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圖殺人魔的「繼承者」看起來大獲全勝,甚至可以說是完全掌控並利用拼圖殺人魔殘餘下來的機關殺意逞其殺慾,但在第四與五集中出現的「最後設計」在第六集中蠢蠢欲動。
  離開第一集之後,單人遊戲好像已經過時一樣,這一集一開始出現的又是雙人的競爭,概念也實在是……這對夫妻開高利貸,他們壓榨別人的血汗、血肉,因此,殺人機關要挑戰的就是他們若想存活那自己願意付出多少「血肉」!
  他們兩人頭上被螺絲栓上,時間一到就會貫穿太陽穴致死,唯一的方法就是讓秤的翹翹板朝自己的方向傾倒,限時之內能最大量的就贏。丈夫VS妻子,就重量來看丈夫是穩操勝算……前提是他真能拿刀把自己的皮肉給割下。
  遊戲開始,男人的衝勁還真不能小看,當下抄起刀就往自己的鮪魚肚劃去,老實說,我真的很難體會拿刀去把自己的肉給割下來的狀況,即使面臨著生死交關;妻子沒那麼多肥肉,她要怎辦?時間愈來愈急迫,而丈夫還真的把自己肥肉給弄下來送到秤上,如此看來,萬事休矣……錯,女人是真的在最後的耐力與爆發力最強的性別:與其用刀慢慢把肉給割下來,那不如整隻手給砍了!她這樣的想法最後獲得勝利,因為皮肉都不夠重,你還得加上骨頭……
  這一場遊戲有什麼意義?意義可大了,除了在第六集開頭作一個毛骨悚然的開場之外,同時引出了「倖存者」的狀況,此乃為了第七集所鋪設的暗梗。
  奪魂鋸集集的遊戲性質必然有所不同,第六集所呈現出來的也是完全不同的風貌,類似第三與第四,但這回面臨的是一種「選擇」,且是具有競爭性質的選擇。
  受害者是一間保險公司,是一間成功的保險公司,那一間成功的保險公司──或說會賺錢的保險公司要有什麼條件呢?電影中告訴我們的是……盡其所能地不作出理賠的要求。
  為了將錢留住,該保險公司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回申請理賠的要求,他們很幸運地打回了拼圖殺人魔生前的要求,因此這回換成殺人魔的遊戲來要求他做出選擇,讓他選擇要保住誰的「險」。
  誤導的手法很快就出現在終點之前,看著主角經過一關關,他們口中所說的期待是對著誰呢?
  若就遊戲來說,第六集算是弱了些,受測者要不要進行選擇成了重點,一直來到主軸的六人俄羅斯輪盤,在這裡就看見人為了存活而進行的言詞攻訐與謊言釋放。
  只能救兩人,在輪盤上的六人會輪流面對散彈槍的威脅,選擇者要讓雙手臂貫通才能救人,因為兩隻手而已,就是兩人。這時候就看平時互稱信賴的員工們開始爭相撻伐對方,為了存活無所不用其極地說服選擇者,最後也算是人性的決定:他留下了兩名女性的性命。
  終於來到最後一關,選擇者蹣跚地來到柵欄之前,真相再度衝擊所有觀影者!第六集潛藏的驚人張力猛地爆發開來!想不到這場遊戲其實選擇者是……
  遊戲結束。
  從選擇別人生死的主宰者淪落到被選擇的受宰者,你之前累積多少善念才會有正向的回報,反之……
  另一方面,繼承者遭到了拼圖殺人魔遺孀設計,畢竟一切的遊戲都沒有確實遵照著最初的想法來設計,又或者該人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而大量殺害了不相干的人士。頭上套了第一集出現讓人印象深刻的「反獸夾頭盔」的繼承者表現出相當驚人的求生意志,在最後的時間底限之前掙脫了……
  遊戲,尚未結束。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