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刀城言耶一起來吧。
  三津田信三以言耶為主角的作品描述著他走訪日本各地探查鄉野奇談的題材為中心。時代設定在二十世紀中期左右,那時的日本正處於戰後,是一個銜接著過去與「現代」的磨合期。就民俗怪談的角度來看,那年代存在著渾沌不清的局勢,科學挾著龐然的氣勢欲擊垮迷信,然而卻有著許多難以用科學去理解的現象,因此,當科學與民間信仰衝突之間的火焰燃起異光,那顆火種該怎麼解釋才能合理呢?
  經歷了<如無頭作祟之物>、<如山魔嗤笑之物>、<如厭魅附身之物>,我已然無法戒口三津田所創造的由民俗怪談為材料熬出來的濃郁推理湯頭;要知道,到底湯碗裡裝的是什麼料實在難以料到。這回<如凶鳥忌諱之物>亦同,不過,這樣說好了,這回的湯早已把湯的精華材料明晃晃擺在你眼前,但卻實在難以品嘗出其真髓──亦即,這次的謎團的解答是「消失」的。聯想力再豐富也太難去認同那結果,所以我又再次因為謎底而跳起身來,不得不在此鄭重介紹三津田信三這近代的推理大師!喜愛推理的讀者沒讀過他的作品就真的是大遺憾。
  如凶鳥忌諱之物.jpg  <如凶鳥忌諱之物>讓讀者隨著言耶的腳步踏入大可說是與世隔絕的漁村,再從漁村搭船到鳥坏島去,這此同時,傳說與怪談也跟著上了船,不祥的黑鳥籠罩著亟欲遮蔽來者的希望。
  「消失」正次這回的重點,書腰的廣告也提到了,要從一個密室(廣義的密室,包括無法逃出的條件,如故事中的山崖、山壁)消失的可能性有多少?就某層面來說算是「密室消失講義」了。它還強調要用盡自己的想像力……但這誰能想到……
  在主要的消失事件之外還穿插了怪談式的三起失蹤,算是作者利用現有的狀況加深現場的氣氛,不錯,本作之詭譎是我讀到現在感到最令人窒息的。消失或許比看到一具人的屍體還要令人膽戰,因為死亡擺在眼前至少能知道可能如何致死,但「消失幾乎等同於死亡」的感覺之外還不曉得消失到何處;人解析出該人成為屍體的原因後心底就會有相應的防備思維,但消失卻沒辦法有所防備,反而讓人時時會感覺到有「某種力量」正伺機將自己帶走。恐懼就是未知為最大,憑空消失的人更會讓恐懼懸在心頭的半空之中。但相對於主要的消失事件,其他的還能想出可能的人為加工,也就是裝飾用的。
  好的,那麼,人到底要如何在密室裡平空消失?
  言耶在解析可能性的時候就跟過去的案件一樣,提出一個幾乎滿分的答案後又即刻推翻。一則則翻到聽者(連讀者也是)都腦袋渾沌不知到哪個是真之後才炸下驚人的真實答案,想起來,在<如無頭作祟之物>及<如厭魅附身之物>揭發時我眼珠子都快掉下來,這回在<如凶鳥忌諱之物>則是讓我的思維整個消失掉,這感覺有點像是選擇題都已經在標準答案的選項上加粗畫線甚至還標著箭頭說:「就是它」你卻還是選別的答案一樣──太過一箭穿心的真相讓人看不到箭是否真的在靶上。
  那真相是什麼?該怎麼消失?
  是「消失」喔,很簡單的字眼。
  
  宗教儀式的概念也在本作中出現,說起來還頗令人苦笑。雖然不敢說三津田所寫的都是事實,然而總會見他故事中的教主一類的人物想盡辦法用「人為」的手段創造奇蹟,而底下那些信徒就全當那是神跡。人還真的是需要「神」來做個依靠吶!而教主就得利用這樣的心態去營造出自己能掌管的領域的「忌諱世界」。
  那麼這些說穿、看穿的魔術伎倆有沒有效?有喔!當一群人的信念全指向一處的時候那威力是不可低估的!即使是肉眼所看不見的東西。不過所謂的信念全指向一處的必要條件就是──所有人都沒發現自己「正」指向一處,也就是全然無雜念的狀態才有可能哩!滿口說著自己虔誠的那當下是完全不「虔誠」的,因為確定的相對面就是不肯定,用說服的口吻來描述自己就是放空一個回應位子給對方來肯定,因此就非「真心」了。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