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女兒.jpg  終於來到鐵伊的代表作了,我想在鐵伊的「特色」中,<時間的女兒>是將她的概念表現得最切實的一部。
  說到鐵伊的特色不外乎就是「面相」,過去讀過的作品中也幾乎都跟面相有關──可以說是一種直覺,但也不啻是種推理。雖然光靠面相來斷定一個人是過於缺乏實質上的根據,然而,你很難否認看起來的感覺是可以連結到作為的,這部分的感覺並不只是臉部器官的樣子,而是整體:後天的綜合氣質與先天的氣質,我想,鐵伊筆下的帥氣警探葛蘭特看得就是這一點吧。
  讀起來看……跟<歌唱的砂>的時間點差不多,兩部類似的部分就在於葛蘭特對乍看到的面相與解釋有不同的想法。
  在閱讀本作之前的導讀點到許多「細節」,足以見得這部作品並非一般的推理小說,屬於學術性較濃厚的歷史推理,也就是翻案文學;將推理融入翻案文學很有意思,不過得對歷史有些興趣的來讀會較好,否則一般期待的「推理狀況」是沒有的。
  其實有,「謀殺」,不過是四百五十年前的事。
  葛蘭特呢不小心踩到門之類的東東,然後一路就摔進了醫院。日子無聊,他對一般小說又沒興趣(鐵伊還趁此揶揄了當時的通俗小說),最後還是要看一堆人臉才有勁──真是有點詭異的興趣。
  結果真正有趣的一張臉是額外附的,他看了看……嗯,某英國古代的王族吧?看起來有點憂鬱……不錯的人……吧?啥?理查三世?
  基本上我不認識理查三世,不過透過故事得知在英國歷史上他是罪大惡極的存在,為了王位不擇手段還殺小孩之類的……等等,魔王級的角色,不過……我也跟著葛蘭特看看書封上的這張臉(我是讀舊版的,不曉得新的上面有沒有),嗯,不是畫家太過馬屁就是他應該要壞也壞不到那地步的人,所以……歷史有問題麼?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歷史查證,英國葛蘭特與美國布蘭特的葛布左右連掌揭開了這一段屢翻不過的英國歷史。
  結論是,學歷史請把歷史當成一場夢,為什麼?因為這樣你才會去「解夢」,而不是順著夢中的情節當真;別小看自己的思維,更別小看過去的人的思維──陷阱太多。
  歷史學家就鐵伊與我的一些看法,大部分聰明的地方在於挖東西上吧,往往都把挖出來的當真,所以我想不少人應該只是專於挖掘的「技術員」而已,真要貫通歷史要考慮的還有更多咧。且,歷史真假誰知道?啥?文章有寫,你當古人很老實麼?你都知道人當官很有可能搞出什麼名堂,那你全盤相信他寫下的歷史?難怪你當不了官。
  <時間的女兒>提出的翻案我想在世界各處都有。「歷史」通常只存在於勝者的背景中,至於敗者則會被醜化,因為古代人都會造神、造崇拜(現代也差不多啦),因此真正去理解歷史要納入人心人性的思考,還得佐些野史。過去讀過的內田康夫<十三冥府>也是如此,別真以為某某皇帝是多麼宅心仁厚之類的,搞不好事實完全相反,不然他怎麼贏?
  故事中的理查三世還真的就是王道壓下來的歷史,若如葛蘭特所見,人性邏輯上的破綻多到不可思議,但後代人卻想也不想地全盤接受──當然接不接受與你生活影響不大啦,只是明顯有衝突的東西成了教育的起點文章,這接受起來頗讓人不自在的。在王朝相接處的歷史更是要特別去思量,誰會寫自己的壞呢?
  真 相是時間的女兒,遺憾的是真相永遠不會是百分百的真實,只要能理出最大可能的頭緒,就夠了。對於過去歷史上的人物,批判是後代有所為之事,在那當時他們已經過過生活,清不清白是還給自己的認知,其他的,就是場夢而已,解出來讓思維健康健康,這就是歷史。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