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至今本格推理的發展,在本作<伊甸的命題>伊甸的命題  如書腰所說的「21世紀新本格示範作」後,不曉得島田莊司在這十年間有沒有嗅到更多新穎的推理。新的點子發展成新科技,新科技也會成為新的點子,往未知裡挖就有可能發現更多不曾見世的事物,我想,或許基於此,島田莊司的主要論述重點就在於人的腦部。不過,個人認為這段時間所知的腦部發現是持續找出「腦運作」、「腦與人」的連繫定義與系統,相對於百年前就有的概念,在推理小說中已然有不少對於「人的世界」的看法,這部分就在百年後有了更細部、具體的解釋,這部作品的兩則中篇故事所傳達的我想就是如此。
  <伊甸的命題>是本書同名首篇,故事提到「亞斯伯格症」這種自閉症傾向,這在過往可能會被誤解並加以迫害的症狀到現代已有好的解釋與嘗試治療的環境,事實上,故事中正有個如此的機構遺世獨立於內華達的沙漠中,過著豐足的生活,這一個癒療中心兼學院就像個伊甸。
  主角撒迦利亞是這個亞斯兒伊甸中的一份子,述說自己背景的同時也帶出亞斯兒的議題,其中讓我想了想或許每個人多少都有一些類似的症狀,呃,例如上課想保持專注力卻可能有其他奇怪的動作這類,站在教授者的角度會覺得不尊重,但對受教者來說,有些小動作的習慣反而有助於精神集中;撒迦利亞在院中只有一個朋友,算是個小女朋友的諦雅,兩人無話不說、兩小無猜,直到某天諦雅外出後沒再回來,只透過人傳達了一封信,這封信開啟了「另一個世界」的可能性,顛覆了撒加利亞的認知,於是他決定脫逃,並且展開相對的行動。
  故事的中段直接讓我想到的是一部電影<逃出科隆島>,若真有這樣的科技產生,不是什麼怪事,但人類這樣的創造、管理手段就得好好思考,完全可以說是種壓榨與資本不公的囂張。
  <伊甸的命題>中述說了幾個舊約聖經的故事,雖然闡述的環節是在後面被推翻的轉折的真相之中,但這裡我想是島田對於宗教與聖經故事的看法,同時也讓我進一步認識伊甸這故事的原貌。有意思的地方在於,探討「伊甸」的故事時,寇特妮(小說中的人物)就點出我過去挑出的問題,例如:不能吃就不要擺顆菓樹在那邊啊,何必為了解釋所謂「人類的痛苦」而編一個漏洞百出的故事?而她提出了很有趣的解釋,因為吃了就會思維清晰、雙目明澈,「控制者」怎會希望自己所豢養的「寵物」如此呢?就這樣的看法下,自然就是逐出伊甸,而後出現了人類的世界,接著繁衍……結果見鬼的是這號稱地球最早兩人的男女有兩個孩子,都男生,其中一個找到「另一個」女人繼續人類的文明,那該人是哪來的……嗯咳,總之,宗教的故事會有其「人性」的根源,我認為不管如何都值得多去思考取代「多聽」,這才是人之所已為人的價值,否則,人不就是宗教或是信仰、國家這類整體下豢養的產物麼?
  第二篇故事來個英文名稱:Helter Skelter。基本上這名字算單純的名字,是披頭四的一首歌(呃,我讀了才知道,同時也明白披頭四的影響有多大),篇名點出故事中其中一個主要的環節。
  一個意識慢慢甦醒,接著感受到自己被困著,頭上還插著電極,面對自己的是一名女醫師,美艷的醫師……
  現在是2001年,你出生於1932年,經過一段時間的沉睡,數十年過去了。你是一名罪犯,但現在我們要試著幫你找回記憶,讓你搞清楚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同時讓我好好研究你的「腦」,這真是一個傑出的實驗素材……
  這一篇故事就直接針對腦的功能說明了,是一篇帶有冰冷醫療的怪奇風格作品,到底要一名罪犯找回記憶做什麼?而主角克朗本人的許多反應與舉止都透著難以理解的怪異,是怎麼回事?與腦又有什麼關係?嗯……我想,本篇比較像是多認識腦部與腦部創傷的影響,創傷則又跟犯罪的連動有關,像是推理「為何會犯罪」那樣。此外,結局是一種「逆轉中的逆轉」,島田在本書的兩篇故事中運用了類似的詭計,而第二篇則是典型,有趣的地方在於扭轉的方向不同。
  
  兩篇故事創造出不同的反思,閱讀推理小說在這一點上我想是受益無窮的。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