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是讀到古典推理黃金時代三大推理女傑最後一人的作品──約瑟芬.鐵伊。這名字頗中性,我總覺得Josephine翻成喬瑟芬比較順的說。
  一張俊美的臉.jpg  導讀的部分感覺有點囉嗦,感覺上很想解釋鐵伊作品於「直覺」上的推理有別於古典推理的可行性,扯了一堆我是覺得有點把推理小說太「小說」化了,我認為實際上警方在辦案時多少也會採取「人可貌相」的想像下手,當然這全然沒根據,只是,人的整體特徵與氣質往往與其行為有所關連,並非全然不可信,只是不能全然信之而已。我想鐵伊是想透過推理小說來一展她對人們的觀察吧。
  鐵伊最有名的部分在於相對於其他兩人(阿嘉莎.克莉絲蒂、桃樂絲.榭爾絲)的多產,一生中僅完成八部作品,而這八部被譽為無瑕疵之經典,此特色在日本就對映在土屋隆夫身上。不過對於此點我些意見,就鐵伊的創作時間來看,我想她一開始只是嚐試寫寫自己的觀察,而隔了十年後才又開始撰寫,一直到過世前四年幾乎是一年一本,也就是說,她創作的想法或許更多,只是礙於未知的生命時間障礙而不得不僅留下八部而已,這就跟土屋很不相同了。
  既然特色是對「面相」的推測,那麼我碰巧讀的本作<一張俊美的臉>就更是以此為出發點,有意思的地方是,雖然本作的詭計非常簡單,卻存在著相當有意思的思考性呢。
  警探葛蘭特(應該是鐵伊的系列偵探主角吧?)碰巧在一場宴會中成了邂逅一名美如希臘神祇的男子與一生活在藝術村的居民,太過無瑕的容顏在那當下就引來了極端的評價:有人覺得不可思議的好,而有人則是暗自心驚。到底是能接受還是難以接受的美顏來到了怪人(都藝術家……)的村子衝突著每個人的內心,「一張俊美的臉將惹來什麼事件?」這個想法鬼魅般地醞釀在人們心間。
  相當微妙的部分在於,當男人不那麼理所當然認為他是旁人時的衝突反應以及少女與飽經世故的女性對他的存在的不同評價,這部分的尷尬鐵伊描寫得相當有意思,而呼應他完美外表的舉止更是讓村裡的名人們做不出自己原有的特色行為,也就是,這美貌外表卻是男人的概念頗令人無所適從。
  終於,事件發生,俊美臉龐男子失蹤,全村人落入必然嫌疑以及無人有不在場證明的狀況,到底因果是如何?沒屍體就沒有事件?那這異國來的男子究竟為何呢?
  我是很不想說故事的詭計軸心是什麼,但很難不點到,哈哈……其實很簡單,而我在讀到後面時跟葛蘭特警官同時理解。那年代跟現代有很大的差異,因此能有這麼簡單又妙(重點是鐵伊的描述夠準)的狀況顯得頗令人玩味。
  真的看不出來麼?但人終究會透過交流向他人傳達最根本的訊息,就好像我媽工作的櫃台服務員,你乍看他真的完全想像不到他是另一種「他」。
  
  就這被譽為古典推理三女傑來說,鐵伊的文字與對人的描寫是最活的,雖然我僅讀過這一本,但比較起來她文字裡的角色真的能讓你感受到很妙的活蹦亂跳。鮮活的寫手,無怪乎她對人的面相會有如此深入的觀察了。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