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道的事物卻到了此時才接觸──江戶川亂步的起點作品<兩分銅幣>總算出現在我的書架上。兩分銅幣.jpg  
  對於江戶川亂步的認識散見於各推理小說開頭的介紹中,而我與他實質的接觸就是在小學時期讀的他的通俗冒險推理小說系列,而前陣子重溫的<怪人二十面相>亦是其中之一,因此對於他「一般」的文筆與架構是不曾見識過的。
  通常看到「起點」作心裡多少會把某些評判程度壓低,比方說文字描寫、人物琢磨、場景描述一類,或簡單的說就是可能會少了些「活性」,然而,江戶川亂步的起點作品全無此類,或許拜他閱讀、觀察、經驗所賜,他的「出道作」一點也沒有生疏的樣子,甚至把時間拉更前的<火繩槍>這部他大學的創作還能發現人物的對話竟如此自然!成為大師有是淬年而就,有的是天生但僅發揮一回,江戶川亂步則是兩者兼備。
  綜觀<兩分銅幣>裡的故事會感覺到亂步純粹的「推理」,故事鮮少有偵探把眾人齊聚一堂然後正氣凜然地指出誰是兇手,大多是裡頭的人物突生想法而採取解謎的行動。有意思的地方在於,當故事主角如火如荼地朝著真相邁進且即將抵達終點時才赫然發現……原來一切根本就可以用另一個角度解釋!原先的進展全被推翻,而後生出的事實足以令人大拍一掌──這一招在<兩分銅幣>就粉墨登場,你要我相信這是新人作品我實在難以想像。
  大翻轉的部分我特別喜歡<一張收據>這部猶如「日本雷神橋」的事件(我猜想亂步應該有參考福爾摩斯的這案件,而後的介紹也提出亂步喜歡「以計借計」地改造西洋古典的詭計),一場自殺讓人嗅出其中不尋常之處,根據現存的線索導出不堪的真相,卻哪裡知道指證歷歷的線索就是一張被壓在石頭下的火車收據。我認為亂步在設計此故事的概念與細節上精彩之外,對於「一張收據」這故事中決定性物件的出現並不使其「驚喜化」,也就是說,在一開始的描寫中你根本就跟那自以為發現主要線索的警官一樣全然不當它一回事,但真相後的回想才赫然發現不過就是「被壓住的紙」所代表的意義是如此深遠!
  暗號性質的故事也是亂步的特色之一,但除了暗號本身之外的故事也很扣人心弦,對那年代的人事物之描繪栩栩如生。提到暗號我會想到有栖川有栖一系列的暗號作品,但故事的確實感就不如亂步了。
  讓人反覆推敲不出個所以然的故事如<盜難>也很有意思,一場劫盜到底真相是如何?最妙的地方在於對人性的掌控,正是此因使得結局撲朔迷離,真假只由得讀者自發想像。
  全不論亂步對於日本推理界的影響及地位,<兩分銅幣>在當時並非「大師」之作,但讀後你會察覺何以未來他將成大師。初出道的這本短篇故事纂集真的是驚喜連連,是驚奇與推理的孕育之地。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