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氣的標題寫得其實是讓我讀得捧腹的幽默作品──東野圭吾的<超•殺人事件──推理作家的苦惱>。超 殺人事件.jpg  
  東野圭吾是不標準的作家但卻又是很標準的「作家」,不標準是因為他不像其他作家的領域那般「精」,但標準就是他真的是寫他想寫、能寫的東東,沒有任何限制──問我他應該是寫推理小說的吧?對啊,是推理,但選推理是因為「推理」這項成份非常有趣。東野可不想寫出平板的東西,至少最後他會揭開一個你可能沒揣想過的謎。
  <超•殺人事件>是東野的黑色幽默作品,過去我曾讀過<名偵探的守則>,要比較的話,<超殺人>格外好笑,不過這兩者探討的層面不同。
  <名偵探>是推理文學的特色,<超殺人>則是文章出版的議題。東野圭吾把寫作上會碰到的怪狀況漸進式地誇張化,是諷刺、苦惱卻又讓人會心甚至捧腹一笑的趣味傑作。
  <超稅金對策殺人事件>:這一篇很好笑,為了「節稅」結果把一大堆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通通扔到故事中,整個故事的轉變簡直是不可思議的笑彈,且看為了申報核銷而讓故事從北海道跑到夏威夷的這一段「作家改文大冒險」。
  <超理科殺人事件>:此則故事諷刺著許多推理小說中的「炫學」,在故事中加入一大堆專業元素是可以豐富故事內容,但是太超過的話實在是無趣的灌水。東野圭吾給了這一篇很不錯的結尾,但也透露著:小說要引經據典也要切重故事重心才好。
  <超猜凶手殺人事件>:嗯……不曉得是不是真有這狀況,東野可能抨擊著某些不太真實的作家,呵。這一篇算是典型一點的特殊短篇作品。
  <超高齡化殺人事件>:完全就是好笑……前面的部分還有些哀愁,說真的,現在看書的人真的愈來愈少,一堆人在那邊比網路資訊、電子產品……比大小而已,日子不會更無聊麼?「跟上社會的腳步」……有這種想法的人先想想人生跟社會的概念,一堆蠢蛋。呃,好像有點離題,但看書的少了不敢說是壞事,但可以看看周遭會靜點心思考的,不多吧?穩靜氣質的人也少啦,所以看書是不是有些影響?哪天想讀讀書還不錯,保證不會無聊。結果我離題兩次……這一篇的作中作是老到癡呆的作家,看他跟編輯的對話讓我笑到噴飯,太絕了,而更絕的還在後頭哩……
  <超預告小說殺人事件>:算是普通一點的短篇,帶出書市要好就要譁眾取寵或是讓實際狀況牽扯到書的內容,也是諷刺。社會上呢也有一堆強調「有用」的書,是不是讀了照做就有用?不好意思,這樣想的人就鐵定沒用。好書不讀就是垃圾,讀完不想也就只是本書而已。通常是紙做的。
  <超長篇小說殺人事件>:這跟超理科有一點類似,不過這裡面更絕。我想應該還不至於有這麼誇張的充斥資訊手法,不過有一些小說還是加入太多稍嫌多於的文字與情節到故事之中,為的就是讓作品比較飽滿。在本書中,東野對這一點特別有意見,我想他嗣後也證實了作品並不是一定要厚的跟枕頭一樣才有價值。
  <超最終回>:這就……因為有超長所以要有超短,說的是作家趕稿卻又篇幅不夠,跨不出框架結果自己囧掉自己。篇幅雖是殘酷的,但思維不夠寬廣會更殘酷。
  <超讀書機器殺人事件>:也是說不讀書的狀況,且還扯到心得的部分呢──好像是在說我這類型的讀者,哈哈。作品沒被讀過就不算是活的,我想這一篇除了諷刺一些文學上的浮濫外也感嘆著濫竽厚作及閱讀者減少的現象。最後還能見證一項產業的發展,令人啼笑皆非。
  
  <超•殺人事件>是非常有趣的黑色幽默小說,除了好笑有趣外也給看書的一些想法,同時砭一砭已顯病態的創作環境。在台灣,文學的創作不比日本活絡,管道似乎也只是常常「另闢蹊徑」,特別是推理文學的部分呢。有時候會想,讀一堆教你如何做人、賺錢……等等類的書,不如讀一本社會派、心理性質作品的小說得好,畢竟,裡面就算虛構也還是互動的,而那些「教學」的,有互動麼?而且少一點妄想學他們就能成功的想法,因為你不會是他們。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