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廠悶啊悶啊悶的,總算沒那麼悶些──新來了個同事。
  說新,他也一起工作了一個月之久,只是說話與熟悉是最近的狀況──呃,對,同樣也真的是有「狀況」。
  最早見他來時我還以為是哪間加工公司派來支援的人手,因為課長就像當初帶我進去時一樣二話不說就位工作,什麼介紹都免了,一直過幾天後我要磨制零件時才被課長拉去說他「已經請了一個新的負責了」。這位新同事看起來還真不「新」啊。
  工作除了有疑問或突發狀況外(比方說沒鎖好的零件從銑床上噴飛出去)大概不會有什麼交談,但在這新同事來了之後他與課長的對談是愈來愈熱烈,最初還引發了其他人的關注──老是不全照課長意思工作,用自己的方法結果卻不少瑕疵。這使我對他「專業」的外表有了新的認識,真是辛苦他也辛苦課長了。
  表面處理這種比較粗的工作在他手上,所以磨小零件的任務還是回到我身上,兩者的位置都在角落,因此我也有更多與他接觸的機會。
  早先的印象其實挺好笑。某天課長交代工作給我,同時也吩咐他作些事,他就說了:「要把事情做好!拿出最好的成果。」這番話還活不到一小時,我搞定了東西,他則是被課長嫌東疑西的。這老兄的處事方式……難道過去的歲月加諸了太多「概念」給他麼?
  工作來到新的環境我認為得先了解作業上的文化與溝通的方式,事情做好的第一關是自己,但真要過關還得通過上面的檢驗。作事的方法應該先了解上司教導的手法先試試,如果礙手綁腳的話在用自己的想法,這同時也討論研究一下的好,而不是陽奉陰違地就照自己感覺良好的方法處理。他在這一點上直到今天還是被叮得滿頭包,雖然這讓工廠熱鬧了些,但有時候會變成接近吵架的地步,前幾天還讓課長搬出「最後通牒」的手段,無言啊!
  不過我可不希望他離開,可不是因為下面有個人常被罵就有優越感,而是它的存在真是比較不悶!他在行事上算頗單純的人物吧,過去的經驗跟自己的個性讓他頗主動交際,所以工作時會跟我說說話、聊聊天,這一下子可差多了,與他說話的日子做起事來較輕鬆呢!還是有「人」存在的感覺比較好!
  跟他聊的事是東一撇、西一簇的,而有時候他想起就會提的便是:年輕真好。是的,他的年齡正好落入高齡就業者的領域,足足大我二十歲!都能當我爸爸了。他總說他年輕時不曾好好把握時光之類云云,對我就羨慕,不過問題就如同他所說的,他退伍之後日子是過一天算一天地過,結果就是現在這樣。人生嘛,是由無數的選擇組成的,他的後悔語氣充其量就是給我做個借鏡,於事無補;他那時沒有任何有計畫與系統的決定,自然就是飄飄搖搖,只是在那當初的他只要沒有目標做出的選擇就是那一種,以結果論來回推可沒法應用在人生之道上。
  我不敢說什麼不要像他那樣,這樣說的人對自己所想走的路有概念了麼?可不是刻意找個目標就糊裡糊塗地在當下交代過去,誰知道未來的樣子會不會正好就在眼前?我有目標與我的想法跟我打算做的事!所以聽了他的無奈我心裡還是踏實,現在的生活非為一望無際,遠處的大樹上長著我欲摘的果實呢!
  他雖然是個人生顛簸之人,但有些想法倒是不錯,像是理財、教育的觀念挺好,或者說他都有設計到一般認為前往好方向的辦法,這比起其他一生無言數著日出日落的人好得多了──在過日子上。
  現在,他會提起過去的經驗與「遲來的想法」,而我則是說說我的看法,彼此的交流讓工作的生活有意思許多,如果說遺憾的話大概是他說若他女兒大個十歲就介紹給我認識……嗯……看來我又少了個機會,哈哈,不過光是他說感覺我很優秀就挺窩心的,老實說聽到「優秀」兩字我瞬間還有點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我還是給自己太多分類跟少些信心,多肯定自己吧!
  最後只能祝福他多加油了,中午偶然聽見課長跟經理說他最近瘦了兩公斤,因為作業上一直有問題出現(這問題很明顯是指誰),下午的工作依舊有些爭論,他還是得多吸收指教與達成被指教的目標才好啊!我很不希望少了個能說話的工作夥伴。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