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克維爾的獵犬.jpg  重讀福爾摩斯終於來到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案件:巴斯克維爾的獵犬(以前讀的版本叫<魔犬>)。
  回顧過去閱讀的心態與感覺,我總算發現那時候的我對神秘現像、恐怖故事、鬼故事一類頗有興趣,我想這八成是托我媽的福;另外那種讓膽小的我感到詭異、怪奇的氛圍也讓我頗興奮吧。因此,那一套福爾摩斯讀了我想兩三遍有,但其中我有印象的卻只有幾則而已,最有感覺的就是懸疑成分頗重的<巴斯克維爾的獵犬>。
  小時候讀完的印象一直環繞在荒僻的鄉間、陰森的沼地、稍有年代的宅院……最重要的是怪談以及會把人咬死的巨大獵犬。這些個刺激就成了我的福爾摩斯印象,讓我發噱的是以前讀過版本中的插圖中有福爾摩斯把一張祖先畫像的頭髮給遮住進而確定犯人是誰,不曉得為什麼那動作讓我印象深刻,哈哈。
  好,回到我再度完讀的<巴斯克維爾的獵犬>。長大後閱讀的感覺就與過去天差地遠,當然故事從頭到尾詭譎的氣氛是一再出現,然而我一直到華生在沼地裡開始有所行動時才感受到小時候的那股緊張感。如果就整部故事的推理元素來說,本作較之於其他的探案真的只有氣氛勝出而已,但不可否認的是柯南‧道爾對於寫作題材的多方面運用,像是如何表現出怪談裡魔犬樣子的手法非常有趣,而該巨大獵犬所造成的細節與案件順水推舟地把情節的不安定感表現的讓人與角色們同一個心跳。
  過去的<魔犬>在我心中升起的迷霧到了<巴斯克維爾的獵犬>有種透徹的感覺,推理小說與我的繫結有了個懷念的交代。
  同一本書裡收錄另一部長篇<恐怖谷>,這在過去的記憶中也就是書中的圖而已,確實啊,幼小的我還是對圖的印象要深得多。
  <恐怖谷>由一封密碼信開啟,這讓福爾摩斯的宿敵莫里亞蒂教授的影響力凸顯出來,這一點算是此長篇若隱若現的主軸呢!
  解開了密碼信卻來不及阻止犯罪發生,在鄉下的古城宅第就如信中所警告的一樣發生了凶殺案。死者是一名頗受人敬重的外來紳士,在他的屍體上存在著些許疑點,但最該懷疑在現場卻難以置疑的就是被截短火槍給轟爛的頭,事實證明我的疑慮是正確的(同時也證明我小時候根本沒真在讀)。真相的出現不免讓我感到老套(畢竟這在許多推理小說中都使過)但卻因此讓我有些意外,這同時也引出了第二部的故事。
  讀著<死酷黨人>讓我想起<血字的研究>的背景故事,兩者頗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恐怖谷>中更是描寫的另人心情激憤。這一回並不是英雄帶著美女闖天關,而是英雄要來個絕地大反攻!不曉得這種大逆轉的情節是不是柯南首創,<恐怖谷>的內容雖然我也曾見過但驚喜的程度卻很高。
  <恐怖谷>裡提到的社團或許對當時社會的某些層面有所抨擊,若人能倚仗權勢那就很難不發展成所謂「罪惡」的德性。這些人缺乏思考人事物的來由,完全著眼於「結果」的樂子,像這樣遲早自討苦吃的小人類之影到現代似乎可能投射到「大人類」的樣子上呢。
  重讀福爾摩斯到現在突然猜想柯南‧道爾為何先前曾罷筆不續,就一連串的故事內容來說變化度其實不大,這可能得歸功於他創造出來的福爾摩斯太過博學多聞,不管啥痕跡沒兩下就能知道來由,在來個幾下幾乎通通都知道了,且加上當時社會不若現代複雜──呃,應該說,在那個「現代化」起步沒多久的年代有許多該有的東西都跳不出種類。或許,柯南寫個資訊對福爾摩斯相對不充足的案件搞不好有新的一片天呢!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