柔一點,最後還說她「卡到陰」所以肩頭會悶重。除了最後一點我有額外的解釋之外,其他還真是神準,如果說腸胃有毛病以機率來猜的話還有話說,存不了錢這倒難看出,且性格的部分還真通通被他給說出,我妹就是那個樣子,果然是有所學術的老師,不簡單。
  在我的看法來說是,這師父先問過生日就能先推命盤,然後藉由面相與其他部分的觀察來斷定此人的性格,但身體狀況要怎看呢?我認為恐怕看只是小部分,或許他有感觸到身體能量的能力,簡單來說就是氣。氣原本是順暢地流通在人體之中,但只要有地方出了問題就會不順,該不順之點就能幫師父指出毛病所在,因此他只會說:「你腸胃(或是該部分)有問題。」但不會跟你說出準確的原因。那卡到陰呢?陰我不認為通通要歸給所謂的靈異或是鬼怪,而是人的念。我妹在工作中常被前輩指教,加之她彆扭的個性,因此壓力就整個沉在她的心上與肩上(用來擔的),久了之後那股因人所生的負念阻滯在該處,也就讓師父感受到相當不好的氣場,因此是卡到陰。根據卡到不同程度的陰還會搬出不同規模的法具,我想這在人念的集合上與震撼上是有其效果的。
  輪到我時有些緊張,看著師父同樣的步驟在我全身跑過一次,隨即道出的資訊讓我頗讚賞。直到我媽跟他說我打算考試,他看了看,然後說:「可以喔,不過要認真點。」當場我無言地笑了,這一點也被他給看了出來,我是哪個部分洩漏了這玄機呢?不過我早知道我自己的問題,所以有打算補習去,正計畫中。最後師父在我手心點了點說能改運,我想我也期待著,希望盡早能讓我進入我打算的人生路途中。
  弟弟與爸媽都看完了,雖不超出我的預料範圍但也對如此的神算感到驚喜,這是一種不尋常的智慧呢!
  走出廟宇,鄉村的綠草一覽無遺,是個能讓人放鬆心情的開闊所在,能量的秘密,我想跟這也有些關係吧?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