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搞不好我真能列一表「苦笑書單」出來。
  雖然我在閱讀上沒有特別明確的計畫,不過心中對些許作品多少都有想法與觀察,曾幾何時也想過說要順著序讀起,但往往有許多突發狀況,接著路線就分岔了,許久後才重新完成邂逅。這回讀完的這本島田莊司的<御手洗潔的問候>是其一呢。御手洗潔的問候  
  記得09年台南文學館展出島田莊司展,那時的我才涉獵過<占星術殺人魔法>、<異邦騎士>,後來因為看了展館的斜屋模型(當下沒仔細看,特別等到讀完後才去第二次)就買了<斜屋犯罪>,在觀賞的過程中也看到<奇想、天慟>的小短片,這本也是我今年年初才剛讀完的作品;展館的起點處有扇門,上面寫著「吹田電飾」旁邊的介紹有著「數字鎖」之類的文字,大概簡單的瞭解下,這是收錄在<御手洗潔的問候>裡的故事,心裡就有這個檔案,但這份「問候」卻一直遲延到今日才完讀,且還是有特別資源的情況下「先」閱讀的。
  看了目錄,心裡升起問號一個,其中一篇<紫電改研究保存會>的作品好生眼熟,回想一下才想起之前讀過的一本數作家短篇選<天衣無縫>中就有這篇故事,不過篇名是<天衣無縫>,想不到也收錄在<問候>之中。
  說是「問候」,閱讀的過程中頗有感覺,嗯……當然多少有受到前面序的介紹的影響,所以呢,日本的福爾摩斯+華生的組合格外鮮明,至少,石岡在自己有出現的故事中對御手洗的描述與華生描述福爾摩斯的感覺宛如覆轍。反正御手洗是個有怪智慧的天才,同時聞到怪案子才會興奮──英國的福佬也是這款。
  第一篇作品<數字鎖>講的就是吹田電飾發生的命案。死者在公司中死去,不太可能從會發出噪音的鐵門進入的情況下只有栓了數字鎖的小後門有機會,但是根據御手洗潔的數學推斷,短時間似乎沒法突破這道鎖,而能鎖定的嫌犯又有明確的不在場證明,如此一來,誰有機會下手呢?
  這一篇算是本書我最喜歡的傑作,就「可能性」來推斷的話,其實並不複雜,但卻因為御手洗的「設計」下產生了詭計的「複合」,這是很有趣的一點(要提早發現這一點不是直覺好就是數學反應佳),那,御手洗為何要這樣做的理由就值得玩味了,也因此讓我感受到這一向讓我覺得有點怪灑脫的神探竟有如此溫情,小意外。
  接下來的故事我覺得頗有「初始」感。
  <狂奔的死人>。說實在的,這標題名稱充滿著濃濃的謎味。
  形狀T的建築物,在猛烈雨勢下的川邊,包括御手洗在內的許多爵士樂玩家齊聚一堂,卻在短暫的停電之後出現爭執、追趕,然後,消失。難以理解的是:翻過欄杆消失的人卻不在相對應的地點上,反而在事後被告知死在電車鐵道上,更扯的這屍體老兄居然早就被勒死了?如果不是死人被勒斃後還爬起來狂奔到鐵軌上享受被輾爆的電車SPA的話還有其他可能嗎?
  是的,當然有,而且島田大師還說如果「懂他」的話應該能看出兇手也能得之手法──確實如此。
  個人覺得這篇<狂奔的死人>會不會是長篇詭計的「前傳」?或者是稿子時效之類的所以拿來改造運用再創作?思維是偏向前者。基本上,我讀過的兩部島田的作品都運用了這一短篇的手法,且創造出的效果更勝於此,因此面對真相比較沒有驚喜感,反而是御手洗獨到的音樂天賦讓他的天才形像愈發顯著──石岡御相對的更呆了些,哈哈。
  第三篇故事曾讀過,這回就沒再回味了。
  第四則就有些意思,若真說島田筆下的御手洗與石岡近似於福爾摩斯+華生的話,我想,這一篇還真是有致敬的味道,那,基於這樣的想法,很容易會產生相對應的聯想,如篇名<希臘之犬>就在我的腦海中被拆成希臘+犬,兩者都是福爾摩斯的短篇<希臘翻譯員>+<巴斯克維爾的獵犬>;來到故事中更有讓我熟悉的影子,像<跳舞的人形>與<四簽名>,甚至鑿子+鐵鎚還會想到<紅髮會>咧,哈哈。
  故事是起綁架,那在事件之前還發生過幾件怪異的案子,這倒最後都被串接在一起。這篇<希臘之犬>中先是狗讓御手洗起了興趣,同時也介紹這位神探喜好的動物是哪門綱目科的,再來就是疑似暗號的紙條,這一個解碼的部分我還頗喜歡,很有趣,回想一下,以前看名偵探柯南的時候也有一篇是類似的東西;綁架發生沒多久御手洗就有動作了,因此他不像福爾摩斯那般要在河中上演動作戲碼,這部分的橋段自然是腦袋偏硬的警察與聽話乖巧的華生負責,在這一段的故事中還強調了警察的死要面子……總之,對比起來很難不與福爾摩斯作聯想。
  對比是種致敬,御手洗的表現是來得比福爾摩斯「運籌帷幄」得多,在嘲諷周遭的硬腦袋上還更有技巧。
  
  結束了「問候」,心中有種「島田充實」的感覺,我想我心中是把本書作為一種閱讀的楔子吧,總覺得推理的起點上的某一個標的讀亮了,這是相當有意思的心理體會。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