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了解是必然徒勞無功,但少些定義、多去聽聽或許能認識不少,我覺得,對於「人」的相互關係間,可以想想這樣的概念。
  凍花  <凍花>是齊木香津的作品,之前並沒有涉略過這作家的作品,而本作也只是她的第二本書。透過許多日本文學,即使絕大部分屬推理小說,然其中有不少探討著心靈──或說是人與人間那層接觸、衝突的傑作,像先前蔚為一時話題湊佳苗的<告白>、道尾秀介的<龍神之雨>,或者探討法律與犯罪的都不乏刺入人與人模糊地帶間的部分。這回的<凍花>則是姊妹之間的作品,明明感情好的三姊妹為何姊姊將二姐給殺了?事件是突然、冷靜、扼腕的出現,衝擊著小妹柚香的思緒與感受,更透過此才赫然發現:自己到底瞭解大姊多少?
  這部作品像是場人與心靈的真實發現,透過女主角柚香的調查能感受到對於相對人的瞭解是種肯定(像最早的崇拜+信任到後面讀了部分日記後馬上變成憎惡)也是種模糊(先前與之後的衝突加上其他閱讀過完整日記人的想法),才發現若沒完整地理解或者把環境或許多狀況納入「體貼」之中,那麼,對一個人的認識就僅止於五感的印像罷了。
  到底殺了妹妹的姊姊百合是個完美無缺、內心良善之人?還是根本隨時逢場作戲、見人說人話卻在背後恥笑、厭惡別人的偽娘子?是個純潔無瑕的人?還是根本就是人盡可夫的蕩婦?
  故事的文字如螺旋般地鑽著讀著的思維,那日記裡的文字是真的,但它的真實性要如何解讀?拆穿一層又一層的表像與頁面後,瞭解到真實面貌,還真的是難以釋懷的痛楚。
  作者並沒有用複雜的形式來描寫整個故事,而是單純,甚至有些「早期」感的日記來個連續峰迴路轉的表達,同時也很自然地呈現了閱讀者與當初書寫者心裡的糾結。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