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的出現讓一些觀眾出了罵聲,因為有人認為編劇刻意讓遊戲更血腥、更噁心,其他就了無新意……是這樣嗎?看完說:「這沒什麼」的人恐怕是看不懂吧!若僅想看血腥場面而不動動大腦思考,這部電影之於觀賞者的價值就有相當層面的不同了,且還說:「為了更血腥?」這是個賣點沒錯,但並非重點。
  影片開始的遊戲出現了有別於前的狀況:無法逃離的死亡陷阱。這並非拼圖殺人魔的一貫手法,根據他的想法,所有的死亡遊戲都有能夠破解的辦法,只是這辦法必須付出相當程度的痛苦才能取得,然而在第三集開場的拔鎖鏈(身體的皮膚多處被鐵鎖扣著,必須要靠蠻力硬拉斷──當然是拉斷筋肉──才能脫身)炸彈中經過調查後發現根本就是無法脫逃的遊戲。這樣一個開始點出的是第三集的最後主軸。
  一一將線索攤在桌台前的警官也被送上了遊戲的平台,她所面對的死亡遊戲就如同她所偵查到的「無法脫離」的遊戲一樣:她從硫酸中取出差點被溶解的鑰匙,但卻無法開啟身上的機關。最後落得胸骨翻出的死亡慘狀。
  這樣的遊戲設計者是拼圖殺人魔沒錯,但執行者卻非與其同心之人,線索就在這一個著眼點之中。
  第三集的主要遊戲是一場考驗,考驗的對象是一對夫妻,該名妻子是腦部權威,她的背景與能力正好可能治療好拼圖殺人魔的絕症。就從丈夫破了木箱子開始、從拼圖殺人魔說:「遊戲開始」那一瞬間,真相與誤認的齒輪再度轉動起來。
  前段說到考驗,於妻子的部分是考驗醫學能力;丈夫的部分是考驗他能否對於自己兒子死亡的幫犯原諒並協助脫出機關。
  當年因一連串的人為疏失與錯誤導致家庭破裂,當下面對這些正受苦難煎熬的人們會做什麼選擇?這丈夫經歷了心裡煎熬,最後終於下定決心救人,雖然第一名受害者並沒救出,但接下來的法官就讓他作了人道的決定──那陷阱應該是最噁爛的一個,如果沒把兒子的照片都燒掉那法官就會被一堆死豬渣給淹溺死。不過在面臨第三個解救時就沒辦法捨棄自己去救人出來,丈夫用了慢方法,最後連法官也被連累──或許可說是拼圖殺人魔驚人的心理算計。
  誰先面臨了心的考驗?並非那對夫妻。第三集最驚人的地方在於,一連串的設計除了表面上對夫妻之外,主要是針對該名設計「無法脫離」遊戲的共謀者,最後他就被一連串的累積結局給斃命。
  先考驗的陣亡,後考驗的呢?前面少說了那丈夫是為了被囚禁的女兒持續過關(之前死的是他的兒子),他的精神層面到最後已經繃至極限,以至於無法冷靜去判斷最後場面的狀況。
  妻子喉嚨受傷加上狀況使然無法出聲、丈夫怒火沖天克制不了選擇。拼圖殺人魔問他能不能原諒他?
  丈夫:「我原諒你……」
  說完後卻拿起一旁鋸頭骨的鋸子劃開拼圖殺人魔的脖子……他說什麼我忘了,大概是說:「才怪。」吧!就在此時……我只能說真的是算盡一切!
  拼圖殺人魔臨死前按下手中的錄音機,聲音娓娓道出了遊戲結束的一切,最後……砰!
  遊戲結束。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