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先插進來讀的作品,旅行途中得以讓我一窺拿下直木賞的本作。
  辻村深月──這名字算頗突然出現在賣場的書架上,<沒有鑰匙的夢>沒有鑰匙的夢  的書名也頗吸引人,內容如何?很好奇。
  故事是五篇短篇。各自獨立的短篇寫下相當巧妙的犯罪情結,我覺得辻村深月探討的是很微妙的動機推力,不全在於犯罪者,連同周圍的人所表現的巧妙心境寫得很有親切感,嗯……很多事不能以集大眾的「客觀」來判定,事實上往往有著深不可測的行為者主觀的動機牽連。
   第一篇的小偷的故事傳達著微妙的小學生活樣貌,已輾轉幾個村城下不同的人的反應。竊盜可大可小,通常不是什麼大罪(比較大的有其他名子啦,而且常常無罪 釋放,嘖),「據為己有」這種心態每個人或許多少有過……呃,這不太是第一篇的重點,而是這一項罪雖不是出現在小孩子身上卻是在他相關的人身上,那,在小 學這個最朦朧、模糊、急於定義一切的小社會會有怎樣的反應?辻村是沒有大潑筆墨地敘述,而是透過另一名小女孩的感受來描寫,一種旁觀者對犯罪的特殊「悸 動」。
  縱火的故事對於女主角的心理描述很有意思,感覺上是個很彆扭、不服輸但很多事往往跟不上車班或之類等等的女性。在結尾部分她的心理變化讓人有想打個響指的感覺──他人的犯罪之於自己不全然是正或負嘛。
   殺人這一篇偏推理味,同樣是女性……呃,這整部作品主要都描寫女性心理,然後出現的男性……都是蠻糟糕的感覺,前一篇是有點噁心的自嗨大叔,這一篇則是 只有不踏實夢想、軟弱、暴力(有描寫當代青少男的感覺)的肉雞男,結果卻令人……可以說有點難接受,但又能領略一些女子的心境;硬要多扯大概與信仰有關, 男女不同的信仰模式能造就出難以想像的離奇現象。
  寫到一半才發現我把第三跟第四篇搞混……第三篇是與逃亡有關的故事,在時間軸上有些錯綜的寫法帶出謎團,慢慢拆解男女主角的背景,類上一段的景況,這一篇有著男性的宰制衝動與女性的委身錯亂。
   最後一篇我覺得是寫得最棒的作品,從嬰兒的綁架事件染出女性求子、懷孕、育子的生心理轉折與衝突,其實讀的過程多少有些疑惑為何綁架事件是從這一點切 入,讀完後才明白其中的「奧秘」為何,另外,最後也寫出人對於自己的錯與周遭認為的錯會有怎樣錯亂的反應,然後,純潔則會解開一切咒縛──人知道自己在做 什麼,但往往會說自己不知道在做什麼,知道與不知道之間就是最大的謎團與問題。
  如同書封所述,犯罪的可能是點滴累進的;心會選擇某些承載,但有時過了頭就會往極端傾斜。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