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熬熬……熬了大半日子,媳婦並沒有熬成婆,反而重新變成媳婦了!
  收筆之際,我已然明白這將是下一場考試的開始……
  
  好一段時間沒有搭電車了。正逢周末與考試時節,人潮多得讓我感到沮喪,手裡捧著的不是準備要考試的參考書,而是我原本為了避免回程無聊而帶去的「恐怖的人狼城」,腳下則開始等待應該非站不可的「移動性」一個小時。如果特考考小說人名,我鐵定一百分。
  區間車像被分割成一節節的香腸,人塞了進去同時罩上面無表情,唯有眼睛如狩,不過很可惜的沒有位子,畢竟這起點雖然夠大,但大多數人的終點應該是在更南部的地方。
  在狹小空間中看見學生的臉才會有些驚覺,驚覺自己「曾經」的樣子,與他們的面對面似乎是一面顯然不成比例的鏡子了。怪哉,這就是長大,悲觀點就說是老化吧。
  我用奇怪的理由告訴自己因為不能專心,所以在這種「灌腸」之地看點輕鬆的就好,所以我那本「恐怖的人狼城」回到包包後不久又溜到我手上。別懷疑,書上的殺人案還比現實的考試輕鬆,尤其他一開始還讓我有種正搭乘遊艇漫遊萊茵河的錯覺,雖然車子停在某站的時候飄來顯然不歐洲的肥料氣味。
  書裡的姑娘盡被描述的相當夢幻,就連中年的都好像不老的仙女似的,我很難不跟周圍做個對照……好吧,我恐怕只有對書本有些許鑑賞力。
  天色算是讓我喜出望外,之前新聞所播的可能挾帶大雨的氣流並沒有出現在我的目的地,因此雖然雨傘讓我沉重的行李多了分重量,但心情卻相對地輕快。熟悉的高雄車站,熟悉的出站左轉,長長的手扶梯向下,我即將進入另一個空間。
  也就是另一條腸子。
  會這麼描述捷運不是沒有原因,搭過就明白。當你站著往旁節車廂看時,列車的晃動會在那有彈性的節點上分隔,兩節就這樣扭來晃去,且雖然人潮可說料豐,但仍能遠遠遠遠地望向若無盡頭的遠節車廂,如此看去,似乎比較不像腸子了,倒比較貼切在處於一條蠕動的蚯蚓軀體內。
  我在最後一站自動排泄而出。
  一路這樣被運過來,這回不像以往四處觀察,腦中一直盤繞著人狼城的各種傳說故事……我到底是不是要考試?這問題突然有些詭異。
  出站後,我等帶著碰巧住在小港的朋友,這兩天就要麻煩他了。在對周遭熟悉了解後,第一天的終站就是他的租房處,這一方小巧乾淨的空間接著的兩天要暫時由我接手。呼啊!感覺其實不錯,因為若對照起我的房間……安靜、乾淨太多了,噯!千萬別誤會,我自己房間能支配的地方很整潔了,其餘的部分……我想不說也罷,目前非我之能事。
  朋友的機車也暫時借用予我,於是我難得能跨上如此「健康」的機車,而且馬力十足,不過,我當然不會因為這樣就猛衝起來,如果仔細想想速度與重力可能帶來的結果,那些喜歡飆車的應該會稍微不囂張一點──他們總是恣意於「技術」中。
  在到朋友的租房之前,我體會到小港這地方的交通規則,實在令人感到奔放不已,路上的狀況就好像電玩會出現的一樣,可能在你要加速衝過的同時會驀然閃出一個阿婆的身影,然後你必須在她與那騎慢腳踏車還會蛇行的阿伯之間找出通道,這同時,後面的問講可能已經不耐煩地對你鳴出你很想比出中指的喇叭,所幸這台機車轉個油門幾乎能噴射而出,雖就某方面而言對我有點危險,畢竟我那輛「大白」的油門很緊,所以一開始還沒那麼適應時真要小心斟酌,不然可能一加油車就噴了人還在原地,接著就真的要啟動「交通規則」了。
  考試第一天的前一晚,我不知道其他考生會怎樣?是胸有成竹地默背著法條?還是緊張兮兮地更加緊抱著書猛嗑?或者瀟灑地跟所有他見到的人引用法條代替打招呼?還是興奮過度只好每讀一科就打一次手槍然後隔天精盡科亡……這一點好像太誇張了,不過可知以上都與我無關。我首先放空自己然後說這是跟新環境進行一種無言的契合,然後把我平常會做的事複製到房間裡的每一個我能使用的地方:電視、電腦。因此我把書攤在桌上,嘴裡大概咕噥著題目之類,但眼裡可能是恰恰沒打出安打而扼腕的樣子……其實扼腕的都是球迷。我老早跟幾個網友說我星期一才會出現,結果還是在能上網的時候留下我迷離的足跡,接著仍照舊反覆翻閱著網路新聞……生活依舊沒變,在這個考試前夕。這大概也是長大的一種現象吧?尤其我這種不認為某些事特別重要的人而言,恐怕都會如此……當然這只是合理猜測。

  蠻慶幸我老早就開始早睡早起的習慣,這讓我在考試第一天早上六點就比鬧鐘還早醒來。考試要九點開始,所以我還有不少時間可以悠哉悠哉(?)。
  在朋友房間等待時,突來的狀況讓我小嚇一跳,就是那電視突然「啪」一聲地開了!我愣了幾秒才想到這是定時裝置,我朋友這個大鬧鐘還真不錯,可說是效果良好!可惜我比它還早起,哈!
  又拖又磨的我終於出現在考場,停車之前就看到許多補習班的先遣隊在考場的校門口那邊虎視眈眈,他們會一邊說:「考試加油」一邊把補習班招生的文宣遞給你……唉……沒錢的話再怎樣都無法參考看看的。
  步入考試的範圍,我一點緊張感都沒有,左晃晃、右看看,跟昨天先來探看座位時最大的不同就是散落著人群,這邊一陣,那邊一聚,幾乎都是陪考的加油團,不過陣容與聲勢是比不上我以前指考時的樣子,且人人看似慵懶啊!還是說我是處於慵懶狀態?
  這高中的感覺還挺開闊的,到考試位置的教室前這一段路還蠻明朗,除了那廁所時不時傳來的陣陣濃郁之外。
  已經先坐在教室裡的人表情就跟電車上的人差不多,我來到自己的位子。桌椅有點爛,我非常好運的坐到一個不僅會搖晃而且右下角還被鑽了個大洞的座位上……幸好我在把雙手擺上去發呆時有先檢查一下,不然可能就要用我的皮膚幫它洗個大臉。這一大塊面積,兩張面紙還不夠清。
  百無聊賴(?)地等到考試總算要開始,監考官唸經似地將考場規則誦過一遍,她大概也覺得沒幾個人會真的去聽吧!接下來的程序還蠻有樣子的,以公平公正為前導的話大概就像這款的吧?
  考卷下來,開始動筆,動筆前我精神一振!因為第一題我就不大會了,哈哈……不過後來知道我選擇的答案沒問題。
  第一科國文沒什麼特別,最特別的大概是我覺得難度比想像中簡單,至少那文言文就沒什麼感覺;作文題目也正好是我喜歡發揮的,於是我就把目前的社會出現的政績旁敲側擊一番,其實我最想說的是:「你們這些當官的大便,不要在馬桶之外的地方丟人現眼。」當然以上是偏激一點的主觀意識,不過真的要為民前鋒的人是該拿出絕對該有的表現。
  人民當下的問題沒發現,還談什麼未來展望?
  我激動的筆寫到我屁股都歪了,因為右手必須極快速的輸出,畢竟時間有限,不然的話我可能能寫滿完整的考卷,然後舉手說再來一份。
  結果,我還是在兩小時之前將考卷交出去,而這也開啟了我第一次考試保持著每一節都提早交卷的慣例。
  不是感覺簡單寫太快就是……寫不出來……
  與其撐在那邊拉不出來不如直接到外面放幾個響屁!
  在這兩天的考試過程裡我發揮了之前在大學不曾有過的掰功,因為它要死不死考到我剛好唸不多的地方,我分析過去考題的能力顯然不足啊!不過寫起來比大學好多了,至少不像我大二寫民法時在考卷上洋洋灑灑寫下對老師的意見,把她批評成「為人屍表」。這大概是因為國文的作文已將我滿腔怒血都給噴光了吧!
  考試時我瀟灑而來又瀟灑而去,不知道閱卷官會不會也瀟灑改過、瀟灑分數……
  以上就是我到高雄特考的重點……雖然我本人完全不覺得是重點。
  在第一天的中餐讓我頗「驚飽」。怎說呢?因為我到一間以前碰巧去過的麵館吃麵,想說省一點,點了乾麵,但要吃飽,所以是大碗的,接著就看到服務的阿姨端著一碗整個好像要山崩的麵到我眼前,我有點傻眼地才翻一下麵,上面的榨菜就摔死好幾根在碗外,最後結帳時竟然才三十五元!說真的,我都快把麵條從鼻孔噴出來了。不過便宜歸便宜,味道就……該說大眾化麼?還是怎樣……
  這兩天的用餐還蠻普通的,不過真的大碗就是大碗,考試第二天中午我也吃麵,到另一間,我等著上麵一段時間,結果他給我端來一盆……下次看來還是小碗就好……
  在第二天的考前,我依然不改自志,從「恐怖的人狼城」中終於抵達銀狼城,經歷了風光明媚後,書裡開始有角色倒楣了,而在出現殺人事件的同時,我考試的分數可能也正在被殺……
  那……本來有想過多讀些書,結果亂轉電視的時候看見劉謙在日本的街頭魔術!這下不得了,我只好隨電視而去!他老兄實在太厲害了!搞出一堆想都想不到的神招,我在電視前整個看呆了眼,完全不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日本電視台還說他是亞洲最強魔術師!不曉得日本本土的魔術師會怎麼想?如果來個大PK應該很有看頭!
  呼啊!
  這個其實不怎緊繃的考試結束後我還是舒了口氣。回到房間後快速地整理行裝準備歸途,我完全以如何順利且快速地在車上取出小說為目標整理行李。完美(?)地解決我這兩天的痕跡後,冒著小雨把機車寄在小港站外的停車場,我踏上歸途,同時正式(?)進入「恐怖的人狼城」。在反向一趟電車之行下車後,小說已經讀了超過一半……這原本是我預定考完才要讀的說──哈哈。
  這次特考後沒什麼特別的感想,事實上雖然我考卷寫得並不順利,但其實他出的題目並不難,大概也能推敲明年可能會出的東西……所以我應該要開始準備明年的考試了(囧)。總之,就等分數吧,接著就得找一份度日的工作,如我這樣無奈的背景,就是盡量把能做的做了吧!
  回到平時的生活,真是完全不像人的在活啊!不知道其他人的感想如何?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