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舜臣。
  我想要對日本推理較深入一些才會知道此名……日本?沒錯,陳舜臣是流著中國人血的日本人。
  一直到逛舊書店發現遠流1997前出版的<三色之家>才知道陳舜臣原來有一系列的中譯書,這回打算認識認識,但先讀的是後來才入手的首部作品<枯草之根>枯草之根  ,這本書也是第七屆江戶川亂步賞的得獎作。
  嗯,好,江戶川亂步賞。老實說,我對得此獎的作品(通常是處女 作)不算太有好感,過去讀過好些部,覺得很不錯的只有東野圭吾<放學後>、不知火京介<擂台化妝師>,讓我比較不會在讀前預想可能是本精采大作,這回陳舜 臣的<枯草之根>抱持著讀看看的感覺翻開第一頁,結果還不錯!在故事與文筆上相當平穩的作品,情節的流動雖緩但還不致悶,個人覺得這是陳舜臣書寫的功力。
   序章點出多方人馬的動態,主要有描述的陶展文則是偵探角色,這偵探頗有點意思,他並非「偵探」也不是警察、記者或者相關職業人等,只是個開餐館喜愛下象 棋、打拳且對中醫有所涉略的華裔(這部分的描寫很有血肉感),硬要扯大概就是在那年代(1932)的軍事背景有關,所以有著「尋線探案」的脈動並不為過。
   線頭是名南洋的成功商人席有仁,這位知名人物來到東瀛──日本旅遊,並先聯繫了過去與他有恩之人。故事中諸多相關人物隨著自然呈現的風貌現身,死者是做 事一板一眼到可以說是強迫症的老人徐銘義,到底是誰下手?又為何而死?表面上有人物、職業的相關線索,檯面下則有著不為人知的過去推導著。
  不曉得是否上一部閱讀的作品常有窒礙,所以<枯草之根>我讀起來竟有種「溶」入的感覺,故事中的人物只有簡單地介紹、寫下些相關,但存在的血肉感卻讓我緊繫其中,中國與日本的「相對味兒」,很有其意思。
   謎團的部分就「推理」來說算陽春,嗯呃……我想,百年來的推演,要在早期的作品找到華麗巧妙、打破眼鏡的詭計(同時還要合理解釋)實在強「時代」所難, 倒是有著小巧、人性化的技倆與人情交錯這樣的作品會吸引人也值得去讀,這部<枯草之根>對於想認識早期日本推理的人我就很推薦了。
  陳舜臣也是推理大師之一,不過名字並不特出,只有在看一堆日本作家排名中突突然冒一個華人名字讓人感到好奇。作品讀完的感覺,我覺得與土屋隆夫、松本清張頗有相近。<枯草之根>後讓我很期待閱讀他其他的作品。
  書名有其意義,我看簡體版好像叫<花朵的凋謝>還什麼之類的,兩個名字異曲同工。根是埋藏在底下的,不同於表露地上的花草葉幹,它是最要緊的存在,是生命存續的發源之處,這部作品中巧妙地用此隱喻,書名的精神就貫串了整部故事,讓人讀完後苦嘆。
  兇手與被害者都是執著或說對人生中某些是頑固之人,結局更令人不勝唏噓。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