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I want to play a game.
  七年來,一接近萬聖節時所能想到的電影只有一部:奪魂鋸!
  這部讓我擺在目前所見首位的電影並不是從一開始就在電影院觀賞,事實上最早得知這電影是在廣告上,當時我只覺得:「又是一部亂砍亂殺人的血腥爛片吧?」
  殊不知隔一年又推出第二集,那時候的我想:「喔──能嚇到人的恐怖血腥片總會再推出續集。」這樣兩個念頭一直到我弟興奮地介紹我看第一集的時後依舊存在,不過從他口中所提到的「殺人遊戲」、「拼圖殺人魔」……等等吸引了我。若在一個空間裡那受害者面臨著必須做出痛苦犧牲才有可能存活的情況下他會作出什麼選擇?有辦法突破肉體的痛楚去換取難得的活命麼?輕微點燃的興趣就在眼前上映,我忘了是電影台還是VCD片子抑或是網路上的視訊,總之,我一腳踏入了令人驚嘆不已的血腥恐怖驚悚推理犯罪解謎劇情電影。
  今天我看完了應該是最後一部的第七集,所有的布局可以說是機關算盡,提示盡在前面六齣的鋪陳之中,真相一出,恍若雷擊!
  以下逐次寫下到現在還心情激動的感想。
  
  在觀賞第一集的過程中,我只覺得用機關來當遊戲的點子相當有意思,編劇想必是個思維獨到之人。隨著一關關過,我懷疑著這樣的遊戲真能讓人找出「生命的意義」麼?另外就是……兇手是誰呢?
  Doctor Goldan, I want to play a game.遊戲從此處開始,將觀眾拖入一連串的環節:兩人腳被銬住,無法脫出,之後找到兩把線鋸,但這鋸子無法將鐵鍊給鋸斷,所以若要脫離,就只能鋸……。這一場有別於前的雙人解謎遊戲慢慢到了最後,眼看所有線索一一展現出來,連凶手似乎也不出他人之想時……真相出現。
  就在我覺得這不過是一場算是有創意的殺人遊戲時,那卷錄音帶被按了下去,竟然就這樣把之前所見的一切通通抹殺,我傻了,同時血液也通通往腦部送去: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到底……
  Game over.
  隨著「凶手」拉下廢棄廁所的大門,我整個人呆坐在螢幕之前。天啊!怎會有這種事!完全沒有預料到的狀況活生生地在我眼前關上了門。
  「原來如此」像一種生物一般地在我腦海中瘋狂打轉!
  這就是奪魂鋸。一把無法將腳鍊鋸斷的鋸子鋸開了我的驚異之後也讓我從此陷入瘋狂的殺人遊戲之中。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