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查禮,這個不洋不中的名字以極快的速度跳到我的書架上造成大塞車……呃,我想說的是44折讓我有種一見鍾情的感覺,於是陳查禮探案全集就在我嘴裡還唸著「要考慮」的時候不小心下單了。
  警探的的名字特殊連作者的姓氏也很有趣:厄爾‧畢格斯──Earl Deer Biggers。沒錯!就是「較大隻」,想來他生活中應該有不少名字應用的新鮮事。
  畢格斯是美國人,但他所創造出來的警探角色卻是個中國人!在二十世紀初期有如此創舉還真是不簡單,這也加深了陳查禮的特殊性,此點頗重要,因為就第一部作品來說,如果警探僅是單純的美國佬,那我想他應該也甭寫接下來的續集了。
  系列作第一本的導讀也是我所見過算頗怪的。文中說「專業」──這也是驅動我買下的原因之一──的推理小說讀者書架上就得要有一套陳查禮,但接下來說的卻不是陳查禮有多麼令人驚艷,而是他所位於的推理文學中之地位為次等,也就是說他作品的特殊性、故事性、詭計性質並沒有特出之處,或者該說是沒有決定性的推理文學代表性,可以說代表的我想正是他身為中國人這一點。不過,也就如導讀作者所說,並不是本本書都得看多有名、多驚人、多棒的作品,重點是撰寫的脈絡及作者所要表達的概念是否能有所感。一本書真正的好壞是在讀過之後的感覺,狹義的心得是比廣義的來得重要。
  不上鎖的房子.jpg  <不上鎖的屋子>書名算頗吸引人,因為通常推理小說都強調「上鎖」居多。屋子不上鎖有什麼搞頭?結果這是因為案件發生在二十世紀初(附近)的夏威夷,純樸的民風可以讓人安心地不把門上鎖。唉唉,現在有誰敢不上鎖呢?
  故事起因為一個家族,喜愛冒險與流浪的血液透露出好與壞的變數,於是其中那最富有的一人有了不尋常的舉動。隨著主角算是被迫前往檀香山去勸其姑媽回波士頓,一起「尋常」的殺人案發生,為什麼說是尋常?因為這其中沒有任何怪異的死亡現場,唯一的謎就是兇手是誰及其他零碎的線索。
  在閱讀的過程中雖然案件的細節不那麼吸引我,但畢格斯的行文令人相當舒服,很順地就能讀下去。此外另一個因素就是場景在夏威夷上,那年代的熱帶風情對比著大城市波士頓來的主角形成一種趣味,會想瞧瞧這鐵齒的城市男人來到風情萬種的浪漫之島會如何?水果香氣的情愫讓我也不禁馳騁想像。
  所以故事的發展反而案件感覺不那麼重要,甚至連陳查禮出現也沒什麼驚喜之處。
  配角……沒錯,一般來說精明的偵探角色就算出場不光鮮也要在不久後亮麗吧(更何況他的大名就印在系列書上),結果陳查禮卻是非常樸實,樸實到除了名字提醒讀者之外會以為他完全是個協助角色。如果沒有他嘴裡說出的幾些熟悉的中國話,他的存在感真的會搖搖欲墜。或許拙樸是逆向的大特色吧!拿陳查禮的身材來看也不若一些偵探角色地瀟灑,他中年、胖子、警察……如果警探被分類成冷硬派,那陳查禮應該是溫軟派。
  作者揭發真相的方式應該是打算用襯托的手法來讓陳查禮活躍一下,但我的感覺卻完全站在主角這裡,還是有動作的比看起來沒動作的給人的印象好得多,且主角的推理也是直指正確目標。要說陳查禮妙的地方就是他能用中國人特有的感覺加上觀察來個巧妙破案吧!至少他辦到從容不迫這一點。
  人總是會適應環境,在大城市待久了不見得容不進小鄉村之中,漫漫的,心裡的感覺會潛移默化,若有喜愛的人事物出現,生存的氣息也會跟著改變。
  感情與距離還有環境關係相當大,就算有文書上契約簽字,實質上的「人本」是不變的,也就是說,情感換了個地方可能就會有所變化,承諾?這恐怕只會是「當初」的玩笑話,偶爾會給人一些驚悚的感覺而已。言語的束縛有限,心裡所覺的才是真的呢!
  期待下一本的陳查禮真能大顯身手來看看,哈!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