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災如何?
  鮮網好友葉雨兒是個日劇迷也是個專家,欣賞竹野內豐的她觀賞了這部<記憶中的那片天空>,然後淚流滿面──呃,看完時淚流滿面,然後推薦我時目光熠熠……雖然我並沒有看見她的目光。
  給我噴淚吧!──隨著這句話,我也開始欣賞了這部我平時比較少接觸的電影類型。
  電影開始就是天空……嗯,有個小女孩在空中飄來飛去,但沒多久場景就墜了下去,落在讓人不那麼開朗的白色巨塔中。
  隨著情節得知曾發生過一場車禍,故事也慢慢朝著「車禍」的緣由演進。
  這部電影探討的是「家庭失去一個美好成員之後的心路歷程」,有意思的地方在於一開始的拍攝手法。
  透過英治的回憶以及日常,妹妹繪里奈的身影又實又虛的出現,巧妙的表現出「缺少」之後的空洞。所有的景像都因為原本該存在的一個人不在而有大幅度的變化,幸福家庭的顏色也隨之黯淡。
  每個人都反芻著過去以及事發當下。
  母親優子較沉默,但她仍能強顏歡笑並設法讓生活步上正軌,雖然心裡的痛楚讓她食不下嚥,但剛好懷孕的她仍把「未來」的母性堅持住。她很快地走出一半的傷痛,因為她知道肚子裡的孩子很重要、未來很重要。只是,家庭並不是只有她跟寶寶,所以情緒上的無助只能等著丈夫與兒子呼應。
  父親竹野(忘了片中啥名了)是個攝影師,這一個職業帶著藝術與保留的特性,或許也對應到他的心境上。失去最愛的女兒的他表面上鎮靜,但心裡被刨挖的洞跟本不是相機能捕捉的深度。他開始寡言沉默,不僅不與家人對話,自責更讓他不敢提起女兒的名字。他完全陷入悲情的泥淖之中,自我封鎖在「犯錯」的過去,而對於未來只有無視,這使得家庭關係搖搖欲墜。嚐聽說丈夫、父親是家庭的支柱,若已然被蛀蝕,怎撐得下去?他只能重新檢視自己還擁有的美好,然後從悲情中脫出而出。
  度過大難的英治還是個小四的少年,相對於父母親,或許可說他是一種幼稚的堅強,但他所想表達的只是希望家庭的關係能盡量恢復過往,至少,要有一些笑容──只是每一個表現卻只讓過去的笑容切割著當前的痛楚。單純的孩子心還比大人的了解「關係」呢,雖然英治在其他人眼中好像只想著讓自己恢復心情,但他心中對於失去妹妹的失落感誰能理解呢?那一封封的信是尚稚嫩心緒的他最堅強最感動人的表現,他不把死亡當作終結,而是一字字最美麗的追憶。只是,他的心裡還存在著不同程度的痛楚,到底,父親在事件發生後說的話是真心麼?或者,當時是自己死亡會不會比較好?
  這部片有許多段落直接用場景表現出心境,像是隧道象徵著通過與勇氣,如人心如果度不過那一道柵欄,那哪能再見光芒?山林中的走失表現出紊亂卻又想找出真理的心情,當最後走散的兩顆心合一才能明白親情的羈絆不是負面的情緒可以擊潰的。
  雖然葉雨兒一直說竹野內豐的演技很棒,嗯,這我不否認,但我覺得片中的男女小演員更是讓我驚訝,自然、巧妙、純熟的情感詮釋,這實在是難以言喻,反觀台灣許多戲劇的童星……只能說台灣人是「聽話照做」而日本人則是「表現該表現的」。
  走出失去親人的痛苦是很困難的,嚴格說來也不會有「走出」這回事,只能看如何轉換;尤其是小孩子,誰堪承受骨肉、手足先逝呢?
  失去的當然是無可取代的美好,但最美好的是在當下持續進行中,若一味被過去頻頻絆住,未來的顏色只會是一片空白,以及把黑色塗在他人的心布上。
  
  最後……我沒噴淚,不過心裡是深有感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樑-弦凝幽漣 的頭像
飛樑-弦凝幽漣

閣樓之窗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