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二階堂黎人,直接聯想到的作品就是世界最長的推理小說<恐怖的人狼城>,這部作品的浩瀚與謎題讓我有相當深刻的印象。之後接觸的作品<地獄的奇術師>、<名偵探的肖像>都顯示出二階堂對本格推理小說的堅持──
  解謎至上。
  不過這也不是說在人物的刻畫上流於空泛,只是二階堂頗有讓謎與偵探對演的舞台設計感。
  吸血之家.jpg  <吸血之家>的故事從一則古代的怪談說起,蠻典型的恐怖故事,也先表現出日本家族與行業的特性。
  本作是二階堂黎人的首部長篇,不過前面這邊有修改過?因為我本來想說這是二階堂蘭子初登場的作品,但就故事來看,她已經展示過她的偵探奇才,且還點出<惡靈公館>這事件,不曉得是寫本作時就開始設計系列還是後來才加入的。主要故事的開始就讓我聯想到卡爾的<三口棺材>,這也不怪啦,二階堂是個大卡爾謎;開頭的「警告」還有追出去的後續,接下來呈現的「足跡失蹤」狀況宣告了本作主要的謎。
  因為謎樣怪客的出現讓蘭子前往雅宮家參加淨靈的儀式。在事件之前先介紹了雅宮家的過往以及曾發生過的離奇命案,點出了這家族的特性:美人。一開始我還想說又開始美女一個接一個,但後來聽聽家族的歷史,原來過去經營妓院的在血統上會因為少東與最美的妓女結合,並且過去的規矩是煙花之地的人只能與相同行業的人通婚,所以雖然有點病態,但「美人」的基因就此保存下來,根據這一點也埋下動機中的動機的緣由。
  第一個現場:過去的事件,庭院中央右後頸部刺殺身亡的軍人,兩道足跡,一道是士兵的,另一道則是第一發現者靠近又折回,問題在於,凶手是怎麼離開的?
  降靈的現場(感覺日本作家都會寫到這玩意兒)出現莫名的狀況,這讓氣氛變得很詭異,而在之後更是發現了屍體。出現這事件完全在蘭子的預測之內,我好像第一次碰到還沒出事就先想到會是誰被幹掉的狀況,不過……還是無法制止。
  第二個現場:揭開的黑布幕之後一具被武士刀貫穿心臟的屍體,堅硬的手錶表面被破壞,上頭有停止的時間;問題在於,這地方的前後門都上鎖,且證實鎖是沒辦法做機關的,窗戶的部分人根本無法出入,所以更怪的問題來了,在之後的行動驗證後,發現連死者應該都無法進入密室!這下來個一個「雙重密室」,與其他「雙重」不同的地方在於,這是一個兇手跟死者在事件發生判斷點上根本就沒辦法進入與離開現場的環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出事之後還沒完全理出頭緒,狀況再度發生。
  第三個現場:雨濡濕的網球場中央被刺死的屍體,這跟過去的雪地狀況幾乎一樣,差別在於死者死前有往後逃的跡象,但問題就是兇手是怎麼離開的?難不成會飛?
  這三則密室與準密室之謎架構起這部作品的推理層面,解開的經緯很有趣也很有條理,我個人是有想出雪地事件的狀況,真得要拋開一些成見才行吶。
  
  人物方面……我覺得警察的部分在二階堂的筆下顯得很弱。呃,當然蘭子有個警視正老爸當背景,加上曾解過事件,不過警察也太好說話了,到後面蘭子跟監督官差不多,哈哈。
  凶手的動機與精神狀態算是有其道理,家族與利益糾葛將這部故事的深度用血染得頗深;錯亂的人與人間的關係我覺得表現得很不錯,以第一部作品來說,<吸血之家>當之傑作無愧。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