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不好意思文章的名稱這樣取,畢竟乍看好像大有來頭?又像有我慣用的雙關、諧音之類,其實我只是如往常一樣去幫今天休假的老媽拿開店鑰匙而已。
  那取「乖兒子幫媽媽拿鑰匙」不就得了?「乖兒子」三字還可能要刪掉。
  反正就想到這名字,至少聽起來很專業,嗯嗯……
  
  殘冬。晚間六點半多,門前送朋友回家,門後還留著老媽的拿鑰匙叮嚀。轉身,黑嚕嚕的地面黏著晶白的亮光──補習班的味道,不過我已不再排斥。左邊去是工程機械,少見的紫色小怪手像隻小貓一樣地被拎起……嗯,當然是卡車拎的,浩克人在美國。
  真的跟朋友道再見是在路口──熟悉的路口,現在彈著晚間漸漸大聲的空然回音。車子,特別是汽車的氣息像蟲子般地掃走而去,車尾是呆滯的紅眼,過彎時還會眨眨。
  熟悉,確實,哪裡還能更熟悉?一脈的路在前方痀僂地左彎,店家在左側收著燈火,我彎了過去。右轉,天橋仍蠻不在乎地肥碩而立,下橋的地方正對著鑰匙存放處。
  我媽在茶飲店工作,口碑良好,超級開店媽媽,據她所說她是西門店的老「扛棒」。聽說新來的店長人好,嗯嗯,這是好事,要說工作中碰到的神經人類,我媽算老江湖了──「飲料店的老少潑婦對罵」,這戲碼看過麼?
  高個兒的開朗男孩當班,我覺得他很親切,這回終於有機會幫我拿鑰匙,嗯嗯……呃,我是男的,不要以為上面那段的敘述有點粉紅色──我並沒有愈抹愈黑,囧。反正鑰匙拿到,紅茶算是順便的──嗯嗯,綠色斷鑰柄、金色鑰匙、紅色袋子,紅綠燈……超無聊的想像。
  店長的電話聲慢慢消失在左後方,我則是往右四分之一圓的方式以視線掃著晚街,燦坤的黃色醒目到幾近囂張的地步。人影被黑色壓著多少都會有點萎靡?至少今天所經之處在路燈之外,都是哈比人出沒。
  好,取鑰完畢,其實呢想說說的是回程時的腦袋。
  下午到晚間的這段時間,腦部的運作有點恍惚──輕微,但多少有些困擾。好,原因幾許,像是英劇的衝擊、牙齒的糟糕、網路……呃,是,最後者總是如精靈一般。我不得不說我的思緒與性格總在閒談間出現不同的變化模式,所以突然有些弄錯、做錯、說錯,而感到不好意思的地方會讓我變得傻呆,呵,真是對不住。因此,走這段路我讓腦袋冷卻些許,算是多少掌握到思緒的走向,那麼,在這裡就想問問七點左右跟我對話的人:若妳讀到這部分,有沒有察覺我用字與語氣的不同呢?
  熱紅茶還在袋子裡,我拎著漫步回家途中,嘴裡咀嚼的是一些近來慣常自問自答的自我對話──或許我哪天會需要蒲公英,誰能贊助?
  讓「取鑰」有個完美結局吧?當然就是拿給我媽,同時賺到紅茶與路程……嗯,還不錯。我迎來我獨有的優雅,琴弦般的思律奏著文字,有誰又給我來了幾艷彩音?
  我等著彈入夢裡,音色會是綿綿,而我在其間可能又是場取鑰的途中。
  思念入場的鑰匙。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