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機.jpg  橫山秀夫本作<動機>裡的四則故事都相當精采!甚至讓我停止喘息呀!在先前所讀過的作品都以警察為角色之後讓我對他的文章概念有了些設定,而首篇故事也是警察,但之後的三則就是以他記者的經驗所撰出的懸疑妙作。一筆入魂!確實是寫進魂裡去呀!
  <動機>裡首篇是同名的短篇作,探討的自然是「動機」,而之後的故事也是異曲同工,也就是說,以「動機」為名的本書並非僅是拿首作為代表,而是整體上都是在思考一連串事件到底是誰基於什麼動機而作為的「動機」連繫作(意思就是「動機」乃為橫山此作品的「動機」)。
  第一則故事裡出現了匪夷所思的竊案,誰才是兇手幾乎可說是一目了然,但沒人能對這「一目了然」做出什麼質疑,誰也辦不到如福爾摩斯所說的「把所有可能性去掉之後,剩下的再不可能也還是真相」。那麼,問題就出在該人是怎樣的動機驅使行動的呢?
  人做任何事一定有他的理由,即使神經病指著馬桶說他老媽住在裡面也不是什麼怪事,因為他有他的理由。要找出這理由並且想通為什麼並不容易,因為要窺探出他人之心是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然而,在「不可能」之外殘留著指著「百分之百」的痕跡與線索,只有澄澈心境重新拼湊才能辨其真貌。
  組織與規定再怎麼嚴密,執行者都是人,人非機器也非電腦(就連此二者都會有異常),情感與執著的不定數往往就是事件的觸發處。理解、了解是很重要的,人情智慧巧妙的就有辦法避開「無益的正直衝突」,如同故事中的警視的作法,讓我相當佩服!
  <逆轉之夏>這篇非常傑出!結局發生的狀況我還搞不清楚,想不到竟然是一個立體型的詭計!把人當人偶般的策劃讓我不寒而慄。
  這篇故事首先提到的是更生人的問題,曾犯下重罪而終出獄的更生人很不容易被社會接受,且除非親友協助,否則如何生活下去更是問題。故事的主人翁其實本人很正直,但就同標題<逆轉之夏>的意思,他一個被設計的過錯使得他的人生大毀十三年,即使出來,早已搖搖欲墜的前路根本無法支撐那錯誤的過往,誰能知道只有少許人明白的真相呢?若問我信不信得過一個殺人假釋的更生人?恐怕即使說是在我心裡仍會升起比面對陌生人更厚好幾層的心牆吧。
  接著就是他面臨到重重否決加上猜疑他人算計時的行動,人被逼到無可再逼還能如何呢?當最後想重生的希望一個個幻滅時,選擇已經不是選擇了!結果這項選擇前往的是更悲慘的大局之中。
  物質與感官帶來的「快樂」值得那些不小風險的手段麼?幾些小姑娘強烈的憧憬最後採取「隧道通行費」的手法……這代價是個不怎好受的「無法後悔」呢!
  女性在職場上的地位在<情報來源>的故事裡點出了些,無法平衡的現象只能說男人都自視甚高了!主角的心理變化或許真是女人的特點,最後也只能苦笑了。
  最後一篇<密室之人>寫著男女主角對情感不同的憑依,最後的判決是「真心的情感」敗了訴。愛怎忍僅有表像呢?雖然在女主角考驗對方的那時候自己的情感早是不純。
  四篇故事,共通之點就在於主人翁心裡的猜疑與回音似來回的推理。周遭的人頻頻出現令人不解的舉動,到底是為了什麼?橫山秀夫成功地營造出難以透猜的心裡疑惑,其中稍有點不同的是<情報來源>的主角,當原本對自己都不好的人突然轉念對待……為什麼?對「動機」沒個準頭那真的是誰也無法猜透對方,直到真相來臨就駟馬難追了!
  當某人的心裡來了黑暗的訪客,在相對人心裡的重重迷宮就建立了起來,有一條貫穿的直達秘道稱作「動機」,偏生它只會在最深暗的地方,火把舉得再亮,它可能在通到出口之前一直潛伏在你的影子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樑-弦凝幽漣 的頭像
飛樑-弦凝幽漣

閣樓之窗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