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個一年的難受是什麼?在我將<新 福爾摩斯>改宗成<Sherlock>的這部影集看完的前後,知道反芻、回味一部改編巧妙、情節精彩同時揣測、推理之後發展的影劇多麼讓人體會到第二季前的引頸期盼以及遙遙年期的第三季呼之不來的落寞。
  看完第二季對於<Sherlock>的編劇更是感到驚喜與震撼。可以看出兩季改的方式稍稍有些不同,第一季的篇名我想應該都有改動原作(可能要請很熟福爾摩斯的來檢視……),進而符合「現代的福爾摩斯的」辦案的特色;第二季則是全沿用原作的名稱:<波西米亞醜聞>、<巴斯克維爾的獵犬>、<萊辛巴赫殞落>。所以……天啊!真的出現「陣亡」的橋段了!
  如果說第一季的故事就讓人拍案叫絕,那麼第二季會精彩到讓你連案都忘了拍,我是真沒想到採用古典「福爾摩斯」來當題材的編劇能夠巧妙到如此地步。
  <波西米亞醜聞>,這部事件其實在原作中只是短短一篇,與其他唯一最大的不同就是:「那女人」的出現。福爾摩斯在原作中幾乎是把女性當飯桶,自認女人會怎麼想、怎麼做應該是瞭如指掌,就算有一點小聰明,最後還是會回到基本的柔弱型態,更不用說思考上會缺乏什麼──這正是福爾摩斯不欣賞的地方。因此,愛琳的出現給了他一個措手不及,事實上原著中福爾摩斯的行為多處表現了他通常不會有的「欠缺通盤考量」,就此吃了個他自認為畢生的大悶虧,也固執如他,使得愛琳的地位大概就在英國女皇之下吧──在他心中。就以上這一點,這部短短的故事中的女角色鮮明了起來,更成為百年後<Sherlock>劇中狡獪聰慧的角色。
  「醜聞」不變,但角色背景之類的改了不少。第二季第一集的開始夏洛克就先裸給觀眾看,然後,男女平等,後來出現的愛琳一個裸體大絕招連冷靜如夏洛克也都傻了眼,就此看出此女分庭抗禮之勢強過百年前的那位。解碼與手機的爭奪是這部故事的主軸,一開始夏洛克猜出密碼實在是……我該怎麼說?女人真的會很想扁他,因為他竟然幾眼就能看出「關鍵」,但跟本對女性沒有分毫動靜,除非她們「人」在停屍間。
  男偵探與女性虐待師(SM是她的工作……)兩者的對決孰勝孰敗?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夏洛克再厲害也還是個男性──我並不是說他因為下體膨脹之類的失去冷靜,而是他還是沒辦法算計到女人獨有的步數,所以……某個偶爾之於華生角色的人就遭殃了。這兩人根本就是一進一退,影集中的表現更勝原著。
  猜密碼……嗯嗯,好遊戲,這一集最後的密碼真是他媽的太強了!暗示不只是一次出現在觀眾跟夏洛克眼前,但卻很難想像;更讓我屏息的是夏洛克推出密碼的「要因」……誰說這大偵探無情?或許世上諸位情人們,學學影集這一招搞不好就能知道對方是真心還是唬爛,但是哪招?就請閣下親自一賞了。
  <巴斯克維爾的獵犬>,這部作品是我小時候福爾摩斯系列故事中最喜歡的,嗯……事實上在那年代這類型的驚悚小說還蠻當道的(或許吧),所以就福爾摩斯角度來說並不算精彩的故事因為罩上一層詭秘、恐懼而昇華不少,至少我小時候讀過最怕的就是這一部。紅眼噴火的大狗狗──天啊!加上沼澤、叢林、古堡……噢──!
  這樣的作品現代要怎麼呈現?很好,馬上端出「科學」的影響,另外,英國的這地方(我想是實際存在的吧)到現在還是荒野地帶,要表現出這部作品的感覺非常OK。
  <巴斯克維爾的獵犬>我在看的時候身體有點怪怪的,所以前面還多少有點當他是鳥鳥的恐怖片在看,本來呢,我還想說:嗯,大概就這樣吧,生化怪犬?噢噢……很好……嗯……。
  !
  我還能說什麼呢?能夠編劇成如此實在太妙了!
  第二集的鋪陳是陷阱,它前面讓你徘徊在「實際」與「傳說」而基本上都會以「實際」為主(都啥時代了),但後面連夏洛克都變成嚇洛克時觀眾的理智也會跟著跑掉。
  到底「獵犬」的真相為何?真有大如小牛還會噴火的狂犬麼?目的不明的生化建築、山丘上的暗號(原作中的經典詭譎)藏著什麼秘密?華生與福爾摩斯搖搖欲墜的友情……最後……「誰」真的低頭?夏洛克的「道歉」,根據您的「推理」,會是如何?
  <巴斯克維爾的獵犬>完美重現現代的「那時候」驚悚氛圍,更巧妙地表現出兇器與現場的合作,再是一部令人激賞的改編!
  最後就是另當時──同時也是現在的福爾摩斯迷們最難過的時候:<萊辛巴赫殞落>。
  古典的故事中,福爾摩斯與宿敵莫里亞蒂兩個人東扭西打的最後掉道瀑布底下,柯南道爾搞出這橋段是要讓福爾摩斯就此消失(他還真熱愛純文學)……不過,也因此讓後來的復出充滿戲劇性。而現代的故事則是呢……嗯……我看還是慢慢談起。
  <萊辛巴赫殞落>的設計很有意思,鋪陳的能力相當傑出,主要是因為華生的緣故。古典的華生用筆記述一切,現代的華生則是用部落格寫下事件,因此讓福爾摩斯的聲望扶搖直上,更因此接到大大小小不同的事件。採用網路的威力可比當年用手寫投稿的要好得多了,但也因此讓莫里亞蒂有了絕佳的劇本。
  故事開始的破解金庫與牢獄真的是帥氣,而到底是駭客技術好還是根本就是莫里亞蒂神通廣大?搞得天翻地覆之後他竟然從容不迫地被帶走,甚至在法庭上演出全然脫身的戲碼──這期間,夏洛克還因為「表現」自己而被關了起來,真是經典。
  夏洛克與莫里亞蒂的正面對決這次是真的展開,「萊辛巴赫」這名稱變成是福爾摩斯之前破案後取得的小稱號,其他許多事件的發展也有所不同──或者該說現代的情節具體形象化,同時,對照第一季第一集華生被告知的:「他(福爾摩斯)有一天會跨越『那條線』」,所有條件加上「太神」的推理,夏洛克開始被逼到絕境。
  莫里亞蒂接連的出招實在是令人不寒而慄,他的「演技」真的是好到觀眾都可能會選擇拋下夏洛克這一邊,實在太強了!自然到炸掉!
  不過這一集有一些地方是比較「太巧妙」了一點,像夏洛克看出百葉窗時竟然剛好看到對面亮燈出現的字。
  原作出現的經典橋段在現代也有很妙的詮釋。記得福爾摩斯說莫里亞蒂不是他身旁的人而是馬伕時,相信頗讓人驚訝,而現代的夏洛克碰上的莫里亞蒂則成了司機。
  好,終於來到最後的關鍵時刻,說真的,古典的福爾摩斯是到萊辛巴赫瀑布,但現代的夏洛克則是落腳到……實在不願去想像的地方。他倆的過招真的是頂上對決,孰能勝出?還是……
  夏洛克•福爾摩斯,現代的他,真的,死了麼?
  編劇:「猜啊,都沒人猜對呢!」(整個欠打,快給我拍出來!)
  不過對於第三季真的不曉得他們要如何編排,若莫里亞蒂真的就這樣領便當還是怎樣的話,要如何讓情節更令人驚喜是有相當難度的,古典的福爾摩斯其實在復出後的表現不若前期亮眼,但是名號仍響亮得不讓其失風采……嗯,不過我應該是多慮了,就這兩季的表現來看,<Sherlock>第三季是非常非常值得期待的,或許會開創出福爾摩斯探案的新局!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