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令國際間聽了無不恐懼、擔憂、搖頭、抨擊的不外乎是菲律賓的巴士挾持慘案。
  事件發生的細節我不清楚,就我所知,是一名因為被指稱貪污而被革職的前警官挾住了一輛載著香港旅行團的遊覽巴士,欲向宣判他有罪的社會做出具體的抗議,這項抗議太過激動,也導致了這伏筆之後的慘案。
  挾持事件成了屠殺事件。
  為何事情的發展會演變至此?我提出這問題是因為,該名前警官並不是抱持著殺人洩憤的心態而綁架了該巴士(如果是的話,開場之時就可以準備開槍作秀了),他是希望藉由這種無法回頭的激進行為來對他認為麻木不仁的政府提出反駁與控訴。不可否認的是他這樣的作為在社會上是天大的錯誤,然而他卻採取如此的手段,將人命捏在自己手裡成為籌碼,賭這一場必敗的賭局,甚至可能根本就把拋出籌碼的舉動放在最後,為什麼?
  可以探討他的個性,確實,這是影響他這樣行動相當關鍵的因素,另外不能忽略的是──他的做法,就跟政府相同;那輛巴士裡是不是像是縮小的政府呢?一旦有什麼不利的風吹草動,就開槍,就殺人……那些死者就某些意義上,或許跟初被裁判革職的那殺手前警官是一樣的。
  新聞上提到,在巴士裡的人質都認為一開始兇手並不打算殺人,甚至在之後讓有些許個人因素的人質先下了車,這些都是好現象,畢竟也確實了他只是想用暴力的手段開啟與社會溝通的大門,然而,他最後還是扣下板機。他仍然show hand了。
  是誰扣下板機的?當然是兇手本人;是誰命令他扣下板機的?是社會。
  當然會這麼問了:沒人命令他。怎可能有人命令他?所以是社會命令的,因為在案件發生時不當的採取其他手段的社會激怒了兇手,若完全針對他而來,那他就可以溝通,然而卻是用間接的手段,也就是對付了他的家人,如此一來,人性的兇惡才會呈現命令的狀態出現在他腦中,以制他失控,最終導致星火燎原。
  到底,警察在幹什麼?政府在幹什麼?媒體又在幹什麼?
  據說巴士裡也能取得消息,讓他扣下板機的關鍵就是在他聽聞自己家人被捕的消息。
  包圍在現場的那些人,確實有在設法挽救險境麼?還是只照著不知現況的後台的程序?為什麼沒人能跟那名挾持者談判,好好聽他的訴求如何?畢竟他最初是不打算殺人的。媒體呢?難道會認為這真是他媽的好故事,如果深入報導肯定會提高收視率,尤其是分析那些社會大眾都想知道的關於兇手的消息,最好是他家一大票人的資料都跟著解析,更好的就是能證明在巴士裡準備殺人的兇手他有著恐怖的血統之類云云?每一個關鍵的解決環節都有確實瞄準在阻止悲劇發生麼?對你們而言這只是任務?或只是商業行為?甚或是欲弭平的某項陰謀?最關鍵的溝通做好沒有?該針對的問題與不該隨便溢散的消息控管好沒有?
  事發後對外宣稱的道歉全都沒用!沒人把這樣的恐怖事件當個問題來面對、處理,而是當成一則新聞與故事,更只是一項攻堅的任務而已!
  人與人的溝通到哪去了?在這場血腥事件中最重要的是語言,不是那些攻堅用的鬼東西,也不是想抓血腥鏡頭的攝影機!只有語言能穿透那暴力的空間,然而最後抵達的語言竟然是讓兇手的獸性破繭而出!
  「能力、策略、程序的運用上有問題。」、「我們以後會改進。」這兩句是什麼鳥蛋?是基本的說話能力有問題,話不是在慘事之後才在那邊宣告以自保用的;改進?最好從這次開始把這個詞用正字號記錄,看到下次出事的時候,集滿了幾條!
  我認為不良的溝通與錯誤的針對行為引起了這起事件的後半部悲劇,明明身為人卻做不出人能做到的,嘴只會嘴砲,手只會收錢。類似這種狀況的變形體在台灣也是有其佳作,不得不多去探討!
  扣下板機的是誰?是兇手,但拔下保險栓的,是社會。
  
  新聞也提到在香港的菲傭有許多都被雇主給譴責、開除,這是完全非必要的,不過也是可以想見的,因為人就是如此,人就是這樣無故以不同身分與狀況去牽扯明明無關之人,並使其成為自己的出氣筒;這社會就是由這樣的人所建立,因此不發生慘劇才會成為奇蹟!請就事論事,就人論人。當做出毫無意義的譴責兇手的舉動時,你就已經成為不同形態的兇手了。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