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斯之山.jpg  不知怎地,那時看到本作<馬克斯之山>的預購時就訂了下去,而我對高村薰的名字卻是從未聽聞過。在作者介紹中將宮部美幸與桐野夏生這兩位知名日本女作家中列入高村成為三人,可想其作品在日本或許有不小的震撼力,至少<馬克斯之山>所列出的獎項是難以令人放下一探究竟的打算(年度十大第一、直木賞)。
  從側面的評論來看,厚重、詳實、女性卻又冷硬的筆觸是共通點,其實就這些評價所顯示的來說藏著寫下如此心得人閱畢後的壓抑,畢竟簡短的評論少了驚嘆號就可能是多一分「耐人尋味」,就這點來說可以先參考書末曲辰所寫的文跋。
  我很少從後頭開始我的心得,然而曲辰的文章先是解決了我讀完後的疑惑而後更點出日本的推理評論家對高村薰作品的看法以及她本人對作品的堅持,在這部分中可見優評是掙扎的,因為去思考內容難免會覺得「動機」的失落;不管是凶手或是幕後,總覺得少了份說服感,一切如何就看讀者如何去想像與感受那「山」的存在。
  是的,在我讀後並整理思考後發覺不曉得作者是有意還無意,在<馬克斯之山>中點出了許多值得思考的問題,尤其是凶手心境與警察組織制度的矛盾。
  故事的開頭是很典型的簡單案件卻存著不詳狀況,老實說高村筆下的日本警察比起其他作者所描述的還要有責任感,故事中事件的細節我怎麼看都像是「偵探」才會去思考的問題,但卻是一名無法做太多主張的警察心中的疑惑,而這一點有意思的是在後頭的故事成了一個縫,也就是會有追責的效果,嗯……不知怎地,這是我讀警察小說以來最有正義感受的一部。
  走過必留下痕跡,雖然痕跡不見得會重見天日,但偏生在心中留根之物很難不在未來槁木復燃,無法掌握的錯誤開起了一連串似「非」而是的事件,而這通常會跟「公家上級」有關,警察就成了嗅得到味卻挖不到骨的狗兒。
  主人翁合田雄一郎是一系列的主角,然而在本作中卻不直接覺得他是主角,這頗有意思,相對於橫山秀夫於<震度0>中的「散組織」,<馬克斯之山>中的警察卻是一個有機體,合田只是一個行動的象徵,而其他人則是整個警察主角的部分。很特別,團體能展現的力量總讓人期待,所以漫畫<幽遊白書>的組隊梗子到後頭大家都愛用。
  強行搜查部第七組才是本作的主角,裡面的警察角色可以說是我首次體驗。不死板,個人有個人的風格,他們的遵命或打鬧會讓你覺得「這就是團隊」,另外在這部分或可說是女性作家的喜好(雖然橫山也有這樣安排,但都只用了一下),就是「小名」。故事中的警察都有個實在很不警察的小名,這讓整個組織顯得鮮活,你會想見每個人發揮個什麼能力之類的,而其中合田、吾妻跟森真是描繪的好具體啊!
  警察辦案就是要踏破鐵鞋,我曾讀過一些警察走遍天下的作品如:<砂之器>、<半自白>……等等卻沒有<馬克斯之山>中如此深刻的「踏破」,我實在很懷疑這些警察的身體構造是什麼,完全是用鞋子來找出真相的!
  這部作品中蒙著一層組織的黑霧,人說起來真的是很難磊落,我想當權者鮮少人相信坦然就能彌蓋過去之錯。故事中各個上流人士已在自己生命裡盡了悔恨的彌補,然而那早就過期的舊帳出現一樣是手足無措,進而訴諸暴力。
  兇手的動機是本作中有點難以揣摩的,但其實他所立的基礎還比那些欲蓋彌彰的人們堅實。他的腦部因為小時候的事件而不健全,因此他必須盡可能在自己的世界中活著。他找到了活著的目標,他想全心的感謝,所以在錯誤中得知手段;他想報恩,所以在原始本能中堅持,直到引來一切的失去。
  動機非常明確,因為人必然活在自己腦中的世界,而失去與他人正常聯繫之人更是如此。他有個契機就是執行,「考慮」是只有我們自認正常的人才會做的多餘──即使必要。
  而山呢?
  對警察來說,真相若在組織的山上,那麼恐怕很難攀上一得。高處不勝寒,更不勝一點小小的犯罪汙點。
  對兇手來說,山是生命的起點與終點,是一種難以言喻的依歸。他靠著本能活了下來,然而僅存的理智卻只想要自殘,拉扯間出現的希望也破滅之後,他就會回到他認為早該「長存」的故鄉,就是那座山。
  
  詳實又鮮活,我想這是我讀完本作的感想。我是花了不少時間,但這是因為我溜去玩遊戲所致,但這部作品的感覺始終不曾消散,我想這是高村薰文字特有的魅力吧!
  噢,另外思想上的影射也是一點,這我差點忘了,其實書名就算是透露的大半。我對這部分並沒有研究,只是對於一些社會運動我認為要先去理解人的行為與整體的概念,否則不是衝突就是空談,這是相當需要注意的部分,畢竟歷史的教訓實在太多了。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