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逢高羅佩的<狄公案>系列,新讀這本還是覺得很有意思,實在很難想像一個荷蘭人能將中國的公案故事改寫得如此「原味」,當然在諸多情節的描述上搭上歐美古典推理的特色,不過中國古風渲染來的特性是拍案之外還得稱奇。
  漆畫屏風奇案  <漆畫屏風奇案>就系列來看是第二部作品,故事中有點出是出於前一本<黃金奇案>(還沒讀過)的小緣故而讓狄公走訪他縣,而他登場之前先來個頗耐人尋味的引子:某個人有些心靈狂亂,他留意著某座屏風,心神不寧……
  登場後才知該人也是縣官,寒暄之下狄公有了個導覽的好幫手,於是,從他帶著度假心情跨出門檻的剎那,事件就在暗處偷偷追了上來。
  <漆畫屏風奇案>相較於過去曾讀過的<湖濱>、<朝雲觀>來說是更為精采的作品哩,呃,或許該說是推理面與懸疑面都面面俱到,另外中國古時市井間的縫隙也得窺一斑,特別是煙花之地與塵花之人們,有時真能說「人心不古」麼?呵,這裡是唐朝,然而許多私慾橫流之事比起現在更坦然或者更傳神的說是:野蠻。
  野地的女屍讓狄公展開一連串的推敲,明查暗訪之下,人與人背後的脈絡漸漸清晰,然而觸發事件最真實的一面恐怕沒有銳眼是瞧不出蛛絲馬跡的。
  在心性拘謹的古時,有著對自己背景、名望執念深切之人,但也有俠士般豪爽甚至有些霸道的氣魄,這些都與地位、背景無關,而是出於人性上對於自己存在的立場的判斷,因此,狄公最後就屏風所呈現做出的推論就讓人更形佩服了。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