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預報完全有它的專業成分。
  入睡前,最後的思緒被屋外的風鳴夾雜而去。果真要變冷啦?我不曉得夢境中有沒有這一因素,但一早醒來溫度的親吻就明白「早起」這一點正跟我打著冷漠的招呼。
  「一般」就是好的日常起始,雖然我的漱洗並沒有什麼規律。
  早餐是昨晚煮的牛肉湯,兩碟菜,常見──若問老媽拿不拿手,她會解釋很多,最後結論就是通通扔下去攪一攪就好了。但要攪得好吃還是得有經驗與……好吧,技術。
  目前為止的時間還在我的早安規劃中,最近在整理自己的些許東西,這是其中一項。
  早啊。
  算是可以這樣稱呼了。我又處理了生理上的瑣碎,多加件背心、換條褲子就下樓去,想不到老媽已經出門了。
  冷空氣在我的認知中跟過去有些不同,或許是運動的效果?你認為呢?
  我讓晨冷保溫我的清醒,陽光頗捧場地讓走稍遠的老媽行在暖道之上。紅燈剛來,兩側的車輛就迫不及待。
  我追了上去,在下一個紅燈來之前我遮了想要搶時間的機車。
  一大一小的紅藍組合,還是老媽有夠多的話能說,雖然重複性高有時又讓人煩躁,但還不錯。最近我的話較之前更少,可能我的冷漠就像此時的冷氣與陽光,誰能感受到呢?
  一貫的路程來到老媽工作的地方,簡單的再見我就邁步而去。
  稀疏的人們在周末的此時稍顯慵懶,只有車輛的引擎聲隆隆地取代言語。我拾步溯向兩年前文章中的路,再次相似的公園之行。
  蛇腸延著台南的古早巷弄,若居其中,還真是有種避旅的感覺。在這樣的地方安靜而有一片空間,煩擾的土壤也能開出幽幽美的花朵。
  大多數門窗都還沒醒,晃過彎的米格魯們還在睡吧?再過去不得去走柏油大路,在其旁的小販們催慢著行人與車。
  花季將至,台南公園遠遠就能看它披著件多彩的花衫。取道正入口,籌備中的花彩怕是蠢蠢欲動。我選了不同的方向前進,從此開始,我與之前的文章分道揚鑣。
  人群也是朵花,開在公園四處;琅琅的樂音催著花開花合,他們盡興地伸展著。慢跑的人交換著呼吸,均勻的腳步是震震不老的精神;賞花的人分享著眼界,錯綜的視野是鮮鮮不息的嘆喟。尚早,不是依偎的好時刻,但卻有亮荒荒的好景色。我是孤獨,所以成為人群中遊走的那顆種子。
  繞潭一周我回到平時的路上,周遭熙攘漸漸。最後的引體運動喚來醒來的味道,我與一旁舞蹈的人群對比著優雅。
  文學式的整裝讓著我出了公園、返家。過馬路時才知道原來一早這地方的紅綠燈是醒著的。
  我繼續向著今天的內部走去,寒風不知何時熨著舒適在我臉上。
  又是一天啦,大家早安。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