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思維現形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r 02 Fri 2012 21:31
  • 朋友

這篇文章是朋友託我寫的,簡單的題目卻拖了頗久;近來心情紛亂數許。不過文章算是有表達出我所想的。

朋,月部。月的圓缺造就了時間與日子的概念,兩個月在一起就是兩段時間的交錯。

友,又部,會意字,指說朝同一方向伸展的手,延伸是協助──兩隻手的協助,而且,是「又」喔!持續的協助、幫助,我想是這個字的意思。

那麼,朋友兩字合一就是代表兩個不同的「時間」的相遇並且持續在同一個方向協助、扶持。人就在各自的「時間」之中,用時間取代人來解釋朋友的關係我想是更精確的──強調了彼此間的交流與互動,這才是真正的價值。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幾天沒寫個文現在會感覺有些「久」,呵,寫寫東西(雖然大部分都是閱讀心得……)竟能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呢(連閱讀也是,對照過往感覺有些諷刺,哈)。
  本該是寫讀完厚重的高村薰<馬克斯之山>的心得,然而在這期間某些狀況的重回讓我有了不同以往的感受。什麼狀況呢?就是我又翻出電腦裡的RPG遊戲到裡頭晃晃,在我現在這段仍飄搖不定的社會時間階段上,這動作帶來的感覺刺激了我的想法。
  再度接觸的遊戲是<異塵餘生3>,這是款我電腦的顯卡還有辦法施展的遊戲,而這也是我接觸過的角色扮演遊戲中最細緻的作品!遊戲的故事內容頗有警世意味,若人類真的如遊戲中所示搞出個核子大戰的話恐怕就真的會出現裡頭的場景;這是款相當值得一玩的大作,其它細節就讓有興趣的去參考看看吧!
  會想再玩個遊戲主要是想做個調劑,現在仍處於唸書準備考試階段的我難免會感覺苦悶,而許多目標清楚卻不是那麼實在,人吶,有時候會突然看不見早已在心中的自我定位,所以我回到遊戲中感受「目標」的存在。
  「目標」的存在這念頭在我腦中反覆,推想過去這十來年我所感受到的遊戲世界的演進,對照當前的教育與社會現象,察覺到總是被幾語帶過的盲點,也就是被說是「被遊戲腐蝕」的青少年們。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現在的時間點寫關於這一則現在被轟得滿頭包的預言確實就是馬後砲,不過倒是個說說我看法的好時機。
  這王老師是何許人也?其實到現在我還不大清楚,頂多知道他會算命或者相類似這方面的東西。對於今年(2011)五月十一號會在台灣發生「十四」級大地震以及一百七十公尺的海嘯這樣的狂語是怎來的?就聽說的好像是他老兄算出來的,且,他也不是開玩笑,或者是他信口開河之後信心被拱了起來,在時間臨近時在埔里的大空地上變出了一堆貨櫃屋以及避難的食糧。古有諾亞方舟,今有王老師貨櫃屋。不管他是用占卜之類的方法或者被託夢夢到,相對於科學觀察經驗來看幾乎可以說是大錯的。
  噢!別急著把我套上信科學不信神秘力量的人之類云云,我要說的是,易經啦占卜算命這些跟科學其實是相類的知識哩!
  說說我的想法前還是要先抱歉,這些全是以我的觀察、概念與邏輯作的思考,對於算命學、自然科學這幾個方面我並沒有任何研究。
  我想,科學是去觀察、研究、實驗某些狀況,經過經驗與數據的對照得出的資料,以這資料來推定、預測,其可信度何在?全是在經驗之上,根據實驗與長久以來的觀察認為接下來應該會如何,然而,一但某些原先不在觀察之列裡的東西出現就有可能造成科學的失準,比方說無敵鐵金剛突然從中央山脈噴射出來。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的新聞次於霸凌事件層出的社會事件就是惡車主的惡意阻擋,幾次下來的「阻擋犯規」僅引起些許關注及臭罵,但這回,有人出局了──從這世界上。
  救護車的聲音是警告,警告著苦難疾馳的路上的所有障礙讓開一條救贖的道路;它更是不間斷的召喚,召喚必須愈縮愈短的時間。這回,他的警告被盲目地無視,因此喚來的時間被活生生地拉長,送給了得不到希望的苦難。
  怎麼你不讓開?是這社會的路上救護車跑得太過頻仍讓你感到該輛白色紅紋路的車子開鈴是為了霸道整條路麼?怎麼不讓開後還刻意阻擋?是你打算用你目前能做的手段對你認為的「厭煩」懲罰麼?怎麼多此一舉搖下車窗比出射殺「法」的手指?是你認為這一小段時間你贏了,所以作出勝利的宣示?或許你車上還放著壯膽用的搖滾歌曲,你用過多的生命力去鄙視後頭的殘光,一分鐘,幾乎等於吹熄了那原本可能是歲月惡作劇的蠟燭──車上的患者為高齡者中風。不管生命長短為何,一般情況下價值都相同,你(或你們)惡意的殺價,帶來的只有自身的貶值──即便你毫無悔意。
  那一分鐘的中斷不僅僅只是通往醫院的路途,更要命的是急救硬被扯開,唯一的機會被幾近衝撞給阻塞。那車上的人看來是把救護車當成他們小時候的玩具了──用手控制了一切。
  被害者的家屬藉著宗教把生死定給上天,不再追究,然,如果車子所躺的是他們的孩子呢?燭體的長度強調著蠟淚的厚度。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陣子看完了電視劇<神話>讓我思考起「穿越時空」這個概念──或者說「穿越時間」。若以看過關於以這點子作為基礎的作品來說的話我顯然不足以拿那些出來佐證,但我想「穿越」大概有兩種狀況:回到過去做某些事造成與現代時間的循環,以及更動了過去的某件事實使得現代產生變化的被稱為「蝴蝶效應」的現象。
  我不清楚現代的研究上對穿越時空的可能性發展多少,但在穿越時空上存在著幾個疑問,也就是若真能回到過去,那麼有任何痕跡與記載足以證明麼?看起來並沒有,或者說有一些跡象,畢竟歷史的記錄不可能精確地呈現出當時的狀況,然而完全沒有具體且明顯的證據顯示,因此,若不是這項「科技」的發展無法普及就是有機會回到過去的人並沒有做出宣示的記號;另外,以能夠穿越的角度來看,在這個時間點的當下應該也存在著時間軸在未來的人才是。
  我曾想過幾個可能的限制性,像是回到過去的狀況下無法對過去進行碰觸,這可能是某技術面上的原因,且因為這原因兩時空的人可能無法相互看見,所以就無法留下任何證據記號;外星人的痕跡或許也能考慮,搞不好他們是未來的人類,那之所以會出現什麼有人被擄走進行生體檢查就是未來的人在對過去的人研究構造的發展,那如果是這樣的話不是他們的時間在相當遠的未來就是所有人都帶著只露出兩只眼睛的面罩,再不然就根本是人類於地球上滅亡之後興起的新興智慧物種,他們剛好會這技術。以上是幾個可以考慮的因子,或許還有更多的解釋方法,但能肯定的是直到現在都沒有定論,穿越時空似乎只是故事的題材與一種妄想式的希望。
  不多探討實際上的情況,若以邏輯與順序來看,回到過去的狀況發生後自己的所作所為是無法改變被早以認定的事實,又或者說,因為自己某些舉動而讓歷史的刻畫呈現出它之後現身在世人眼前的面貌,<神話>的故事裡就有這特性,如果不是主角清楚所讀過的歷史推演也不會導致事情的發生。無法變動與自己就是變動的關鍵這兩者成了必然,如果其中有什麼違誤的話最多的可能是歷史的記載有誤;這關鍵的重點在於:自己本身經歷過的一切都是事實,這樣的事實如果因為穿越之後改動某些事而有了改變豈不是得無視自己過去的存在麼?
  由上一段所論的就能發現一項結論,亦即,這世界沒有變數,只有未知。怎麼說呢?因為穿越過去所遭遇的任何事物每一件正慢慢成為既定的事實,而站在現代的立場上是早已存在的事,自己從現代而來那無誤的記錄肯定就是那樣,都是定數,如此,這一個要點何止能用在穿越之後的過去到現代的這段時間?光是當下就是啊!自己到未來的自己這段時間裡根本沒有變數,有的只是未知,這樣的想法不曉得是否會有人無法面對;這樣的想法倒可以解釋許多狀況,例如算命的推命以及預言,尤其後者,若「穿越時空」是成立的話,那麼完全成立的預言也將存在。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工作開始的這一段期間讓我感受到時間的壓縮,這肇因於先前有相當長的一段空白。反作用力偶小偶大,感到身心俱疲還加著班的時候總會想到許多過去的回憶。我想許多老調會說:你終於體會父母工作養活孩子的辛苦吧?或許可以這樣說啦,但不免有些穿鑿附會,我只是感覺距離已經愈來愈遙遠的幸福童年時代是那樣快樂,真要說體會到的,那就是愈長大,媽媽就愈想用委婉的語氣問要不要一起出去?
  過了父母的保護期,孩子們總想要展現自己生命的能量去實現自己的理想、夢想,在這段時間就愈來愈不喜歡跟父母外出,甚至只要跟著爸媽出去就怕被別人嘲笑;會認為該表現出獨立,不然就是跟朋友、男女朋友出去才「對」。如果對錯的定位觀念出現在這時候,那就是自己在無意間貽笑大方了。
  不管年紀多大,在父母眼中的子女都是生命中的至寶(絕大部分來說),在小時候他們會帶領你們去看看這世界、走走不同的路、吹吹四面八方來的風……等等,甚至還會吵著要他們帶你們到哪裡哪裡,弄得好不煩躁。或許父母在那時拒絕吵鬧孩子的要求並沒有發現在以後竟會成為自己想要的苛求。
  長大後的孩子除了自覺該獨立之外也會因為其他人的相對拉扯的情況下必須獨立,親子關係的疏離而去加緊人際間的關係是必然,只是父母一些仍改不掉的關心會被冷漠、強硬的排斥而受到傷害,有時候覺得許久沒有跟你一起散步、出遊、逛街所以想約約看,結果碰得一鼻子灰,只能笑笑「孩子已經長大」了來安慰自己。他們對於親子的關係漸漸成了渴望。
  你能感受到他們一些話語中的落寞麼?在過去曾經除了吵之外還是吵的你現在冷到不能再更冷,甚至將父母當成提款機或出氣筒看待,在成為如此「自以為長大」的狀態下難道全忘了過去童年他們為你付出的點滴麼?怎麼不靜心下來想想,這樣的一點體會是無需什麼當你做父母時才在那邊人云亦云、老調重彈、悔不當初、原來如此之類的廢話。感受將你培養起來的主人的用心,他們的愛在你長大之後就是希望能再結幾顆親子陪伴的果實,這樣彼此也能多了解、多認識不是麼?這樣還比你站在講台、舞台上說什麼我要感謝我的父母之類的來得窩心呢!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出這題目的人職業叫做老師,但完全沒有老師的智商。
  「最」感謝的人,限制居然有父母、老師、義工……好像只剩下朋友跟兄弟姊妹的選項了。
  居然不能是「老師」。我最感謝的人就是「出這道題目的老師」,他讓我明白國中教育界有這麼一個天才……還是說一群天才?鐵定是文不對提的答案,那道限制有什麼意義?題目應該要改一改吧,不然全體應該都要零分。
  這作文擺明要讓學生寫一篇違心之論……好吧,或許其中某部分確實有這些人之外的他「最感謝的人」,但有多少?題目的備註在旁邊,然而寫作文開始學生題目會寫入考卷裡,很好,幾乎所有人都要說謊了,因為或許有不少人最感謝的人是隔壁家的小黃──是一隻狗,很可愛,天天看到天天開心,最感謝他了。怎麼?不行?擬人法是不會麼?既然題目都有問題了,那這樣的內容應該也沒關係了吧?唉──舉個例發發牢騷,不要太認真,這種題目也不用認真寫,那備註就有夠不認真了。
  請問國中……我不知道幾年級,反正年齡落點約在13~16歲吧。在這樣十來年的歲月裡,見過的世界夠寬、夠多麼?絕大部分的人「見過」甚至「讀過」的世界、人夠多麼?考試、考試、再考試,幾乎可以說是為了分數而無所不用其極的台灣爛教育能讓孩子的視野多少?走多少路?碰到多少人?除了備註之外的人還有誰?這當然會出現有人說:我沒有最感謝的人……之類云云。噢!或許有人感謝的是某一個網友咧!這跟我剛剛舉的小黃的例子差不多不是麼?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標題的這句話我想許多孩子聽著父母的碎唸時會聽到,同時在成為父母之後也會有相同的感觸,進而將這句話奉送給自己的孩子。
  這句話原則上我同意,但我有著質疑。
  同意在於:父母對子女的付出確實相當辛勞,為了孩子的一切甚至可以付出全部;質疑在於:這句話常用在溝通不良的推拖上,另外就是以老賣老的賣弄以及不對等身分的強壓與嘲弄。
  在對孩子的教育過程中,將這句話作為提點是需要的,畢竟這是生命延續面上的一環,同時也能讓孩子多去了解父母或說是成人這溫馨世界的一角,不過這段話的前段「當你成為父母的時候」就不那麼必要,畢竟孩子離父母還遠得很,要感受跟體會人生會在他長大的過程中領悟,而這句話有時候還會讓聽者產生下意識的反抗:「反正我現在不是父母」、「到時候再說」。
  這句話之所以具有這樣的重要性並不在於字句構成的意思的本身,而是父母與子女提起這句話時的「溝通」上,也就是當這句話出現時,兩者之間的關係:幼兒、小孩、青少年、成人……不同階段的連繫才是最重要的,且還要了解社會上對人際關係的構成變化,否則愈長大、愈老就愈會把自己鎖進自己設計的囹圄之中。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世界末日何時會來?
  這真是一個好問題,可能在一個人想:「我的死期什麼時候會來。」不知道幾次之後就會想到,當想到的時候會不會就順勢抬頭看看天空,幻想著有某某東西正從未知的領域墜落中……
  那到底……世界末日何時來呢?
  預言說了一堆,就我目前所知,通通沒中,這也證實了預言只是一種心理與社會分析專家的產物,只看會不會有機會對號入座、穿鑿附會而已。近期挺聳動的電影:2012。這說了世界末日會降臨在這一年。我不置可否,就目前人類的「傑作」來說,大家認定的「末日」很可能就是那一年的反撲。什麼反撲?當然是大家說的「自然」的反撲。
  這回仍一樣,對於其他什麼經典說過什麼話暗示過什麼可能在某某年這世界陣亡的東西全不清楚,我當然也不會認為我寫完這篇後就會明白哪個確定時間就是世界末日,也就是說,這仍是我的想法,若希望我舉出經典營造神祕的讀者可以直接關掉網頁了。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01 Wed 2010 13:18
  • 神論

  「神」,是什麼?我想這個問題有人不斷地尋找、有人已有篤定的答案、也有人懷著自幼受教所認定的事物。神,就算平常不時時掛在嘴邊提起,至少會在陷入困境或大難臨頭之時對其呼喊,尤其是「人」可能已經無法插手解救之時,這可說是屢試不爽。
  那麼……這號人物?或是事物?現象?或者你會說以上的說法已經達成褻瀆的要件,所以至少是稱作「神物」的到底是什麼?或是誰?答案其實充斥在生活的周遭,不時就能聽聞一些關於「神」的事。不管是傳教士來告訴你認不認識「耶穌」,或者在街路上浩浩蕩蕩如行軍般被抬著走的「媽祖」,一直到天上有個上帝、地下有土地公、樹有樹神、山有山神、海有海神、河有……也不說那麼遠,光是在家裡就可能有灶神、碗神、筷子神,連那些已經百年之後的祖先也都差不多成神了,所以或許可以說在「人」的背後的世界,充滿著「神」。很巧,這兩字在中文還是押韻。
  談到神,述說者都會說祂很「神」。說祂的愛如何如何,說祂的神蹟如何如何,說祂的造世如何如何……神似乎一切如此完美,若以人的角度來看,好人之於壞人就好像神之於好人一樣,不過當你與談論神者論及其他的「神」時,會怎樣?
  不提幾個複數神崇拜的宗教,只要想比較單一的那幾個就很清楚,其他的「神」是邪惡的,只有他們的「神」是唯一的。
  仔細想想,這句話是不是有些矛盾?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令國際間聽了無不恐懼、擔憂、搖頭、抨擊的不外乎是菲律賓的巴士挾持慘案。
  事件發生的細節我不清楚,就我所知,是一名因為被指稱貪污而被革職的前警官挾住了一輛載著香港旅行團的遊覽巴士,欲向宣判他有罪的社會做出具體的抗議,這項抗議太過激動,也導致了這伏筆之後的慘案。
  挾持事件成了屠殺事件。
  為何事情的發展會演變至此?我提出這問題是因為,該名前警官並不是抱持著殺人洩憤的心態而綁架了該巴士(如果是的話,開場之時就可以準備開槍作秀了),他是希望藉由這種無法回頭的激進行為來對他認為麻木不仁的政府提出反駁與控訴。不可否認的是他這樣的作為在社會上是天大的錯誤,然而他卻採取如此的手段,將人命捏在自己手裡成為籌碼,賭這一場必敗的賭局,甚至可能根本就把拋出籌碼的舉動放在最後,為什麼?
  可以探討他的個性,確實,這是影響他這樣行動相當關鍵的因素,另外不能忽略的是──他的做法,就跟政府相同;那輛巴士裡是不是像是縮小的政府呢?一旦有什麼不利的風吹草動,就開槍,就殺人……那些死者就某些意義上,或許跟初被裁判革職的那殺手前警官是一樣的。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在網路上接觸到一些關於宗教對於「神」的這個概念,就所說的來看,任何事物的起源都嫁接在「神」之上。
  對於「神」這種形像……或者要說是概念甚至實體,我一直思考著,何謂「神」我也有自己的一套理論,這就留待之後的篇章探討。在幾個探討後的思考,我發現數字在真理上有個巧妙的表現,這個相當有意思的譬喻,就稱之為「正負數之理」吧。
  在探討「正負數之理」初就有個直接的問題:所有一切的數字中,哪一個數字代表真理?
  回答這問題之前,只要明白「真理」的基本概念大概就知道解答了。就通說來看,「真理」就是唯一,也就是說,數字裡存在的「唯一」正是代表真理的存在!那這樣的話,哪一個數字能代表真理呢?
  1?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讀了金田一出的最新單行本,裡面提到了之前我讀過的小說所探討的問題:「少年法」。
  我沒有特別去探究日本關於少年犯案的法律及台灣對未成年犯的法規,因此在法律的角度上我一無所知,不過顯然地,這些少年法的確立是基於「給人知錯能改」以及「年少不經事」的角度,另外因為年少,對人生的歲月而言,他們也才剛開始,不該剝奪他們「生」或「生活」的權利,法律給他們一個稱為「懺悔」的緩衝,並期許在經過管束後能讓他們確知懲罰的痛苦並且改過、重新出發──在離開管束或成年之後。
  受到管束宣告的少年犯若表現良好、讓人感覺真切悔過的話,就如同一般刑案的受監者相同,得以類似「假釋」地出監(我不清楚相關規定)。
  以上是「人道」的規定,我也相信相當部分的犯罪者也會因此有所警惕,也會在懲罰之後悔過。
  「相當」部分。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