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推理,但我卻並不始於台灣推理,甚至在我睽違不知幾年後燃起的推理魂時也不曾探究台灣這塊可說是隱藏起來的推理文學之地──僅有幾面之緣。透過幾部專門介紹台灣推理的作品後,我才得知台灣推理文學的大起點(林佛兒並非首人,但指標性絕對第一)乃括號中的該人物所立下。他同時是林白出版社的發起者,這解了我在舊書店看到一長排這老出版社書籍的謎。
  相較於台灣的推理文學,國外的在台灣可說是受寵多了,連上上個世紀的作品都還有新的版本,那台灣呢?想找到十幾年前的作品可就不容易了,而我在這種悲觀的預期心理下發現了印刻出版社今年出版了林佛兒的推理小說!好似呼應著我的推理魂似的(自戀中)。我想,這樣的出版跟近年來推理文學在台灣漸成顯學有些關係,期待有更多的台灣作品被發掘出來(雖然幾年前好幾家出版社都終止出版……)。
  島嶼謀殺案.jpg  台灣的文學界我不很熟,因此林佛兒的名號也就不曾聽聞過,倒是他的第一部中長篇「島嶼謀殺案」確實就是一張推理的大纛──即使還經過了長久的歲月才有四方共喝。
  這本書收錄了他的三則作品,共通性在於台灣味十足!這是我讀到目前為止最「台灣」的本土推理小說。他說他最大的影響出現在松本清張的作品上,果不其然,以社會推理為切入點的故事充滿著濃濃的台灣味,同時也在其中諷刺著這塊曾被稱為「貪婪之島」的福爾摩沙;此外,台灣人的特性與人的特性交互掩映,他以不做多餘美化的語詞描述著人之間的愛恨情慾,將時光挪到創作的年代,這可以說是相當大膽的創舉,自然是造就了這三部頗具指標性的作品所想凸顯的重點:人性;人、性。
  不過若以推理的角度來看,我個人是覺得「人猿之死」的衝擊力道較強;「東澳之鷹」較單純;而指標的「島嶼謀殺案」卻在後頭的鋪陳上弱化了不少,些許地方我覺得失了些差池。
  先談談島嶼謀殺案。這篇故事整體的描述俐落且文詞在在表現出林佛兒熟練的運字遣詞,穿梭其中的台灣感更讓故事立體起來。從一具屍體開始,敘述了馬來西亞僑生的過往歷程,他的體驗讓我深感台灣與那段日子的差距簡直天地之遙,不過許多的問題依舊存在:毒品、穢亂的夜生活、畸形的升學主義……等。
  毒品的部分我才知道小時候常聽到的什麼紅中、白板是什麼東西,原來是鎮定劑,而且誇張的是藥房就有!在物質生活起飛的當時,這種因壓力而浮出的囊腫成長驚人,與其同升的,就是舞廳之類的夜生活,撇開菸酒之毒,肉慾的「降壓」更是讓人際的混亂四起,造成此的部分壓力呢?趕工的經濟是其一,而故事中說的則是到現在還爛到不行的教育。
  樸實的人情仍有,但「胯下癢」的狀況或許比之現在無不及(畢竟你沒錢會想搞些什麼?)。故事中的男主角為了吸毒的妻子吃盡了苦頭,雖然他並非台灣人,但表現出來的可說是努力與關懷體貼的台灣男人的代表(絕種中),不過到了後來仍是被金錢給開通,人性如何,他就如何。
  基於一些狀況的連鎖,情節出現的謀殺手段可說相當巧妙:簡單。簡單才是最厲害的手法,因為太過容易被忽略,且連鎖讓謀殺幾近天衣無縫。順水推舟推入地獄的經典手段。在這一個部分我認為相當出色──比之日本。
  不過到後面的記者探訪、蒐證進而勒索的部分卻有些潦草。首先是記者的行為,如果要說他太過本土草根性的話……那怎幹記者?想要勒索也就代表自己手中有絕對優勢的籌碼,然而他竟然選擇到兇手的地盤談判,甚至老早放話給妻子說自己可能死於非難,我不太能接受,因為他老實的程度讓我無法想像他當記者且還勒索;其次是天星碼頭的無頭屍案,我想不懂,那時鐵門深鎖又是夜晚,難道沒有更確實的屍體處理手法麼?故事中的兩謀者說了有計畫過,既然如此自己的店裡應該有超棒的條件能夠好好處理,甭說死者還非本地人,結果居然就是殺人把臉毀了(有時間毀臉沒時間剝光衣服還是消掉一切資訊?)就扔河裡去……事實上你慢慢當垃圾分屍送出去還比較安全,棄之於河還是隨手亂扔是最容易被發現的,好歹要學學「嫌疑犯X的獻身」裡的方式才是。這兩點讓我對整部故事的評價下降不少,雖然於人情是在合理階段,不過凶手前面聰明後面缺乏思量頗有矛盾之處。關於第二點作者是想凸顯出「台灣意識」,這我認同,但這樣不就更容易讓凶手看出問題麼?怎會沒處理呢?燈光太暗?但還是在屍體上砍到臉都不知道哪去了,我認為如果是在細微的部分揭露出屍體的身分的話力道才足夠撐起後段的結尾!
  整體而言,就差那幾個部分完美。我為故事中的台灣情懷感動。
  
  接著兩短篇。東澳之鷹推理的部分相當淺顯,不過相當清楚地表現出台灣在經濟起飛時開始顯露的荒淫現象,較之今日,令人不勝唏噓。主人翁是公務員……那年代公務員好像接近低等平民了,但現在……如果辦個比武招公務員的化鐵定能為該城市帶來驚人的觀光收益!
  人猿之死就相當有意思了!我沒想過有人猿真會說話!故事中利用這可憐的動物替賣藥的大打場子,這情景讓我想起小時候去夜市常看見的攤位。攤子老闆的口才與說話模式真是栩栩如生,這就是過去頗有意思的台灣文化呀!雖然我不缺壯陽藥……推理上巧妙地用了物件上的雙關,同時帶出了動物與人之所以不同之處,相當引人省思的好故事!這就是短篇推理的爆發力。
  
  台灣推理大前輩的腳印不曉得有多人循著步上,期待台灣本土的推理市場能打出一片江山,更要讓世界看看我們不凡的創造力。期許我自己也能妙筆一篇!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