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看到現在讓我觀賞完之後能陷入劇情重整與邏輯思考串連的就是奪魂鋸四。
  在第三集被許多人說血腥噁爛之後,如果嚴格說起來,第四集就他們的角度來看就是變本加厲,因為上一回是腦部手術,這回則是直接展露出拼圖殺人魔屍體的驗屍過程,也就是會把他詭異神奇的腦袋瓜子給剖出來。
  好,提到重點了,第三集拼圖殺人魔就掛了,那接下來還玩什麼?呵呵……接下來才是他真正算計的時候,這也讓奪魂鋸往後的劇情更具爆發力與張力!
  開頭的雙人遊戲相當有意思:啞子與盲者的拉扯。陷入恐怖矛盾狀況的兩人失去了溝通的橋樑,沒法出聲的只能嗚嗚叫,而能出聲的卻看不見,因此就造成了他將恐慌加諸於那怪異的人聲中,因此啟動致命機關。兩人的拉扯過程就能發現視覺確實可說是重要的首位──若你非天生或是後天已盲了一段時間的話──感覺,兩人的優劣高下立分,最後由嘴巴被密縫的人存活下來,他嘶聲地宣告活命而裂開嘴時的驚悚完全感染而出。
  別於前三集的遊戲模式,這一回雖與第三有些相像,但性質上卻完全不同。受測者面臨到的是一連串具有「隱藏犯罪」的犯罪者,對於受測的警官來說,為了要救出妻子,他是否要遵照拼圖殺人魔的指示,將生存機關設置在這些人身上,又或者該不該盡全力將這些「有罪」的人從機關中拯救出來?過程中拼圖殺人魔一直考驗著他的內心,看他經過這一連串的「洗禮」之後會不會體會到「懲罰」後的真諦?不過這是表面上的考驗,實際上殺人魔要看的是該警官那無法控制的衝動心裡能否冷靜地作出判斷!
  一連串的死亡遊戲中最有意思的是兩人背對背的「刺串」,利用到人體不對稱的構造,好像是一邊動脈另一邊是靜脈,所以鐵條貫穿過去後,被穿過動脈的若鐵被拔出則會不同於靜脈被穿過的大失血;靜脈也被貫穿者不得不將鐵條拉出,否則慢慢失血也會死,所以想生存該做的就是……
  遊戲裡出現了第二集最後不知生死的警察,往後的主要架構就從此集出發,並且連同第三集點出一些矛盾現象,亦即,拼圖殺人魔是個垂垂老矣的白髮翁且身罹癌症,而先前被查出的同夥僅是個改過毒品的女子,這樣一來要怎麼將這些人體送入機關呢?這一個大盲點就在此集皆開,同時說明為何一切都能被拼圖殺人魔給完全掌控!
  這一部在開頭的遊戲之後馬上運用了混淆視聽的手法,或者應該說因為第三集的拼圖殺人魔之死所以能這麼做,並且利用這一點加上留言的深晦不清植入先入為主的觀念在觀眾腦中,因此到後段的電影時我的邏輯順序系統遭到大衝擊……這又是怎麼回事?
  警方在得知拼圖殺人魔的死亡遊戲進行時循線找出場所並且進入,這時候真的怪了,因為該地方上演的居然是第三集的景況?也就是拼圖殺人魔在被遊戲者殺掉之前的樣子,這到底是為什麼?不是一開始就是驗屍過程麼?那如果時間軸上不是的話,那……為什麼「那個人」在聽錄音帶?這只有兩種解釋……
  解釋來了。
  受測警官愈來愈激動,在最後的機關面前看著時間倒數中,說真的,拼圖殺人魔說要測試人性也甭測了……在這樣極端的狀況下根本不可能乖乖聽話,更何況要聽從的還是殺人如遊戲的殺手!基於此,他不顧裡面人的阻止衝入──
  遊戲結束。
  第二集的警官被冰塊爆殺而亡、負責監控場面的雙人遊戲生還者:啞子也被警官的槍擊斃,衝動導致一連串的誘發效應,卻唯獨一件事沒有發生!
  遊戲結束。某人關上了門,解釋了之前的一切同時也開啟了遊戲的新局。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