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第二集的時間點在第三集即將上映之前,為了銜接上第三,我特地到DVD出租店租來出片一段時間的第二集。沒在第一集看完之後馬上接第二是因為本人很少去租影片……總之第三集提醒了我得先看他前面那位。
  我回想一下……第二集主要是引出故事的「要素」層面,印象倒沒特別清晰。
  好。電影開始的慣例就是出現一場遊戲,說真的這個挖眼睛掏鑰匙的遊戲你讓我玩我可能就真的等那鐵處女面具直接把我給夾死算了。想想,要你拿著刀子對著鏡子挖著眼睛!這這這……活命的東西確實在裡頭,但……我相信很難做到,我無法想像我能辦到,而影片中的人當然也是如此。啪!電影開始。
  有些人或許僅認為這一場遊戲不過是「一場遊戲」,可知就如同第一集呈現出的每一場遊戲一樣,都是有意義的!在這裡是一個提示,什麼提示?為了最後一集的提示,吃驚麼?才第二就已經在為後續的故事作安排,還沒看完第七集的我絲毫沒注意到第二集開場的遊戲的意義──讓我感嘆不已的驚訝!
  奪魂鋸不是普通的亂殺人血腥電影,第二集的遊戲有了相當的不同,有別於第一集的單人遊戲與準單人的雙人遊戲,此集是團體性的。一群人被關在一棟屋子,其中有一名在第一集出現的倖存者,誰都不知道為什麼她會身處其中,因為她體驗過恐怖的殺人遊戲,因此也就多少能去推算殺人魔的計畫。當然,在那種極端情形之下,人性只會聽自己的話。
  毒氣開始蔓延,逼使人們不得不闖入一個個「生存」的誘餌,直到一個接著一個地倒下。死亡與血腥恐怖地蔓延。這裡出現了共認超經典的機關:針筒穴。必須要在充滿針筒的洞穴裡挖出鑰匙……這實在是……可見人有多麼討厭被打針。
  另一方面,拼圖殺人魔就逮,警方犧牲了一堆人終於將他給擒來(機械工程師真的不能小看,他設計的機關陷阱簡直無人能出其右的精巧!)。一名警官質問著他,殺人魔一直要他慢慢來、好好地聽著他說話,簡單?不,太難,因為該名警官的孩子就身處在那場團體遊戲之中!透過閉路電視的畫面能看見那群人的一舉一動!面臨這樣的狀況,誰會遵守遊戲規則?人性只會引領你利用威脅與力量使讓你受壓力的人事物臣服。
  「被逮到的殺人魔」這一點本身就是一個陷阱!
  第二集最巧妙的地方就在警官挾著拼圖殺人魔前往團體遊戲現場時,真相再度血淋淋地降臨,這最後的大機關讓警官陷入萬劫不復的囹圄之中,不僅僅帶出遊戲設計的第二角色,同時讓所有活棋上了棋盤,準備要將所有觀眾好幾軍!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