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和日麗。

這樣的天氣加上老媽跟妹妹同時休假,只要等她們起床八成就是到某處出遊。地點可能幾天前就決定好,但時間……

早餐午餐算是同時解決,離開擁擠的水仙宮市場我們朝著目的地出發。最初的地點是橋頭糖廠,中途我妹還一度說要去之前社區旅遊去過的佛光山,最後則是在老媽強調要去那邊就一早去比較有得玩的理由下不改目標。

移動的車子裡有不為所動的我,窗景如何不如書中的如何。我的沉默在手機呼喚後才被點醒,這是我最近的特性。

在車上我多少有點鬱悶,因為我覺得這會是我練習開車的好機會,況且老媽才剛經歷過甲狀腺的手術,結果……算了,我也沒辦法。愈來愈不喜歡隨著車出門。

小巷絕了大路,轉錯路口只能隨著鐵道行,一個左轉,橋頭糖廠就在眼前。這地方也能搭火車轉捷運抵達,橋頭糖廠站就在不遠處。

到停車所在前經過一處「奇物展覽」,我妹就興奮了,看來這會是今日的主題。

橋頭糖廠是日據時代建設的,顧名思義,現在則是開放觀光,而裡頭的許多建築與宿舍都從原先的樣子延伸設計,頗有一番味道。

印象中,大學好像曾來此一次?有一種隱約的熟悉感,搞不好問威辰就知道了。我們車就正好停在以前的營業處,就是在這邊有印象。

還沒下車就看成群的小學生列隊周遊著,一下車,老師的呼喊聲在孩童的雜鬧聲中跳來跳去。遠足、校外教學?很有意思,小時候我也特別喜歡這樣的時光。

避開毛頭群的路徑,我們來到販賣處的對面,吃了些小吃。這裡有很多小朋友聚集,大家都是冰棒比冰棒,比不贏味道就比價格。

臭豆腐有點貴不過還頗有一番風味,這是鹹的點心,甜的在身後。販賣部裡小螞蟻們掃街似地進入,入口還出口都搞不清楚了。

販賣部裡大部分都是台糖自營的商品,主打自然就是冰品。冰櫃這邊人倒少,大概小朋友拿了就跑,大部分都集中在零嘴及紀念品區。嗯嗯,小學時我也會買一些奇怪的紀念品回家呢,當時還不擅長留念的我已經不知道是買了哪些東西。或許對我來說紀念就是回憶與文字?因為我連照片都少拍,長大就更不用說了。

我買了雪糕,另外還有一杯看起來嚴重滯銷的綠茶冰淇淋。老爸的毛病還是一樣,你拿錯就拿回去放,然後我幫你拿(他眼睛不好),偏偏就要自己拿,拿完還大喊怎不是「牛奶」的?我知道中老年人有些狀況自己會拿捏不好,但我實在有點受不了每次都搞這種,拜託你做就確實完成,不要自己弄錯還要怪別人似地大吼,另外,我完全可以幫你拿,不要弄錯才又要別人收拾殘局──據說這一點從年輕到現在沒變,所以這不是中老年人的問題了?是吧?

在結帳區外的座位邊享用冰淇淋,我懶得坐下,斜倚著牆吃著。看著蝗蟲似的小學生們進進出出,進來喊人的老師都是不同班級──喊了用處也有限,看來要選個喜歡的紀念品還真是個苦惱的作業。難免回想起過去,呵,說真的,小學是我求學最快樂的時光。

之後買了些蜜餞就離開店了,這之前我一直發現老爸在判斷事情的點上輕重都會搞錯,嚴重的就笑笑帶過,輕的稿的好像他是權威……拜託別鬧了……你就算把那成分看超仔細是有啥用,拿給我,我幫你看行了吧?

往右走有腳踏車出租,看起來當下還不需要,不過腦中有閃過一些可能的畫面,或許以後吧?

主題來了。怪奇展覽,在外頭接待的是一盆水──噢,震動金屬盆會讓水產生漂亮的變化,嗯嗯,頗有意思,但我卻沒玩;左邊是一隻金剛鸚鵡,旁邊有告示:會咬人。很好……光是我被牠突然衝一下頭嚇到的態勢看來,最好是別靠近的好。

哈囉!哈囉!

這下連鸚鵡也不講中文了……

門票不貴,就逛完後的感覺來看,值回票價!

一進去左邊會看到的就是一個大屁股椅子,這邊能拍照,拍出來的樣子就好像你光屁屁一樣。上面有很多照片,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紀錄──大部分都有點噁心,這是人對於「不正常」所會有的「正常」反應,有一些紀錄看起來是有點難過的。這裡是個拍照的好地方,不過我並沒有留影──爸媽對留影的概念也過於刻板,但最主要的是我沒有相機。

比較有興趣的活的動物是蜜袋鼯,不過這小傢伙在睡覺,有點可惜,之前在節目上看到覺得很可愛呢。

往裡頭走,右轉會看到蛇,很有拍照點的地方。

走出來看到的圖是不知道哪地方的起乩人,他嘴裡貫了兩把刀,看起來怵目驚心。關於這種習俗以及手法我很難解釋,雖然可說是特殊的「報償」行為,但對於人能夠如此承受還是有點難以接受。

轉過臉一看還真會被嚇到,原來是一尊「人魚」標本的仿製品,看上面的簡介,煞有介事,不過我覺得這東西應該是某種魚,生物界是很奇妙的,你哪知道那年代有什麼生物?所以幹嘛隨便就把人跟其他東西分隔?

往前看,右邊是一堆鬼面具,據說是那製作者通靈夢見作的,喔,好啊,改天我也通通看,寫幾百篇鬼文好了;正前方蠻有意思,是個清朝的「罪犯示眾」牢籠,很適合拍照,同時我也才知道原來它下面的板子有文章的,真要死的犯人板子會往下放……這可真難過,而且超沒尊嚴──但該死的犯人是要有啥尊嚴?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奇特生物、奇事圖片。關於特殊人體的部分看了還真會頭暈暈,像是穿很多凍、很多針……有的沒的。噢,長頸龜醒啦?可惜你沒法游出去了。

盡頭上方再播放解剖外星人的影片,沒仔細看──大概是沒啥興趣。對於「性」這種東西搞頭還真多,噢,一點也不奇怪,「性」是重點呢,這是生物繁衍的重要變更……呃,再扯就遠了。這邊呢可以看到貞操帶,這穿起來不會很不舒服麼?月經來的話怎辦?很髒欸!另外還有……古代的保險套?這叫手套還差不多……皮做的?噢!嗯?喔!法國人的?愛玩嘛……原來是怕性病而不是怕出人命?嗯嗯……唷!非洲這個帥喔,但如果不舉的話怎走路,撞到不就……什麼?女用保險套?感覺很麻煩,原來英國發明但沒有引進啊……

在這地方逛會有種眩暈感,奇人異事的圖有一些讓人不大舒服,像有看到超大隻的毛毛蟲標本,比米腸還要粗、非洲某部落的圓唇女,還說這是適婚年齡女性都要做的!我的天啊!把下嘴唇開個洞然後塞盤子進去?我的媽……還說這樣很美,好吧……我不審妳的美了。

出了怪奇館,往下走去,據說有一尊佛像?

小朋友們大概時間到了都離開了,空氣靜謐許多,還沒感覺的情況下,特殊的風情來了。

這邊展示著過去的火車頭,我一樣沒留影,頂多是被我媽強迫拍了一張。這邊開始有情侶四處閃鏡,我揪了口袋一下,靜默地走著。

往裡頭走去,這邊是腳踏車道,如果騎著車在裡頭晃還不錯。上坡路,耳邊傳來目片喀答喀答響,前方,呈現出的是在日本神社可能才有的景像──沒有鳥居、神社,而是許願卡在布告欄上隨風竊語,它們分享著鄰近者的心事與願望。我沒有留下卡片,即使我的願望再明顯不過,但祈求歸祈求,命運還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繞著石板路走,風與木片的聲音聽著很舒服,地上碎葉偶爾飄起,春天在哪?或者是秋天先來坐坐?

觀音像在一旁,我的風格是靜默地瞥上幾眼,到底祂會有多少保佑?左邊一看,落葉毯著地,這會是覆蓋新草苗?還是為青翠伏筆?

走出這邊的季節,朝著停車的地方走去;本以為是要回家,結果是繼續往後面逛。

右邊是個藝術藝品館,是個建築設計公司的據地,進去就往參觀的方向走。這裡的空間感覺很不錯,雖然有點幽暗,不過覺得沒什麼壓力。這裡的空間會留些空隙,我想,建築的這種彈性特色跟人是一樣的,密不透風只會有壓迫,心情哪能有舒展?裡面有許多建築模型,是種廣告,不曉得對於有資源的人來說會不會想要特殊的建築設計?嚐聽學設計的朋友說,台灣的藝術是死的,呵,或許,「活」的人很少吧,對照最近看的喪屍影集,搞不好周遭的人都是呢──沒有思考力地活著。

本想在這地方捎個電話,但沒有回音,嗯……不曉得剛剛怎麼播來的?

出了幽暗的庇護,來了一個「爆」電的插曲。聽著員工緊張兮兮地問是不是電纜「又」被剪了……呃,有點無言的狀況。

老爸也在那邊緊張兮兮,這種行動決斷力還能活到現在……不只我媽想敲下去,我都想打人了。

出去後往右,這邊過去都是宿舍吧?我百無聊賴地晃著,一切是如此空蕩。

雅致再怎麼蔓延到我眼前就停止,聲音與影像將成我人生中的打卡紀錄。

 

聲音,來了。如果要留下什麼影像,等著現形吧。

或許是秋天真的到的那時。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