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諾拉馬島綺譚.jpg  傅博先生在本作後提到<帕諾拉馬島綺譚>的最後兩字因時代關係從綺談到奇談到綺譚,或許三者在意義上差不多,然而還是「綺譚」用得最佳,能感覺出作品中的「顏色」以及「深淺」。如傅博先生所下之語:本作就是個綺譚。
  讀江戶川亂步這本<帕諾拉馬島綺譚>可窺見他心中的美妙世界觀,因此本作就他自評來說是自然發揮,雖然我還沒讀過亂步其他的中長篇,但我想這一部是他最順暢寫下了異色作品。
  不難看出亂步的小說常出現「身分交替」的把戲,甚至他最有名的反派角色怪人二十面相就是個玩身弄分的絕頂高手。<帕諾拉馬島綺譚>故事中的角色也是如此。
  一個整天作不實際幻夢的人因千載難逢的際會而替代了與他神似的富豪地位,此後他將不實際之夢利用巨資實現,在一座孤島上創作了異夢般的史詩世界。
  故事的情節頗簡單,但內容物之色彩直到今日也令人眼花撩亂,且其中運用的「幻覺」技術教人嘆為觀止,若現代真出了此樂園生意應該不錯,不過……可能得調整一下裸女的出場──雖然這一招讓「人造自然」更顯其特色。
  故事的最後加入些許推理成分,但真正的結束是畫龍點睛的一筆,這部奇想作品因最後的場面更加燦爛!
  本書中另一則中篇<湖畔亭事件>就是推理性質極高的妙作,算是亂步推理作品的主要特色!
  一開始敘述了一名喜愛透鏡的男子,他的喜好隨著時間演變,最後變成偷窺。在這裡我不禁要懷疑一下,到底亂步是常幻想偷窺呢還是自己真有這種癖好,哈哈,他的作品中有些也跟偷窺有關;偷窺也是艷色之一呢,不管你怎麼問,我想一般男子對於能偷看女人洗澡那想像很難是否定的吧。
  故事中的仁兄日子真是太無聊了,結果跑到湖邊的旅館住著,住著也無聊,就運用他設計出來的機關偷看浴室之色,哪裡知道某天竟然目睹了「疑似」凶殺事件!
  由於透鏡不夠清析,加上周遭證詞來來去去,相關人士又有人失聯,到底什麼情況教人一頭霧水,最後終於有了一套幾近完美的推理說辭,但這真是真相麼?江戶川亂步的推理魔術是在合理的推測後才真正開始呢!
  <湖畔亭事件>頗讓我驚嘆,此與<帕諾拉馬島綺譚>兩者合一足以呈現出江戶川亂步為文的特色與魅力,交織成想像與理性的雙重世界。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