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印章讓我再次走在前往補習班的路上,不過這一回就不趕時間(平時也沒啥趕)了。
  我選在近十一點時出發,主要是查了一下舊書店的開店時間,我打算將印章拿去蓋下最後一道行政程序,之後,就算是完結了這四個月來的學習。
  早上與接近中午這兩個時段在路上的景狀有著些許落差。幸好一早有下雨,而那陣雨並沒有把雲給消掉,因此頭上頂著的是被隔開大半的太陽──沒有直射的熱度,不過卻有著像是從天空蒸下來的濕悶,我也因此在輕裝之內淋漓著汗。
  街路上的感覺大抵上差不多,只有時間的晚讓更多人出沒、讓更多店家開張。三角窗的便當店已經開始大賣;下個路口的早餐店則是忙碌著收尾。幾步就一間的飲料店開始有絡繹的客人,茶香躲在騎樓裡避免了與路上的廢氣混合,我的呼吸系統也因此舒緩不少。
  街友占據的位置仍大同小異,不過今天沒見到那個有時候會朝著天空胡亂揮手的婆婆,這時間大概是去找吃的吧?還是又去哪摸了包菸呢?
  濕熱在衣服裡外裡應外合,想不到我才接近補習班就有些累了,這可奇怪,畢竟書包已經全空。
  解決了最後的印子,我回答我工作的可能性,在那熱情的老師注目之下,我開始朝著預想中的舊書店邁進。
  人潮只要愈接近車站就會呈現愈複雜的形狀。圓環邊的公車正吸收著長龍似的學生生意,男生女生的聲音此起彼落,這是城市脈動最有代表性的聲音,可惜我不喜歡令一個具有代表性的空氣味道。
  趁著綠色小人快步還沒被紅人給逮住,我溜著腳步往地下道前進。車站右邊的工程已經做了好久了,記得我開始上課時就看到那裡圍起綠色的薄鐵牆,到底是要做什麼?
  鮮少走地下道的我特別確認了可以通到後站才下去,在這伏隱的通道裡,人潮像是缺水時的水管,偶爾幾綹、幾滴在狹窄的空間中交換著回音。沒有說話的聲音,是壓抑的空氣的緣故,還是回聲彷彿會凸顯自己的行走位置?我左轉。
  這地下道是經過改建的,比起好幾年的狀況可說是煥然一新,牆壁的白面讓人忘了曾經的混亂──喔!對,有個地方還在大興土木,不曉得是要在那邊多開個出口還怎樣?
  視覺上的這空間確實大有不同,但總是會累積起來的氣味仍隱隱作祟,目前還看不見蹤影的居者,他們在此地留下象徵是地盤的信號──就透過人們的鼻子。回聲敲著旅人的寂寞,這一道上情景更是蕩然;我是簡單的斜背包,對方則是蝸牛人。
  出地下道前就聽見城市的呼吸聲,我趕緊在呼吸交換之時越過馬路。
  華麗的城堡我下意識沒了興趣吧?遠東前面是什麼樣子我沒印象,不過許多可愛姑娘的臉蛋都是笑著自我眼前流逝。我挺像遊魂的,可不是?
  目的地的書店在地下室,我毫不猶豫地往我有興趣的區域入侵,一下就把想著的小說搋在懷裡,但另一本卻意外地不在我的視線之中,看來不僅是我有興趣,絕版這兩字可以引發不小的動力,尤其又是不夠陳舊的作品……
  少了個目標物,本來該是離開,但我還是忍不住將書櫃從頭到尾瀏覽過。真是令我吃驚,也太多新書了吧?看著這些書後面的定價,只能說是以能買到新書的條件再便宜個十來元而已,但……確實就是新書沒錯。看完就賣……嗯,這想法其實不差,同時也能提升書的價值,也能讓我這種想收藏的人有所瞄準,唯一遺憾的,就是我的錢包快要成了無底洞了──摸不到東西。
  最後還是破功了,因為不小心看到兩本克莉絲蒂的小說(遠流版),這一系列因為歲月良久,所以舊書價只有一百,沒辦法,我不買下來我應該會連續做一個星期悔恨的夢。幸好現在午餐還暫時不大需要那可連的皮夾出面支援。
  離開舊書店,我的身價多了上萬個文字,我打算走別的路徑回家。
  後火車站那邊有一長列的問講,不知道他們一天能接送幾組客人?在現代的狀況,他們可說是辛苦卻又難賺錢,不過雖然如此……還是希望他們不要邊坐在塑膠椅上邊翹著腳邊摳著腳指……有點形像應該對生意會有點幫助吧?
  原本預計要轉彎的地方陷入了美化的政策裡,也就是說人行道的部分儼然是兩行廢墟。沒辦法,我只好繼續往前走著,就這樣來到了平交道上。右邊的鐵路右轉了,看不見通往哪兒(當然是北方啊……老大),左邊則是能遠遠看見一個莒光號的車頭,不曉得是不是蓄勢待發?有幾聲警鈴的呼喚呢!
  越過平交道,身後的柵欄沒有動靜。左方是一大間屢挫屢敗的商場型建築,不知道下回租出去後會賣些什麼東西?
  十字路口的紅燈不賞臉地羞紅起來,我不想在車子的呼吸中度過等待時間,信步就往地下道走去,想不到今天走了第二組地下道!
  這地方更是遊民喜居之處,事實上對面就像是他們的大本營。我順著扁平的階梯往下,裡面空蕩的如果跳出個鬼我也不訝異。轉了轉,我就置身在十字路口正中央之下,右方有個住戶正癱著,而左邊有個像是攤位的東西?有個伯伯牽著腳踏車就要從我身旁走過。我們沒有交換絲毫訊息。啊!想起來了,早上前往補習班時,在過馬路時與一名外國女人擦身而過,挺有意思,在今天碰到的所有人裡面,就只有她與我目光交錯時點了頭打招呼,嗯……或許這是他的反射動作,畢竟相較下我就比較不稀有了。
  地下道出來後是台南公園,這正是我預計回家想穿越的地方,從這裡能避開那些懸浮的空氣。
  公園的感覺相當好,我宛若來不同的國度,當然我在看到那仍毫無創意的公廁時馬上就知道身處何處。
  小橋流水、綠蔭蔽天,撇開那還耍著白癡抽菸的人,感覺真是好。早上下過雨的關係讓這裡顯得輕靈。記得小時候來過幾次,那的巨大回憶現在都縮小了但卻更靈活了;那時候愛玩,這時候愛感受。我拾著木級而上,地上掉落很多果子,有股透熟的腐氣,很熟悉……是龍眼!滿地都是熟到掉下來的龍眼!我轉個彎還看見有人正在水龍頭邊邊洗邊吃,真有意思!
  出了公園就是進入熟悉的歸途,雖然不是往常的從補習班回家的道路,但也是其中一條。
  今早就這樣任務兼運動地在外一小時,接下來……就希望今天能收到工作的消息!
  呼啊!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