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本文心得之作品為限制級之作。
  
  索多瑪120天.jpg  幾年前知道世界上曾有──當前應該都解了──十大禁片,是哪十片我的記憶稀稀落落,不過「禁片」的這噱頭不小,因此能榮登第一名寶座的是印象深刻──<索多瑪120天>。
  不過印象深卻只在一開始有興趣想一瞧,這一下也很快就沒了,那時候沒有特別去找資源,對於十大禁片也只有略窺一二。說真的,以現代的尺度來衡量那些都算小兒科,那時的我帶過看過幾部,或許片中涵著作者與導演的概念,然我沒了興趣去了解。前幾個名次因此看過幾眼,就<索多瑪120天>這部從未見過,其中可能跟他內容之噁有關,那時候我的心靈實在無法承受「吃屎」這個影像。
  資訊網路更加發達之下,我弟大略描述了他看過的內容,聽起來有點無聊又不知所云,大概就是一群人裸體然後莫名其妙吃屎,於是我認定了這八成只是把噁心的東西演一演然後交差的影片。後來沒特別的興趣涉略,但<索多瑪120天>這名字始終在我的記憶中直到在購書的優惠中發現。文學引起的好奇──與價格……──促使我買下這本不僅電影是禁片,原作小說與作者本身更是禁中之禁的作品,一睹薩德侯爵為之泣血的極盡淫虐巨作。
  這本書在故事開始之前竟有四篇導讀!且篇篇不短。四篇導讀猶如四層建設防禦一般地構築在前,這是必要的,若不先了解<索多瑪120天>的背景與創作概念就閱讀作品對閱讀者來說有一定的危險性。本作之禁制程度恐怕不僅是未成年人不得閱覽,思維觀察面薄、兼秉宗教與人道信仰、理智脆弱者最好都別探其一二。以我讀過日本作家平山夢明的綺亂殘虐之作來看,<索多瑪120天>儼然足以成其之面碑,更可能是其他同類作品的宗師之作,因其不僅是內容上之窮噁極殘,在思想與哲學上更有薩德的獨到之處。
  以玄學的角度來看,上天為什麼要讓<索多瑪120天>歷經法國大革命之火下留下,且在經手百年後在「正道」的抨擊下存留下來?甚至可以說薩德雖未完成後三部的內容,但其所留下的綱要就已足夠凌遲著讀者被解放的想像──也就是說,後三部的完整度實體尚不存在卻存在於空想之下。本作的留存可說是文學與思想、哲學上的瑰寶,它印證著在現代廣泛被接受的學說與概念老早就在那封建時代提出。能敢於寫下對觀察人性矯正反面之見解的恐怕也只有薩德了。
  
  故事的背景浮動著世界民心大亂之始,四名橫財加身的貴族與上流階層決定進行一項前所未有的監禁淫樂,於是他們募集了彼此的妻子(同時還是各自的女兒)、四名陪媼、八名巨屌雞姦員(有兩個名字讓我爆笑,叫做裂臀者與金槍不倒翁……)、四名說故事員、八名可愛貌美童女、八名俊俏童男、六名廚役一同到深山的西林城堡去,該地呈完全封鎖的狀態,將在其間度過4個月合計120天極盡淫虐殘的「歡樂」日子。
  四名故事員各負責一個月各150則故事的敘述。故事的內容從單純的情慾到怪癖的情慾,從怪癖的情慾到過度的情慾,從過度的情慾到殘虐的情慾,從殘虐的情慾到凶險的情慾,從凶險的情慾到謀殺的情慾,從謀殺的情慾到地獄的情慾。城堡內所發生的事就交織在各故事員的故事之間,隨著日子往後,無法控制的膨脹情慾將成員們一一虐殺至死。
  在我閱讀本作之前讀到有人說這本書簡直就是無聊的日記流水帳。不錯,確實是日記,要說流水帳也沒錯啦,不過錯是錯在「無聊」上,因為薩德巧妙地運用故事的鋪陳與人物間的互動構成了日日不同的情節。我不清楚是否譯者王之光先生在理解薩德文理之後運用中文的特色將其表現出來,其中的許多譬喻與描述鮮少會連續重複,且還有修辭上的趣味;單看薩德的文段會發現每日的敘述並非流水帳的單調寫下,是隨著角色們的感覺與舉動不同變換的,讀者會融入故事之中彷彿自己就在那大廳之中聽著故事並看著角色們的行為。主人翁的情感起伏都有其發作的根源,讀著就能理解為何在導讀中有人引述前人所說的:「<索多瑪120天>不是『單手閱讀』(另一隻手手淫)的作品。」你可能無法體會或理解那些人的舉動,但就是能接受他們的動機。
  <索多瑪120天>僅完成第一部與後三部的草稿,就完成的部分簡述我的心得。
  噁心。
  真的,確實很噁心。如果讀者認為內容會讓人心兒砰砰跳或是有什麼特殊反應的話就錯了(除非與故事裡的主人公一個樣),故事一開始提到的情慾完全沒有玫瑰花色,全是直直接接的「人體物質」。故事裡的人為了達成終極目標而對目標施展各種手段,有些手段你還能想像,但有一些是他提起你才會願意想像,真是太噁了!
  可能的疑問就是:真會有人那樣做?這是作者想像的吧?怎麼可能?
  不,我相信真有人會這樣做,作者本身應該就是經歷豐富的慣手了,也因為曾經過那些風花雪月才有辦法在難熬的監獄日子裡迸發出文裡的驚人想像。
  故事中的故事裡所提到的手段我想是那樣的人欲肉體之樂所想到的吧,全都是極端的手法,因為他們無法在正常的狀態下感受肉之樂。從這一點開始,薩德慢慢導入他的「自然思想」,認為那些怪異的作為都是自然的產物,也就是說,拿掉日常認為的常規吧!人會做出的任何事都是他心中自然有的,並不違背任何規則。
  噁心的程度隨著日子過去愈發地讓人食難下嚥,一直到出現吃屎的情節搞得我吃飯都有點難過。食糞癖出現的點居然才第一個月的一半,老天,後面的日子還能有多噁?我一開始難以想像,到後面才發現吃屎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
  薩德在故事中表達了在這世界上有錢、有權不用什麼鬼推磨,隨便都會有一大群人來服侍慾望,可以說只要有充盈的資源人就會想方設法讓自己快樂,不計手段,只要能夠掩蓋著實。所以人說人心要有什麼「進步」?從古至今都是一樣的,只有環境變遷而已。不過我還是要說,所有的物種都有一套存在的內在法則,薩德雖然認為有權有錢就能魚肉他人,但總體的人類共心是不可能讓那樣的不平衡持續存在,這證實在人類社會制度的變遷上,當財富與權力垮了天秤一邊之時,「讓人類足以生存」的平衡制裁就會降臨。
  另外在故事中最明顯的愛好是屁股。薩德看來是非常喜歡屁股,當然他本人也是使用與被使用該處的高手,由他所寫下的描述實在讓我背脊發涼。對比屁股的厭惡竟然是女人的正面部分,我想此處是他反背通常概念的心境吧。
  接下來的第二、三、四部都在他移居監獄時斷筆,僅留下草稿,不過這草稿也算挺完整了,只是可惜不知道他會如何描述……沒錯!你讀完第一部之後會想到底後面他會如何處理!這就是薩德文學筆力驚人之所在,同時也說明人心對於「旁觀者的刺激」是有所渴求的──摀著嘴大罵寫這什麼東西卻還是一直閱讀下去。薩德在得知巴士底監獄燒燬認定<索多瑪120天>也完了時泣血也是當然的,以文學家、作者的角度來看,這部作品可以說是他嘔心瀝血、集大成之作,而第一部就只是前菜,重點的主菜卻無法烹出,難過是不難理解的,且由於是傾心大作,在作者的心中留下了不滅的墓誌銘,這讓他無法重寫,其後所著的補償只能聊表慰藉。但他應該萬萬想不到百年後的<索多瑪120天>竟重出頹土,他是無法再消沉感傷,因為遺憾的將是閱讀者們。
  雖然後三部不得全影,但草稿就能了解薩德打算在往後三個月佈下什麼玄機。
  第二部描述的情慾是多人的,且是「進入」的部分。內容極其荒淫怪誕,其中主軸更是把宗教與信仰踏在腳下,若說褻瀆神會遭天譴──他老兄活了七十四歲還發表了諸多篇章,而終極作品還在百年後出土──該要怎說?接著帶出的是鞭打虐待的部分,不曉得SM類的性虐待是不是薩德率先發明的?
  第三部將虐待發揚光大,相當殘忍的手段通通出爐,其中還有人獸配的部分,讀著真是痛噁到不行。
  第四部可以說是人在快感之上要再有快感就是動最大的手──殺。一些強暴犯會愈來愈誇張到最後殺人應該都見怪不怪,而本作中的殘虐手段讓人頭皮發麻,除了過去沒有的科技之外,什麼你想得到的通通都來。薩德對女性厭惡的程度超高,如果讓他完成後面到第四部的文章的話本作的禁制性鐵定更高,我已經很難想像他會如何妙筆生殘花了。
  四部完成,本書絕對是史詩之作,以文學的角度來說相當可惜,但以社會安定來說實是慶幸,否則本作若流傳廣了恐怕會比疫病來得要命,因為我相信人心在某些層面上有著無法抗拒的脆弱的。
  
  閱畢後我舒了口氣,這口氣有許多成分,可惜的部分可能多占了些。即使只有第一部完成,本作之厚不能以「小」說來形容,但過程中卻不讓我有不耐之感,此乃薩德功力所在啊!
  「自然主義」是本作中一直被提起且「行為」的概念。在我的看法上是覺得薩德的所有作為與想法都是「相反」實行。過去的人類社會演進藉由經驗與宗教會生成許多規律,如果不遵守規定就會受罰,許多的行為就此禁止一直到全被人認為是「理所當然」之事。有部分的人生過程感覺到規矩的綁手綁腳,於是有所突破之人就出現了,他們可能就如薩德所說的「自然」亦即人的所有想法與行為原本就沒有什麼限制,就只有心裡「自然」的流淌,然而,這樣的想法其實還是受制於「限制」之下,因為「罪」只有在「正道」依傍才有其存在的位置。兩體存在於限制的兩端,若以此標榜「自然」只能說那人想要「突破正道規束的念頭」而已,其行為只要有刻意反「被公定是正道」的存在依然是受制於「限制」之下,也就是說,只要認為自己「犯罪」而樂之人都是被「限制」的,只有不存在任何正反評價而行之為才是「真理之自然」,這樣的自然通常就是那「突破的念頭」。
  薩德描寫主人公們愛的很多都相反,像是屁股、男人、痛苦、噁心……之類導致他們「成就」就是因為他們骨子裡知道「自己正背道而馳呢!」只要想想偷偷做些小壞事而成功時的「喜悅興奮感」就知一二。
  作品最後的附記可以更看出薩德用心的程度,整部作品若在過去所得的評價可能是「亂寫些什麼爛東西」,以此認定這部作品價值之人的思維理念必定是被真文學所拋棄之人,意思是他的所有思想全都被無盡綑綁,這樣的人標榜「正道」只是想要讓自己有體面的快感罷了。我想表示的是,<索多瑪120天>是一名鬼才文學家的嘔心創作,其內容之表與內雙重的層面蘊含極深,不僅是在娛樂上有其華麗的效果,在科學(科為動詞)上更能引人深思(實際上就有對照過其與二十世紀的些許心理學作品)。唯一的缺點是文章的毀滅程度相當高,無法多少理解薩德概念則以「正道」來說就會被本書所害。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