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看完之後沒人不傻眼頓腦的第四集結束餘波持續很久,記得那時候網路上的討論沸沸揚揚,很多人搞不清到底是怎麼回事,完全沒料想到的結局帶來的驚愕竟然超越了一切的解釋,這倒也是很有意思的人類思維。我當時看完後腦子也嘎了一段時間才將前因後果完全拼湊,說起來,第四集有點分水嶺的味道,緊接著就是已亡者拼圖殺人魔最後存留的計算,再說起來的話,所幸這一連串的影片拍得實在太棒,所以有那個條件出續集,也才有辦法將如此完整的一套電影清晰地演繹出來!
  第五集的開場讓人膽顫心驚,說真的,遊戲的血腥程度確實持續提高中,我也不知道那樣活生生地殘殺場面是怎麼變出來的。
  一名殺人者(好像被判成過失?)被綁縛在冰冷的鋼鐵機關上以十字的方式──機關中段,也就是腰部的位置是騰空的,正上方是一個巨大的圓弧刀;雙手則是被鎖在擠壓的機關中。想要活命要付出的代價就是他失以殺戮的雙手,他必須讓雙手探過機關啟動擠壓器,要到一定程度才能讓那致命的大圓斧不繼續落下。經過痛苦與生死交關的掙扎,他辦到了,然而那機關卻只有停頓一下,接著在度往下一層,就這樣漸漸劃開被害者的肚皮……我的天……將屆死期前他望向前方的一扇門,在那裡,他與拼圖殺人魔的繼承者對上了視線。
  又是一場無法脫離的遊戲,然而上一次違背概念的設計者已死,這次又是誰呢?
  第四集最後出現的解答在第五集裡面更加解釋一連串的過程!
  場面回到第四集的善後,警探駐留在拼圖殺人魔死亡的病榻前觀察著周遭,旋即發現隱藏的門壁,一打開就是一捲錄音帶,錄音帶所指的人居然就是他自己!
  一般人可能就此打道回府,但身為警探有可能那樣做麼?逮到謀殺犯才是真的,且自己當然相信自己接受過的訓練與能力,然而,若以戰略來說,敵暗我明,最後就是落入機關的下場。
  同樣是無法解脫的機關,警探所陷入的是沒有遊戲規則、只要把人殺掉的死亡陷阱:頭部被封在密閉容器中,時間到開始大量注水,如果沒辦法脫開就是溺斃!面對這樣的狀況,確實就看到他所受的精良訓練帶來的生存效應,無計可施的情況之下還有罪後的一窟!警探將筆管(還是某種管子)取出,對著氣管──如果不知道構造的話這樣一下去可能是自殺──插入,最後順利地將呼吸系統導出,非常聰明的做法!(當然會很痛……)就遊戲層面來說他是過關了,不過這並不是公平的死亡遊戲。
  第五集呈現出第四集結束後的狀況,在第四未死的警探接受了表揚,他站上了職業的高峰,因為他不僅成功脫出機關,並且將被害者的女兒給救了出來──即使沒辦法把其他人一並救出。不過他卻面臨了一個問題,就是那名靠著插管獲救的警探:懷疑與猜忌。
  觀眾早已知情的懸疑籠罩在看似結案的結局中,這時候,一場新的遊戲正式開始。
  同第二集是團體,但第五集的構造可說是在概念上屬全系列裡最會讓人扼腕的模式……對!沒錯,雖然第五集就情結的張力來說最弱,但裡面出現的機關真的是從頭到尾會讓人悔不當初的決定(通常受害者悔不當初的都是過去自己所做的事,但這一回悔不當初的是自己的選擇……會這樣說是你選擇的當下你還沒死)。
  五個人被設定在連續四關的機關中,一開始的影片就是一種誤導,它明晃晃地挑戰人性無法冷靜判斷的底限……說真的也甭想了,因為那種狀況之下誰還管得到別人的生死──競爭開始,而這樣的競爭導致最不堪的後果。
  在看著機關的設置中我總覺得納悶,在第一與二很明顯就是時間、空間都夠充裕,然而卻在人斷章取義的判斷之下採取了不明智(但本身認為很明智,這時反而聽話?)的決定,於是到第三與第四關就真的糟糕──機關不僅是一個個消去能過關,如果五人併心協力一樣可以突破!
  最扼腕與根本想不到的狀況都拿捏在殺人魔繼承者的手上,他引領著警察們走路錯誤的方向,同時誘導脫出死亡陷阱的警探步入錯誤的歧路上。
  警探逮到重要線索前往逮捕,最後終於來到一個出現在第四集的玻璃棺材面前,我想有不少人看到這一幕會有些興奮,因為第四集結束時有許多人在猜那倒底是怎樣的機關?
  錄音帶緩緩說出警探應該要做的,但就像影片開始那樣,根本不會去相信他,這當然,誰會聽殺人魔的話自己躺到機關裡去?找死麼?隨後繼承者出現,突然很弱地被打入機關之中!於是就連觀眾都莫名開心來了個好結局的時候……
  遊戲結束。
  這簡直會讓人氣炸的設計就在眼前啟動,你還能怎麼辦呢?這是根本不會去選的選項,因此選了會選的,最終仍是死路一條。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