紛飛的思緒有時會糾結的不知所以,解結人如我也會陷入簡單的思量問題。太多「沒什麼大不了」,但好歹那心情得消耗一些熱量。
  
  周六午後,爛溺完幾首歌,我當鏈球般地甩上我包包上了我媽的車後座──外婆的電話預謀般地剪短我預定要搭上的那班車的時間。
  這個時間是許多人的「通常」,所以蝸牛殼狀的車站圓環前還真的行如蝸。
  一下車就陷入動作片主角的特效之中。距離發車時間還有三分鐘,我在自動購票機前飛快地投幣、按鈕,票一出來用嘴銜著(雙手還有放錢包、拿包包的動作),箭步往剪票口去。停在這大站的南下區間車正以規律的速度吐著乘客,吞食的部分也將近尾聲。
  啟動是飛步流魂地梭織人群,我穿出地下道,車門那兩片唇闔上之際,我成了它最後嚥下的乘客。
  
  再度來到新左營,步伐依舊。
  車站中與人錯身總會有特殊的感覺,足音與電子語音是流竄的障壁,我被隔絕但同時又身處其中。
  
  這次約等的地點在要多往前走的7-11,威辰算得很準,還真是我走到他也到。
  今晚的料理由晚點到的壹淋主掌,如此想來就不會出現把能吃的煮成不能吃的狀況。
  分享近來的狀況與心情算是此行的目的吧?有個好朋友的好處就是你可以卸下一下發悶的擔子──最近我真的是……數味雜陳。
  感覺、經歷、如何是好、近來、想法……
  威辰是個好聽眾,尤其對我來說更是如此。他不會跟你堅持什麼「解決方法」,就是聽,然後提出些問題;對我來說更能抒發是因為我總自問自答居多,我需要一個聽眾,而這聽眾可以與我有簡淺深入的互動,這就是威辰之所以是我最好的朋友的原因──我們還能從中發現許多新觀點。他幫上我的忙不只如此,所以我真的是萬分有幸能保有此友緣。
  晚餐隨著機車聲響來了,壹淋完全就是個廚師特務,這回帶上了許多我不曾見過、用過的材料。
  今晚的主菜叫做:「柬式椰子鍋」(應該沒錯吧?我看他講義是翻在這一頁上)
  材料:帶骨雞肉丁、疑似綠色花椰菜的植物、椰子、不明沾醬、魚露、檸檬……好像還有其他我沒注意到的,總之我的「第一次」又來了。
  任務一就是去那綠菜的皮,我很欣賞壹淋的教導,教兩下讓我下手,我很快就理解其中的道理,真希望老媽也是一樣的心態。
  用刀剝著菜皮就好像在掀它的綠色裙子一樣。
  威辰的任務也式壹淋先示範,不過……好猛啊,菜刀剖椰子!
  「要小心,不要等等噴到飛樑那邊去。」這句話害我邊剝皮邊留意左邊會不會憑空殺來菜刀砍上我的「椰子」。
  壹淋相當豪邁就砍下大半椰殼,換手後的威辰顯得太過溫和,剁半天才終於弄出個孔讓椰子汁流出,這時我那些菜都搞定了。接下來是要把椰子剖半,要用椰肉。本來這也是威辰的任務,但不知道為什麼我走過去想「看」卻變成「接手」……嗯,好啊!最近砍人的節目看太多,來砍砍看好了。
  不要砍到樓梯(要找硬的地板才能剖)、順著纖維砍、當心菜刀裂掉(囧)……等。好,我砍!
  阿達!
  椰子在我豪邁、帥氣、不知死活的一刀劈下後……
  完全沒有裂成兩半的意思。
  阿達!阿達!啊瘩瘩瘩瘩瘩瘩瘩瘩瘩!!!!!!!
  所以我像個發狂的屠夫猛砍亂剁,終於在斑斑剁痕中裂了它頑抗的綠殼,最後交給威辰刨挖它裡子的肉。
  我終於取得斬開椰子的經驗值。
  接下來的任務是擠檸檬汁。我切半用我所能努力擠……快要最後一顆時壹淋才過來說有一招會比較方面……靠,能不能一開始就說啊,真是……
  用剪刀把檸檬裡的橫向纖維剪斷,這樣擠壓果肉比較沒有阻礙,而且果汁會比較順地流出,真是個好方法呢。
  
  莊壹淋:「我保證這道料理台灣有一半的人沒吃過。」
  這句話的意思是有一千兩百萬人吃過就對了?
  不過我是真沒吃過。
  那些料通通落入熱鍋的懷抱後飄出淡爽的香氣,終於要上桌了!
  
  這一柬式椰子鍋是看起來相當舒服的黃綠色,湯的味道相當清爽。主要的料雞肉沾著魚露與檸檬混成的醬酸甜的氣味相當不錯,鍋中的菜莖也柔軟好入口,還真是沒剝皮就不會好吃。椰肉比較沒味道,不過口感很特殊,還是第一次吃到這樣的鍋料。
  湯淋著飯吃很不錯,問題大概就是我水加了稍多的飯,口感差了一截。
  邊吃飯邊看電視──因此我們更加認識了台灣工業化的經過。
  差點連音樂圈都了解之前,三人就上樓去。
  
  本來只是針對日後的港務局考試討論,之後開始扯到一些身家問題,想來壹淋兄對於「男人有興趣的領域」有一番觀察?不然怎每次我說啥東西都會扯到那方面,我一直都覺得我長得很正經啊!怪了……最近是……嗯咳!
  聊著聊著突然轉成英文模式?!結果就變成威辰在一旁百無聊賴地不知道做什麼,啊我跟另一個姓莊的開始英文交流──還是從一個字開始的,為什麼我說「nightmare」(夢魘)他會聽成「nightmate」(雖沒這個字,但意思可以翻成夜伴),聽成這樣就算了,我說我那個字是「夢魘」時,他會聽成「nocturnal emission」?實在是……好吧,爆笑是讓這一場英文高峰會展開的契機。
  不曉得他是否平常有時間就練練英文還啥的,說起來還頗順的,雖然我不知道我倆的英文文法有沒有問題,但確實完全能用這個語言溝通。
  扯聊扯聊後就洗澡去,出來就看壹淋開始研究威辰電腦裡的照片。
  要從威辰電腦裡找到什麼「奇特」的檔案應該是不大可能,別說不信,因為連我也不得不信,哈哈。不過,到處走跑跳碰的照片頗多,而且看內容就知道他交友廣泛,搞不好哪一天全台每個據點都有一個他的「樁腳」咧!
  壹淋見到新地方眼亮,見到舊址就懷念,而我通常都是「新發現」的那方,照片類的回憶只擁擠在我少小之時,長大後我就不怎麼喜歡拍照了。
  回憶與歷史對我爸來說可能是很珍貴的痕跡,但對我來說有時卻是入睡前的幻境──所以是否可見我的作為有許多故作灑脫呢?
  
  還算不錯的入睡,我照舊對虛空、對著某人道著晚安。我慶幸此夜我能抵抗積累的愁緒。
  晚睡的結果就是晚起,終於整頓好時接到了電話──這完全治癒了晨時的低血壓。
  希望她今天依然一切順心。
  
  中午就是預定的麻辣鍋,但是包的那一袋大部分剩料,結果只好用一堆水讓不知道什麼程度的辣變成微微辣,然後加入一堆素食丸子,最終變出來的料理叫做:「微微辣之素丸丸湯」,果真是丸丸相連到鍋邊。
  一開始吃還不錯,但最後真的是整肚子都被丸子給塞滿,囧。
  
  配飯的電影是之前有想過要看的<鋼鐵擂台>。很棒的電影,勵志的劇本──呃,自然是會跟其他的大同小異,不過這部作品結合了拳賽與機械,因此激勵感多了好幾層的味道;不僅勝負讓人血脈噴張,親情的交流更讓人化血為淚──但我可沒哭。靠,我不是沒血沒淚啦!
  觀影途中有斷斷續續的消息,結論就是我的運氣還真用光了,哈哈──呃,不知道我在說啥?嗯嗯,這是秘密呢!
  
  陰雨是讓人有些鬱悶的道別,我在車站前再次感謝威辰,朋友真的不需要多。
  回程是孤獨的擁擠,車窗外的訊息面向南方倒退。小說的味道與拉環的痠手此起彼落,我,再度回到台南。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