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沒寫個文現在會感覺有些「久」,呵,寫寫東西(雖然大部分都是閱讀心得……)竟能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呢(連閱讀也是,對照過往感覺有些諷刺,哈)。
  本該是寫讀完厚重的高村薰<馬克斯之山>的心得,然而在這期間某些狀況的重回讓我有了不同以往的感受。什麼狀況呢?就是我又翻出電腦裡的RPG遊戲到裡頭晃晃,在我現在這段仍飄搖不定的社會時間階段上,這動作帶來的感覺刺激了我的想法。
  再度接觸的遊戲是<異塵餘生3>,這是款我電腦的顯卡還有辦法施展的遊戲,而這也是我接觸過的角色扮演遊戲中最細緻的作品!遊戲的故事內容頗有警世意味,若人類真的如遊戲中所示搞出個核子大戰的話恐怕就真的會出現裡頭的場景;這是款相當值得一玩的大作,其它細節就讓有興趣的去參考看看吧!
  會想再玩個遊戲主要是想做個調劑,現在仍處於唸書準備考試階段的我難免會感覺苦悶,而許多目標清楚卻不是那麼實在,人吶,有時候會突然看不見早已在心中的自我定位,所以我回到遊戲中感受「目標」的存在。
  「目標」的存在這念頭在我腦中反覆,推想過去這十來年我所感受到的遊戲世界的演進,對照當前的教育與社會現象,察覺到總是被幾語帶過的盲點,也就是被說是「被遊戲腐蝕」的青少年們。
  似乎許多「自認站在教育前輩」角度的人們不懂也不喜歡看著後代或自己孩子「沉迷」於遊戲之中,一直想要讓這些「宅世代」回到「正軌」,採取的手段有強制也有最後就放任讓其感受,以為「社會」會讓那些孩子們開始思索「正途」,但結果很諷刺的是遊戲世代只有與日俱增。他們在遊戲中或是網路中找尋認同,更是找尋「目標」,這些「目標」都淺顯易懂,對照起現代社會架構出的價值地位,後者簡直就是睜眼說瞎話的生存競賽。
  人總要有目標才能把握活下去的時間,最根本的目標就是傳承,這無怪乎以「性」為出發點的行為或犯罪層出不窮,這沒對錯,是本來就會如此;撇開這點,架構社會也是人的目標之一,然而早已在這「幾乎被『捏造』出來」的社會中是否還有能激勵人的目標存在呢?人的喜好與生存的想法會互相拉扯,結果兩者愈演變卻愈往「被認為不實際」的畫面中存在,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現實在理念上被這些後代認為「不比虛擬世界實際」。
  這並不能準確地被說是「逃避」,而是想要完成某些事的場所與狀況在這些人們「過去被教育」的承受範圍之外,當某些力量巨大到令人感到無能為力時,誰會去朝這方向找出自己生存的目標呢?更令人絕望的是言論很少有自由可言,因為前方所謂「成功者」往往都自詡自己立了適存的根基,自以為後來人踩著能更穩健地往前邁進,然而事實是半逼迫著後進非跟進不可,即使有其他想法也會被「經歷過的歲月」給強壓下去,除非未來的可能性需要「不確定性」來刺激,否則在機會中衍生的「目標」是幾乎不存在的,更可以說這部分的存在還會被精於表面交涉技能的人們給掠奪。
  以上的說法都不脫人的矛盾特性。這僅是我觀察與思考後的概念,是希望在歇斯底里地質問他人「為什麼」時能緩一步思考一下,糟糕的溝通與強硬的立場將不會有雙贏的局面,而一味地排除對「目標」的看法則會導致令人啼笑皆非的毀滅,為何啼笑?因為總是會在事發後聽人大喊「怎麼會這樣?」
  每個人各有不同的目標,但別太喜歡去設定別人的目標,先聽聽對方怎麼說,不是更有意思麼?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