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少看戲劇……好吧,這句話幾個月前還能說,現在好像不對頭了。
  前陣子聽聞到<豪斯>影集畫下句點,大家感嘆結束的同時我卻才在起點開始。這部影集也是好友連得半介紹半偷渡給我的。
  看完第一季……很棒,非常好看,也無怪乎其知名度都能上新聞。
  觀賞之前就聽朋友說<豪斯>最主要的特色就是醫生豪斯的毒舌,也提到他這個性是仿效夏洛克•福爾摩斯,不過他說話還比福爾摩斯更讓人倒彈哩。
  影集前面大概就是先展現豪斯診斷的特色,他的「做法」多少有悖許多醫學原則,更有些太過冒險,不過最後他的判斷卻是所有人裡最精準的,甚至是沒人想過的。我相當欣賞這樣的風格,以他的能力做出他所能做的「對」的判斷,所以他手下的三個小醫生就相當重要哩──不僅是確切地執行,還要與豪斯的理論跟看法碰撞,所以他們不僅有學生的特色更需要具備超脫一般醫生的知識與觀察力。
  一開始真覺得三人中的黑人福曼很衰,只要碰到出去闖空門找線索的任務都交給他,後來我看他也習慣了,另外……他雖然個性比起其他兩人較強烈些,但臉看起來就……感覺是好人。他無奈的表情還頗有喜感。
  奇斯是個帥氣的年輕醫生,他比較會順著豪斯的意見。我一開始是注意到他的口音,英國腔,其實我還蠻喜歡這腔調的。他在第一季後面算是被豪斯黑掉,不過他對於從醫的堅持頗讓我感動。
  女醫師卡麥隆真的是個大美女,因此豪斯一開始提出的觀點還真犀利,說她都能靠樣貌去討個好生活,怎還跑來幹醫生這種辛苦的工作?「人總是運用對自己來說最輕鬆的方式去獲利」確實如此,所以她是有所想法才行醫的。卡麥隆在第一季後頭成了一個關鍵角色,她與豪斯的互動讓劇情出現相當微妙的氣氛。
  威爾森……這角色若不是連得提一下我還真不知道他跟豪斯是HW的組合,HW就是福爾摩斯+華生。不過威爾森不像華生只能記錄跟提出一些凡人的想法,他可是腫瘤的權威,但這樣的設計也頗有提供意見的意思,因為腫瘤之於人體是大事,癌症還是人體健康的大敵,他算是致命與不致命前的協商判官吧。威爾森同時也是豪斯的好友,這一點跟華生就像了,因為要忍受這款的個性……他老兄修養真的太好──感情也真夠好的,愈到後面愈犧牲。
  卡蒂是院長,可以說她是上司級的華生,常常被豪斯搞的不知道要怎麼處理──通常最都是幫他收尾。她常常跟豪斯互槓,這部份算是體制、程序對上醫療吧?兩人的判斷都對,但豪斯面對的通常都是單一的特殊個體,所以相對於平均多數的可能性而創出的體制,卡蒂在這方面的包容算是很有涵養與「技術性」了。
  豪斯的個性在醫學上真得要是完全精通才行,雖然這種行醫態度讓我讚賞,然而所有醫生都這樣那我看死人會多很多,畢竟能有這樣實力的人不出幾個。豪斯不喜歡建立人際,對他來說,重點就是把病因找出然後治癒,扯其它的不過是浪費時間,另外,他說人總會說謊,沒錯,特別病人的話……看影集中往往都是死到臨頭才說出原因,這也讓人明白豪斯為何厭惡與病人面談也同時解釋他的毒舌──因為人碰到不順意的回話時就很有可能噴出真話來。
  
  第一季後段醫院換了老闆,這算是相當吸引我的一大高潮,因為這老兄一開始話說得很好聽,最後不改商人本色地把醫院當作商業場所──好聽的研究最後成了開發新藥與賺錢的溫床,頗讓人反感,而這樣的人當然對豪斯所管的單位感冒,因為一周治一人,然後開銷又大(都是怪病),完全不合經濟效益。然而,醫院的存在可不是為了什麼經濟效益呢。
  說起來,兩人的觀點都沒錯,一個是醫學之腦一個則是商業之眼,但是沒好好理解豪斯之所以為醫生的特色就用自己的力量強壓,這樣好像沒點道理,完全就是財大氣粗的低俗表現,更糟的是影響到待治病人的生命。把這老闆拿出來與豪斯對壘讓我激動莫名,因為更凸顯出豪斯雖然嘴巴不太乾淨但腦袋與手腕清楚明確,他始終想的都是「是什麼原因導致那些病症?」這是「做對的事」,但那老闆在知道對的事之前是把「事情做對」,立場的不同,兩人哪有共容之處?豪斯在新藥發表上所說的尖酸評論深得我心,說得太好了!既然是藥品,你用商學的角度來經營不是搞錯狀況而且根本不是為了造福人群,如果面子與金錢真比較重要,那生命真的沒救了。
  在此又想到豪斯說過的:「沒有什麼有尊嚴的死,只有有尊嚴的活下去。」說得非常好!這正是該好好思考的一句話。
  季末點出了豪斯的過去,頗讓人唏噓,而他唯症而治的特色也展現出異於常人的魄力──不過……像這款糟糕嘴巴的人還是會被感情影響,之後醫院的風波會更甚吧。
  面對生命請誠實,看病不是要你去說故事的。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