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先令蠟燭.jpg  <一先令蠟燭>就排列來看可以說是寡作大師約瑟芬•鐵伊的第一部作品,比這更早的<排隊的人>要到最後才出版。就這前後兩本來看,<一先令蠟燭>在文筆上的描述鮮活許多,或者就我目前讀過的七本作品來說,本作是讀起來最有英式趣味的一本。
  事件隨時都有機會飄浮在海面上──一具在海面上浮沉的女屍引來開端,許多可能的猜測灌注卻不如死者身分的揭發,原來她是當紅的影劇明星。
  我想這部作品算是「兩線」並進,一部分與「一先令蠟燭」有關,也就是談到死者的過往以及生涯的歷程;另一部分則是葛蘭特的直覺式查案,這裡還表現出當年代的媒體之力。兩邊對比下,葛蘭特的部份感覺還比較深刻。
  死者的特殊身分讓她的死亡引動社會不同階層的言論,埋藏在知名度與光鮮之下的人心是說著名諱不過是雲霧,讓人看不清實際上旁人在心中對她的評價。心懷鬼胎算是鐵伊沒有直說的部分,透過利益相對者的舉止與對話可以感覺出她的死亡只是場微光,但卻格外聳動──這算是本作行凶的動機了。
  案子追查的部分感覺葛蘭特不像其他作品中那麼「直覺」,反而出了亂子,有段故事還繞在某嫌疑犯身上;往後還揣測到最大可能性的人上,最後真相竟然就寫在一本過期的雜誌裡,老實說這部份我是有點無言。
  這部作品有趣的部分在於鐵伊對當代社會的諷刺與批判,說到職業特色的時候還有不少揶揄的成分哩──特別是真相的部分,對於某些「新興」之物,鐵伊看來是相當不以為然的呢。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