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密室幾乎無可避免地會連想到推理小說,若再加上作家,則約翰.狄克森.卡爾將無可避免地被提及。
  經歷過幾些卡爾的作品,偵探呢有感覺暴躁卻又優雅,說話得理不饒人的亨利.梅爾維爾爵士以及神秘、歷史學博士基甸.菲爾,這兩者的共通點大概就是大嗓門以及重量級的身型,我想到目前為止可能只有雷克斯.史陶特筆下的沃爾夫能勝出吧。
  女巫角.jpg  這回閱讀的<女巫角>似乎是菲爾博士初登場的作品(沒有考究,曾這樣聽說過)。這位推理過程老讓旁人更搞不清楚狀況的博士專門處理「詭異」的密室事件,更是提出「密室講義」這種形同揭魔術秘密的文章,然而<女巫角>感覺上並不是密室事件。(當然,就狀況來看勉強可以說是「看似沒有他人出入」的狀況)
  小帥哥與小美女這一套貌似在那年代很受歡迎,這回就是這梗先來,接著開始談到關於座落於女巫角的查特罕監獄的傳說,碰巧女主角的哥哥到了要前往監獄「傳承試煉」的日子,為了管照那嚇個半死的繼承者,眾人就在當天夜裡瞪著監獄看,哪裡知道詛咒竟然再度發生,異常的死亡是恐懼的開端也是謎底的提示之一。
  本作以詭計來看,卡爾在字裡行間透露了不少線索,雖然我並沒有推出來,然而有點想像力的話應該能理解他想表達的;我認為在文字描述正是卡爾的強項,因為他將女巫角的驚悚感受透過角色們的行動傳達到了讀者身上,連著讀的人也被詛咒給纏上了。這一回凶手露的馬腳實在不是普通大,畢竟我都有夠納悶怎屍體朝上的部分反而摔得更慘?
  研究神秘者結果推斷的過程卻很理性,我想不少人可能對於此點發悶不解,然而正是此類人理解一切「神秘」的緣由(或至少知道發生之始),所以才能不被「神秘」擺布地看出是見的內涵,這也是為何在解答前不說白的緣故,旁人是很難即刻理解,甚至會更加混亂或者把真相給搞砸。
  凶手最後的自白實在有夠諷刺,我想卡爾透過他更是諷刺世上不少類似的人。這犯人頗自負,但他卻始終不去理解自己為何老是失敗,因果通通扔給他人,自以為懷才不遇,高談闊論一堆結果最後訴諸的仍是犯罪。這樣的人對「成功」貪婪卻不願思考,而使得他將確實有的才智運用到算計他人身上,自以為事事精準,卻全沒檢討到錯物的概率,只能將失敗歸給惡運──這偏偏是他自己創造的。
  人都是以自我為中心,別反駁,這無人例外,但差別在於是否具有對環境與自身的思考力,若把除了自我之外的都予以某些文字理由屏除,那麼就很難不牴觸到其他人的「自我世界」,進而被人群共通的抉擇給剔除。或許你的才能足以功澤世人,但不自覺無視的缺點卻會惡瀰人世,那麼後者才是會驅使人們「積極」行為的關鍵吶!
  
  卡爾感覺像遁到英國一樣,就他作品的風格來說也很難與美國在那時代融合。<女巫角>中英國的純樸風味感覺很有意思,尤其菲爾他老婆,實在是個有趣又可愛的老太太──雖然老是自己鬧出讓自己跌倒之類的小麻煩。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