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嘉莎.克莉絲蒂帶來了英國古典文學的風貌也捏出許多推理概念的形狀,雖說在那年代對於「點子」來說算是有許多待挖如寶庫般的構思深坑,但真要在人與萬物間揣度出交錯的推理概念沒個推理腦袋可不行,更別說這位大前輩有八十來本的推理作品了(廣泛來說)。
  這回閱讀的是<葬禮變奏曲>。葬禮變奏曲  
  發展頗典型,就是一個家族、許多家族成員,比較特別的是起點在於「葬禮」。葬禮有許多涵義,不單是送走死者,同時也是對於存者的撫慰,更現實點,就是界定出繼承的時界……等等之外,還有就是家族成員的集合。這部作品重點在此,而啟動事件的點在於某個姑媽的一句:「咦?難道他不是被謀殺的嗎?」
  一句話掃滿整桌疑雲也讓讀者陷入懷疑的境地,這時,克莉絲蒂的魔術故事架構正式開始……呃,雖然還是英國下午茶以及糾葛不清的男女之類的內容……我的意思是:白羅,你快出現吧。
  <葬禮變奏曲>算是頗「針對」讀者的,因為每個人的背景與現況都一則則地陳列,之後的事件發展也鉅細靡遺地上演,雖然最後的「關鍵」並沒有直接端在眼前卻也算是可以推敲,因此,這本還真能跟白羅做個推理對決,但真的不能落入許多先入為主的推理障礙中。
  記憶與習慣有時候有個共同點就是年代久遠,人是很敏銳的生物,乍看之下的疑惑可能真是那關鍵的拼圖之一,<葬禮變奏曲>巧妙地利用這一點呈現出一篇解謎後風貌大轉變的故事。不過,讀完後多少對故事中的兇手感到……怎說,有點像是佩服這樣的「精神」,可能環境與社會狀況會讓人不擇手段吧!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