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津田信三是我頗喜歡的推理作家,他的風格為民俗怪奇恐怖風,這一點與京極夏彥、道尾秀介又有些不同(三人方向雷同而已),他是以「民俗學」為角度出發探討怪談與怪事。他的推理小說中不乏頗吸引人的怪談(吸引的部分是對我胃口吧,我小時後還蠻喜歡鬼故事的),與提出妖怪的京極來比對,三津田說的是「現象」。
  目前中譯的四部長篇我都蠻喜歡的,其中<如無頭作祟之物>讓我相當興奮。這回讀的是他的中短篇集<如密室牢籠之物>。
  如密室牢籠之物.jpg  本作包含了<如切首撕裂之物>、<如迷家蠢動之物>、<如隙魔窺看之物>三短篇與<如密室牢籠之物>一中篇。
  三津田的故事特色是民俗+推理+恐怖,解謎的部分通常還會留下一個不解之「謎」。在推理小說中好像不是很優的點,但卻是讓他作品有獨特風格的要素──個人是頗喜歡的。
  不過,這回的中短篇中,有些許地方讓我拉下些評價下來。
  <如切首撕裂之物>故事的發展像現代的連續殺手,不過其中有相當濃厚的怪談氣氛。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少女們一個個走到死巷子裡遭受割喉之死?這一個不解的怪事引出氣氛,接著就是事件。
  這一則的點子還不錯,讀到有點熟悉的事物,嗯,與某一作好像有點小小的關係,只是其中有一點最後並沒有說清楚──呃,並不是怪談,而是血跡。
  故事在事件當下特別點出「血跡」,也就是喉部的割死恐怕是有相當的出血,但這一個問題最後卻沒有完善的解答,留了個納悶的點在我心中。
  <如迷家蠢動之物>之物很有意思,這算是種心理分析。我發覺三津田很會觀察出人的行為的「相反」部分,所以這一篇加上怪談可以說是配合的很巧妙。不同立場就有不同心境,加上一座山……嗯嗯,詭異來自心呢。
  <如隙魔窺看之物>一樣保留了怪談──可以解釋為精神上的創傷,不過一些視野裡的東西……搞不好真的很難解釋。主人翁從小就害怕縫隙,確實,沒關緊又留條縫會給人一種「外來物很有機會」的暗示,心理壓力產生之下又被祖母諄諄教誨,看到有條縫就怕的要死也無可厚非。這一篇利用了特殊的心理狀態達成不在場證明,風險還頗大的,以人物的相對行動來說,感覺賭上的運氣不小。故事中提到了日本戰前戰後的教育──狂熱使人病,何況是一整個國家。
  <如密室牢籠之物>這部作品出現了偵探刀城言耶的最大特色:自推自翻。當鋪家族的二樓到底隱藏著什麼祕密?為何女主人一個個在裡頭死去?新來的繼母又是個怎樣的人?詭異的謎一直到言耶拜訪後事件就發生了。
  「完全的密室」。
  唷呵!真出現了。本作的密室狀況可以說是無庸置疑的,所以……呃,三津田還順文推論的變出他的一套「密室講義」,我覺得他是想提出不同於過去卡爾與亂步的新狀況(讀三津田的作品可以知道他挖出推理小說還有得推的部分可不少)。結果所有狀況跑過一遍卻沒半個可以解釋,這途中就看言耶「詳細」的狀況大剖析,他可說是異於一般所知的偵探,通常呢,偵探都會「集氣」到最後一口氣宣布,言耶則是馬上就他所知全盤推敲,可以說是三津田在偵探上也搞了相反的一招。反覆、細膩的推理中,對於狐狗狸的解言部分很有意思,而對事件推出的看法也解答得很不錯……結果還是有最後的一招。
  如果最後的真相是如此,多少還是有讓我難以釋懷的部分:中刀後的狀況、臉部表情、生理反應……等等。雖然在心理上還能解釋得過去(算有點感動),不過物理與生理上,只能說也有運氣成分。
  在讀序文時有提到言耶與他的編輯祖父江偲的互動、曖昧……嗯嗯,還蠻有趣的,我倒希望他倆能更有機會在大事件中對壘,或許我特別喜歡會鬥喜嘴的曖昧情?
  
  本作中就如三津田特色的未解就是怪談的部分了,留點氣氛在閱讀後的感覺還不錯;不過些許狀況上的不解我想是可以檢討的,畢竟……刀子嘛。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