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觀奇案.jpg  <朝雲觀奇案>是我讀過的上一作<湖濱奇案>的下一個事件,這回呢狄公的兩大護法(還是要喚作跑腿?)不在,隨行的是「湖濱」納入麾下的陶干。說到讓此人加入算是許多偵探的第三隻手,可知大部分狀況都得正面、合法地來,但往往關鍵會需要一些雞鳴狗盜之徒──沒他老兄的特殊能力,此案恐怕永冤莫白。
  狄公一家子人(他有三個老婆)欲趕回漢源成,哪知道暴雨將至,不得已只好投身附近的道觀。該處是個有歷史的地方,身為縣令的狄公也曾聽曉,不過雖是座宗教聖地卻瀰漫著沉陰的氣氛──連我讀著都有進入鬼屋的感覺。
  旅途勞頓加上糟糕的天氣讓狄公得虛,身體不適之際竟然透過窗子看見對面有一百年鎧甲士兵正凌辱著一名斷臂女子!這一瞬之瞥讓入觀避雨的安定感全無,狄宮決定要一探究竟。
  傳說、升仙、女子亡事、戲子……在這原本該清靜的道觀中,竄在複雜走廊中的影子正蠢蠢欲動。
  
  這部作品讀著感覺好像是東方的卡爾。詭異的氣氛隨著狄公的調查擴散開來,「另有隱情」的感覺頗引人入勝。
  我剛讀完的<鐵鼠之檻>是日本佛教,接著讀的這本<朝雲觀奇案>則是中國道教,還好我下一本不是寫基督教的……本書中對道教有提出些許看法(狄公尚儒),好壞皆有,或者該說的是:智者在觀察、思維中得道,愚者則興典、作法、設儀以為得道。我想,不管何種宗教都是如此吧,很難撇開「物化」的人性。故事中的邪道就是如此,透過宗教的大理大義壓著沒心機的人們入殼,再來一堆藉口成就自己的慾望後對被害者說:妳得救贖。
  權力是可能更惡於邪道之物,這部作品也表達中國古代當權之惡勢──有權力者就將自己粉飾,相對的一樣的狀況卻會留下汙名。因此,人終究是人,只要是可能的慾望,就有可能呈現,不能盲於表象的整潔。
  
  本作中透過貓咪圖推理出時間點的概念很有意思,不過看高羅佩手繪的貓咪圖……比較像是點上眼睛的毛球。
  
  整體讀起來是頗順的作品,謎團的部分就太極圖與貓咪,主要還是在氣氛上的描寫。另外中國的曖曖情感也蠻有意思的──總要有點靈犀。
  惡人最後的下場讓狄公有個讓人印象深刻的堅持與氣節。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