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降2  <邪降>這部片在我印象中推出時還頗有聲勢,不過那時我對這類片有些敬謝不敏,沒特別接觸也就晚了點欣賞這部傑作──呃,好啦,老實說之前是蠻怕看這類片的,覺得是種「很痛」的存在。
  或許一些血腥恐怖片看多了讓我「提升」不少吧,哈。
  <邪降>共有三部片的樣子,不過第一部是獨立的故事,我沒看過,想說是一種「前置情節」,之後推出的<惡魔的藝術>與<鬼影隨行>邪降3  是種統合也讓這樣的題材更具內涵。
  <惡魔的藝術>、<鬼影隨行>是前後互有關聯的作品,前部敘述一群高中時期的同學受邀回阿塔(主角)的老家探望,順便遊覽的相聚、散心之旅,哪知道是趟一去不返的恐怖劫難;後部緊抓著對「前部的呼應」,描述阿塔曾經的經歷,以及諸多異狀的因果關係。兩部若要相較,<惡魔的藝術>是比<鬼影隨行>來得精采,然而若沒有<鬼影隨行>的註解,故事將含著隱隱的缺漏難解。
  <惡魔的藝術>從復仇的點切入泰國降頭,這種奇特的詛咒具有強大的殺傷力與反噬力,一旦自己的心性失去控制,後果將難以收拾,於是,故事的情節隨著恐怖的虐殺詛咒慢慢演進,真相才在死亡的過程中一幕一幕地揭穿,被害與受害的角色在蠱術的世界中慢慢渾沌不清,直到最後一刻才「更」發現:沒那麼簡單。
  <鬼影隨行>是種「時空間」的設計。故事開頭點了一下<惡魔的藝術>中提到與降頭有相當關聯的「三眼神」,某個降頭師費盡心力欲找出三眼神以解自己所承受的反噬,這時,他受阿塔祖父之雇來執行阿塔之母的復活儀式,結果觸動了死亡的連鎖,同時將兩部作品的關聯串了起來,原本在<惡魔的藝術>中認定的狀況倒此又有不同的轉變,更甚的,在影片的最後再度逆轉真相的視角,一切的一切令人驚嘆也令人感到驚悚。
  個人覺得,<邪降>融合了日式的詭譎與歐美那種血腥味濃厚的恐怖,而較前者好是在於片中的「事件」是本來就在故事中當事人心裡有所底的,會有種無力脫逃的恐懼降臨的氛圍;再較後者好是因為降頭本出於人,虐殺之情況其來有自,不會讓人像看西洋恐怖片莫名其妙亂噴血之類的感覺(難道不覺得很無厘頭麼?),綜合以上,在加上編排巧妙的劇情,<邪降>可以說是非常成功的恐怖電影。
  觀賞時還在想,降頭這東西還蠻像血腥版的哈利波特……
  那……讓人覺得痛的點真是很痛,<惡魔的藝術>把人麻痺然後熱水+烤肉,要命……<鬼影隨行>則是把幾個地獄的酷刑搞了出來,我只能說……舌頭陣亡還沒昏迷,那大叔真是太強了。
  
  心有什麼意念就會有什麼表現,想走快的捷徑或是逞一時之迅,或許會有些速效配方,但千萬要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麼,不然就像兩部片最後那個光禿降頭師專門出來收尾的那句話:跟你跟到你死為止。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