頗臨時地先閱讀了這本狄公案。封面有隻大眼小猴子的<斷指奇案>。斷指奇案  
  兩篇中篇故事在其中,第一則的<斷指奇案>描寫狄公本悠哉地在庭院內看著蹦跳來的猴子,這情景在都市叢林裡的現在有些難以想像,基本上,我覺得像狄公那兒的可愛活潑小猴難得,台灣聽聞的都是惹人怨的潑猴……扯遠了。來玩的猴子中有一隻抓著個發亮物跑來跑去,之後就遺留在院內,是只戒指,其中的暗褐色痕跡引導了事件的方向。
  這一篇故事狄公是讓手下陶干去偵查的,透過物品可能出現的地方慢慢地把相關的線給拉了出來,之後逐一推敲,人與人間的關係與事件背後的可能性慢慢浮出檯面,牽扯出最遠端的腐敗之處……不過倒沒針對此去追案,而是把結局落在身世頗有可憐處的相關人。教化我想是讓人與其他人、社會有個好的磨合吧,真性情與氣度大範圍內都是與生俱來或是自己後天所得的,人的本質,我想部分就在此處,往往一個野蠻的女子還比一個看起來光潔的書生官人來得磊落呢。
  
  第二篇故事我還頗喜歡。
  故事發生在狄公準備上京任類似「檢察總長」的職務,途中遇大雨、洪水,硬過橋的結果就是被困在一處原本是小丘的位置,結果捲入當地山賊奪莊的險局中,這是外患,內憂則是莊園(比較像是地主)主人的女兒剛過世,莊裡又發生金子被盜的事件,所有的狀況擾得人心惶惶,狄公陷於此要如何破解困境?
  這一篇叫作<還魂奇案>,說起來,篇名透露得不少,情節的發展也屢屢透著詭異,最後的真相乍假還真,是一篇很有峰迴路轉之感的作品,狄公展現的推理力與運籌之能相當令人折服。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