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過數本土屋隆夫的作品,這位寡作的本格推理大師相當喜歡描寫女性的生、心理。心裡有種對比,就是東野圭吾寫「惡女」(結果他主要描寫惡女的作品我還沒讀過),土屋是寫「慾女」。不管土屋是否有明白地將「慾女」描寫出來,但字裡行間透露出來的層面跟女性的情慾多少有些關係──或許我是剛好都讀到他有此類描寫的作品吧。(<天狗面具>、<華麗的喪服>、<聖惡女>)
  獻給妻子的犯罪.jpg  <獻給妻子的犯罪>在讀之前的自然會想像出類似悼喪妻子的情節,內容也算不出所料,不過卻蘊含著我沒想到的情慾、肉慾的部分。
  故事從電話開始,我們就進入一名因為意外導致性失能的大學教授的陰溼心理世界;他失去了妻子,失去的地方還橫躺著別的男人,這使得「無能」的他展開了日後的變態行動。這部分的描寫除了表明男人無勢的卑屈扭曲心態外,更強調出開啟性慾後的女性不滿的對外索求──男性都心有戚戚焉麼?特別是什麼中年之後的問題。
  知識分子的變態好像會有特別的花招,故事中的教授不只是單純地用淫猥的言詞騷擾,更針對接起電話是男是女採用挑撥的語氣暗示對方的另一半的不忠,這是一種將內在平衡的心態,也因為過去妻子對自己的不忠而讓他對人與人的親密關係有了不同的看法。這是一種病態的洩慾。
  變態電話打久了不免會出問題,不過故事中的教授不是被逮到,而是逮到一起可能的殺人事件,他內心的窺伺慾望被激起,從此涉入比打騷擾電話更近一步的犯罪世界。
  一步步成就「獻給妻子的犯罪」。
  這部作品的推理性頗有意思,從短短的電話對談中就推想出話筒那頭的人可能身在何處。透過犯罪來推理,這點頗有意思,故事前段的懸疑性也表露得宜。
  本作是短篇延伸而成的長篇,不難想像土屋想要大力描寫心理病態的部分,能夠將許多概念綜合成長篇,各部份的連繫性處理得非常巧妙,唯一納悶的算是最後的部分,這讓我想起台灣推理推手林佛兒的<島嶼謀殺案>:線索的殘留「大」的不可思議,兩部作品的犯罪都是經過策劃的,但是對於被害人身上可能的訊息卻處理的很潦草,導致最後的結尾雖有效果卻打了折扣,多少讓我覺得是作者刻意遺留的結尾。
  犯罪策劃前與執行後的心態也頗巧妙,成功之後反而對於先前設定自己被抓後的世界有了反抗。對於人來說,實體的牢籠不過是暫時之悶痛,而心理的困頓才真是難以逃脫的桎梏吧。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